小说主角名叫敖冉敖策安陵王 敖冉敖策安陵王小说主角

《盛世娇宠之重生嫡女很嚣张》 小说介绍

主角叫敖冉敖策安陵王的小说叫《盛世娇宠之重生嫡女很嚣张》,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千苒君笑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舞姬的水袖挡住了魏涵衍和敖冉之间的视线。敖绾看到敖冉竟然在看魏涵衍,眸色沉了沉。这个敖冉,该不会真的被魏涵衍所吸引了吧?那可不行!要是敖冉真的喜欢上魏涵衍,心甘情愿的嫁给他,哪还有她敖绾上位的机会?只…

《盛世娇宠之重生嫡女很嚣张》 第02章 敖绾,我都说对了么? 免费试读

舞姬的水袖挡住了魏涵衍和敖冉之间的视线。

敖绾看到敖冉竟然在看魏涵衍,眸色沉了沉。

这个敖冉,该不会真的被魏涵衍所吸引了吧?

那可不行!

要是敖冉真的喜欢上魏涵衍,心甘情愿的嫁给他,哪还有她敖绾上位的机会?

只有敖冉对魏涵衍恨之入骨,避之不及,她才能够乘虚而入,好好捕获魏帝的心,成为大魏最尊贵的贵妃,将敖冉狠狠踩在脚底。

看来,她必须要立刻下手了。

思及此,敖绾挽袖亲手给敖冉斟了一杯茶,柔声道:“眼见这宫宴这么热闹,大家都是相互敬酒的。可绾儿知道姐姐不吃酒,故以茶代酒敬三姐,希望三姐能不计前嫌,以前的事,是绾儿做得诸多不对。”

这话说的极妙,既体贴了敖冉不能喝酒,又放低了自己的姿态,再加上敖绾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若眼下是个男人,恐怕早就沦陷她的温柔乡里了。

可惜敖冉早就知道她柔弱外表下的蛇蝎心肠。

她抬眼看了眼敖绾手里的那杯茶,没有伸手去接。

敖绾便委屈道:“三姐是不是还不肯原谅我?”

敖冉笑笑,道:“我只是有些意外,你会在这个时候说这些。”

茶杯在手中转了几圈,敖冉始终没有端起。

上世,就是这杯茶,断送了她的未来。

这世,再怎么样,她也绝不能让历史重演。

可眼下前有敖绾,后有魏帝,她该如何在二人面前偷天换日?

敖冉抬眼,看着眼前舞姬曼妙的舞姿,唇角扬起一抹浅笑,侧头与敖绾轻声道:“绾儿妹妹,好似皇上一直在瞧你呢。他是不是看上你了?”

敖绾一听,顿时满脸娇羞,嗔道:“哪有,姐姐乱说。”

话虽如此,敖绾还是抬眼,朝魏涵衍看去。

她就知道,魏帝心中真正属意的人,只会是她。

然而水袖挡了视线,像团团迷雾笼罩眼前,散不开去。

趁着这一空当,敖冉将两杯茶换了个位置,掌心冷汗涔涔,她面上却分毫不显。

等敖绾失望地收回视线,就看见敖冉杯中的茶已经空了。

敖冉冲她努嘴,道:“说好了是敬我茶,怎的我喝了,你却不喝?”

看到空空见底的杯盏,敖绾嘴角不自觉地上扬。

果然是个头脑简单的蠢女人,今夜,她就要让敖冉再也翻不了身。

她端起茶杯,笑道:“怎会不喝,我这就喝。”

眼见一杯清茶见底,敖冉微蹙的眉头这才舒展开来。

这茶既已被饮尽,好戏,才算是正式开场了。

若那敖绾没有起那害人之心,只是换个杯子喝茶,喝了就喝了,也无伤大雅。

可她若是起了那害人之心,那么她自己酿造的苦果,就是含着泪,敖冉也得让她咽下去。

指望敖冉对她心慈手软吗?

她还没有那么慈悲为怀。

她若是不去对付敖绾,敖绾就要来害她。

既如此,那些算计她的、陷害她的,她都要连本带利地讨回来。

敖绾毫无疑心,只是在心底又接连骂了敖冉几声蠢,便又转身装作看舞的样子。在计划彻底实施之前,她得好好伪装才行,千万不能被敖冉发现。

只有这样,才能待药效起了反应后,借着出去透气的理由,将敖冉带出大殿。

哪想,过了一会儿,敖绾却先感觉热,头脑晕晕沉沉的。

敖冉看着她不住用手揉着额,便知是药效发作了。

她的眼神冷了冷,嘴边却关心道:“绾儿妹妹是不是觉得这殿上太杂了?不妨我们出去走走。”

敖绾转眼看向敖冉,只觉得敖冉在她眼前直晃。

她迷迷糊糊的,但还是听清了敖冉说要出去走走的话。

心底不由一喜,这敖冉,果然是撑不住了。

于是她点点头,踉踉跄跄地拽着敖冉往外走,嘴角还不受控制地上挑起来,整张脸的表情都有点扭曲狰狞。

敖冉看她站都站不稳了,却还是一心把自己往偏殿拽,眸子不由更冷了几分,却还是面带笑意道:

“绾儿妹妹好似很高兴,在高兴什么呢。”

敖绾大脑混沌,没察觉出敖冉的不同,敷衍道:“高兴终于能和三姐一起游园了啊……”

只可惜她没能走多远,人就变得彻底神志不清,整个瘫软在敖冉的身上。后来的路上,几乎是敖冉托着她整个身子继续往前走的。

走哪儿去呢?

当然是去偏殿,那里已经设好了一个陷阱在等着她不是吗?

这大魏皇宫,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座宫殿一条路,敖冉都太熟悉不过了。

她曾被困在这个牢笼里十年,就是因为当初喝了敖绾递来的一杯茶!

敖冉笼罩在夜色里的一张脸上,终于毫不掩饰地露出森然之色。

二人终于走到偏殿,偏殿房门紧闭。

魏涵衍还要等一阵才会过来,敖冉知道,自己必须趁这个时候,将敖绾带进去安顿。

她搀扶着敖绾,沉着心一步一步走近那个让她噩梦般的地方。

本能的恐惧袭上心头。

就是在这偏殿之中,她失了身子。

也是在这偏殿之中,她的骨头被一根根打断,重新接起,再次打断,直到痛入骨髓,再难痊愈。

怕吗?

当然怕。

一旦失败,等待她的,将是万劫不复。

可再怕,她也不能退,她已经来了。

门外有几个太监一丝不苟地守着,敖冉刻意低着头,摇摇晃晃地搀着敖绾往前走。

即使敖绾早已和魏涵衍暗通款曲,但在今日之前,她决计不可能来过大魏皇宫,这宫人,也断不可能分清二人。

敖冉心知,只要自己足够沉稳淡定,定不会被看出破绽。

果然,几个太监只是打开偏殿的门,静悄悄候着,一句话也没说。

顺利进入偏殿,敖冉终于不再客气,一把将敖绾丢在床上。

敖绾浑浑噩噩地睁开眼,看见富丽堂皇的偏殿,就肆无忌惮地笑起来,道:“敖冉,这次你死定了.”

敖冉幽幽道:“也是,你估计做梦都想着让我不得好死。只不过,这次究竟是谁死定了,还说不准。”

敖绾揉着发紧发疼的眉心缓了缓,才终于察觉到不对。

怎么敖冉是站着的,而她自个是躺着的?

“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是……”

“不是喝了你给的茶是吗?”敖冉轻声慢语,像诉说着别人的故事。

一刀毙命太便宜敖绾,既是要一报还一报,那当然是拿钝刀子慢慢磨,才痛苦。

“你在那茶里下了药,想等我发作以后,便把我带到这里来。再过一会儿魏涵衍就会过来了,到时等水到渠成以后,他便可以名正言顺地和威远侯联姻了。”

绾儿极力瞠大了眼,脸色煞白。

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向来蠢钝至极的敖冉,竟早已识破了她的计谋。

这怎么可能!

敖冉弯身下去,冰凉的手指抚上她的眼角,温柔道:“这么惊讶做什么。人在做,天在看,早晚一日会遭报应的。这不,报应这么快就来了。”

“你这么想进宫,但你只是一个庶女,哪有资格进宫。就算是进宫了,也得不到魏涵衍的重视,可能一辈子都没有出头之日。”

“后来你就想啊,得想到一个可靠的办法,让你飞上枝头变凤凰。所以你给魏涵衍献计,设计让他先得到了我的清白,再联姻就容易得多了是不是?”

“你知道我的性子,若是我不喜欢的人,再怎么强求也没用。你料定我不会对强迫我的魏涵衍生出感情,我进宫后等过了两年,你再进宫,便能一朝蒙获圣宠。”

“所以,今天晚上这一出,就是你拿我去换你将来锦绣前程之路的筹码。敖绾,我都说对了么?”

直到此时此刻,敖绾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喝下那杯药茶的人不是敖冉,而是她自己。

她的茶,居然被敖冉给掉包了!

“你、你……”敖绾话都说不连贯。

只是敖冉怎么会知道这些?

她怎么会知道自己心中在想什么!

难道,之前的愚笨,全是她装出来的吗?

这辈子,敖冉胜过魏涵衍和敖绾最大的一点优势是,她这是重来的第二次。

但魏涵衍和敖绾,不知道。

小说《盛世娇宠之重生嫡女很嚣张》 第02章 敖绾,我都说对了么?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