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后余生 :顾少别跑》小说章节在线试读 第十七章:舔着张脸

《劫后余生 :顾少别跑》小说简介

《劫后余生 :顾少别跑》是由作者胖喵著作的现代言情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劫后余生 :顾少别跑》精彩章节节选:顾北夜,江城商界的传奇大佬,名媛们远观而不敢亵玩的男神。传闻,他容貌清隽出尘,犹如谪仙,性格却如魔似魅,心狠手辣。可,无人知晓。他其实是个名副其实的女儿控!爸爸,别的小朋友都是爸爸耕耘,妈妈生娃,为什么你一个人就能生出我?因为我无所不能!某宝腹诽道:一天天啥本事没有,精会吹牛。那你喂我点狗粮呗?这个办不到,谁不知道他不近女色?就知道你没这本事,喏,这是我为你精挑细选的。顾一一摊开一张超级无敌大的海报。一位粉黛佳人倚在栏杆边轻笑,目光所及之人,是一对颜值超群的父女。…

《劫后余生 :顾少别跑》 第十七章:舔着张脸 免费试读

肖联丽得知顾一一醒来,拉着顾宇豪跑到主别墅,美其名曰哥哥想念妹妹了。

“一一,这是你宇豪哥哥给你买的娃娃,喜不喜欢呀?”肖联丽拿着洋娃娃在顾一一面前左摇右晃。

看着富丽堂皇的主别墅,肖联丽内心十分不平衡。

都是顾家的孩子,凭什么她儿子只能住后院?而她也极少有机会能够踏入主别墅的门槛?

“不喜欢。”顾一一面无表情道,身子紧靠在韩伊诺的怀里。

韩伊诺只当顾一一不喜欢肖联丽,所以下意识想要躲避她。

肖联丽推搡了一下身侧的顾宇豪,眼神示意他主动点,“不是说要找妹妹玩吗?怎么像个木头桩子一样的杵在这里?”

她好不容易捞到能够每天进出主别墅的机会,所以她说什么都不能输给韩伊诺。

顾宇豪说到底还是个孩子,不愿做趋炎附势的事情。

他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完全是被肖联丽逼迫的。

“你喜欢拍马屁,你慢慢拍,我走了!”顾宇豪实在受不了肖联丽讨好人的嘴脸。

虚伪、难看。

肖联丽被气得火冒三丈。

她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嫁了个不顶用的丈夫就算了,连儿子都不听她话!

韩伊诺倒是觉得顾宇豪这孩子不错,最起码没被肖联丽带歪。

她突然有些好奇,顾北夜的弟弟是个什么样的人?

是否也长得俊朗非凡?

“这个熊孩子!说的什么话,都是一家人,哪来的拍马屁一说!”肖联丽一脸恨铁不成钢。

在她看来,顾一一再受宠,终究是个女孩子,难当大任。

所以顾家庞大的家业,迟早都会落在顾宇豪的手里。

但前提是,顾宇豪必须要哄好顾北夜父女。

肖联丽时常给顾宇豪灌输这样的思想,起初顾宇豪还会为了好玩的玩具而巴结讨好顾一一。

可是后来有小伙伴嘲笑他是顾一一的小跟班,他就再也不听从肖联丽的话了。

韩伊诺和顾一一在玩拼图,谁也没搭理肖联丽,任随她自言自语去。

拼图是顾一一的拿手绝活,可韩伊诺发现她今天特别的心不在焉。

不仅拼图的速度慢了,就连错误率也翻了几倍。

“一一,还不舒服吗?要不要回房间休息一会?”韩伊诺摸了摸顾一一的额头,确定温度正常才松了口气。

顾一一摇摇头,视线从肖联丽的身上匆匆掠过,眼底写满了惊慌。

肖联丽眼神嫉妒的看着韩伊诺,这样的她,落入顾一一的眼中,像极了黑暗中的魔鬼。

“呜呜,好可怕!”顾一一搂住韩伊诺的脖子,在她怀里寻找安全感。

看来电子产品对一一的影响很大。

韩伊诺又是一阵自责难受,声音温柔,“一一不怕,阿姨陪着你。”

肖联丽丝毫没有被无视掉的尴尬,眼神温柔的看着顾一一,笑问,“一一,这就是你每天挂在嘴边的漂亮阿姨吗?长得真好看,就像电影明星一样。”

我去!

这是在演戏呢?

昨天她们俩还吵的地动山摇,甚至还大打出手,她难道都忘了吗?

有史以来,韩伊诺第一次如此就佩服一个人。

“嗯。”顾一一头也不抬,乖巧的蜷缩在韩伊诺的怀中。

漂亮阿姨身上的香香好好闻哦,有种妈妈的味道。

“一一,你怎么能让客人一直抱着你呢?来,小婶婶抱一会。”肖联丽说着就动手。

顾一一紧紧抱住韩伊诺,用行动拒绝肖联丽。

肖联丽却像是眼瞎了一样。

这女人的脸皮是钢筋混凝土制造而成的吗?

没看到自己多不受欢迎吗?

“看不懂情况?你要是眼睛有毛病就去医院挂个眼科,别在这里碍眼!”韩伊诺冷嘲热讽道。

肖联丽脸上伪装的笑容僵硬了下,但很快又恢复满面笑容。

为了能够留在主别墅,受点气又怎么样?

肖联丽注意到玄关处的高大身影,眸光微闪。

“韩小姐真是好厉害,我们家一一打小就排斥女性的接触,就连最疼爱她的太奶奶都难以近身呢。”肖联丽笑得意味深长。

这哪里是夸她?

分明是话里有话。

“知道我厉害,还舔着张脸凑过来?”韩伊诺懒得虚与委蛇,没给好脸色。

“韩小姐,这里是顾家的地盘,请你注意措辞!”肖联丽端出顾家主人的架势,想到待会顾北夜撵走韩伊诺,她就兴奋不已。

管家在一旁听得心惊肉跳,冷汗淋漓。

这位韩小姐的嘴巴真是锋利如刀,刀刀致命。

管家担心她们俩开战伤害到顾一一,所以一直不敢离开。

看到顾北夜的时候,管家喜上眉梢,疾步走过去,汇报具体情况。

韩伊诺背对着大门口,由全身心投入和肖联丽的争吵之中,自然不会注意到身后多了个男人。

“请问这地盘是你挣来的吗?有点寄人篱下的感觉,好吧?”韩伊诺绝对有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肖联丽差点气得一口气没喘上来。

肖联丽被刺痛了脊梁骨。

她跟随丈夫顾梓烁认祖归宗以来,一直都住在别墅的后院。

以前住老宅,她毫无怨言。

因为老宅的别墅不大,且家里的宗亲都住在一块,他们后来者,不可能让人家搬走。

可是后来分家了,他们跟着顾北夜搬到日暮新居这边,还是被安排在后院的小角落里。

顾梓烁曾经许诺过会让他们母子俩住进主别墅,可时至今日,仍旧遥遥无期。

“韩小姐凭什么身份说出这种话的?”肖联丽眼角的纹路都在诉说着愤怒,眼底是一片火光,恨不能将韩伊诺燃烧殆尽。

韩伊诺知道自己拔掉了狮子嘴边的毛,却满不在乎道:“说话还和身份有关系?你以为你是皇亲国戚,别人得罪不起?”

肖联丽眯了眯散发着危险光芒的眸子,她好想不顾一切地扑过去撕烂韩伊诺的嘴巴。

“我知道你总有一日会成为北夜的妻子,一一的后妈!可不管你今后是什么身份,都不应该如此目中无人。”

肖联丽暗指韩伊诺狗仗人势,就是想要让顾北夜当众反驳她的话,给韩伊诺狠狠一耳光。

顾北夜猛地收住脚步,眸色幽深的看着韩伊诺的后脑勺,静等她的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