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姐姐是天尊免费阅读 我的姐姐是天尊陈泽陈韵全文阅读

《我的姐姐是天尊》小说简介

风靡网络的都市生活小说《我的姐姐是天尊》全面上线啦!来自写作圈著名大大道无庸,全文文笔细腻,节奏不拖沓,不注水。小说主要内容是:失踪四年的姐姐从仙界归来,在富家千金身体里苏醒。从此我陈泽又是有姐姐的人!欺负我,先问我仙尊修为的老姐同意不同意!…

《我的姐姐是天尊》 第3章 传承玉符 免费试读

第3章传承玉符

“你干嘛?”

陈泽举起手护在头前,确认了眼前的女孩儿是姐姐,陈泽骨子里对她的怂劲儿也涌了起来。

陈韵粗暴地推开他的手,抓起陈泽的手猛地一扭。

嘶……

“疼,疼,姐……松手……”陈泽大喊。

陈韵根本不理会,对陈泽检查,并没有什么异常。最后迷茫地开口:“阿泽,你真是你?”

“不然呢?”陈泽苦笑。

“可是你怎么会这么厉害?你知不知道,就算是在仙界真气那么浓郁的环境下,有武学基础的天才们也得三四个月才能练出真气!”陈韵说。

陈泽听完眉脚扯动一下,摆出一丝得意:“我是超级天才呗。”

陈韵忍着锤他的冲动,“别嘚瑟,呼吸法是基础修炼,不能有差错的。你一次就能练出真气,运行的时候若有差错,轻则受伤重则丧命。”

“有这么严重么。”陈泽觉得姐姐危言耸听,刚刚他已经尝试过,很轻松很容易。

“当然有这么严重,仙界不知多少天才因为自负毁掉了令人羡慕的天赋。阿泽,你有这样的天赋姐很高兴。等你的神识达到一定境界,就能从这枚传承玉符里学习到更加高深的功法。”

陈韵从领口里取出一枚硬币大小的玉符,雕刻着古朴晦奥的纹络。陈泽只看一眼就深陷进去,不由得伸手:“姐,能借我看看么?”

“当然可以。”陈韵丝毫不犹豫摘了下来。这东西是宝贝,可现在对他们来说就是一枚普通的玉佩。

拿在手里,陈泽感觉心‘通通’的越跳越快,仿佛血液流速都快了几倍。

“姐,这就是小说里说的传承玉符?好奇怪,这不就是一枚玉佩么,怎么能记录信息呢?”陈泽问。

“从外表看这的确是一枚玉佩,但内部刻着阵纹,可以记录神识传承,记录思想。你姐姐我回来的时候被虚空里恐怖的气息碾碎了身体,偶然进入里面才活了下来。可惜当时我已经陷入沉睡,否则记下几篇高级功法用来给咱们打基础对修为提升更大。”

陈韵略带遗憾,眼下她肉身尽毁,借助他人身体复活,短时间内神识恐怕都无法修炼到可以接受传承玉符的强度。

“我玩意真能存东西?那要怎么用?”陈泽好奇翻看,很难想象这么个小玩意什么工具都不用,可以直接用神识读取。

“神识强大的人随便读取,神识不强的人只能贴在眉心处才行。”她见陈泽像模像样地把玉符贴在眉心笑了,“这玉符可是大宗仙门的传承玉符,设有禁制,你现在的神识无法外放根本无法读取。”

嗡……

她的话音还未落,陈泽整个人都飞了起来,仰面朝上四肢微微下垂,玉符闪着耀眼的仙华涌动磅礴的仙气。

“阿泽!”

陈韵大惊,她没曾料到陈泽竟然真的触发了玉符的传承禁制。可是以陈泽肉体凡胎的那点儿神识,怎么可能承受得住这么庞大的仙家禁制。况且那玉符里可是整个仙宗成千上万年的传承信息,普通人的大脑根本就装不下。

砰!

她想要伸手打断,可她自己现在只是普通人,还没碰到陈泽就被掀飞。

再起来,冲上去……

砰!

噗……

陈韵口吐鲜血,勉强撑着身子看着陈泽。她很后悔,干嘛要给弟弟看这些东西,原以为自己回来了,凭借着这些年在仙界的所学所识能给弟弟一个很好的生活,谁料到反而害了他。

“啊……”

陈泽突然睁眼大口,玉符猛地绽放异芒,随后渐渐消散。陈泽缓缓落到地面,陈韵咬牙爬了起来,跑过去摸摸他的脉搏,又把耳朵贴在胸口上,听到陈泽‘隆隆’的心跳声才打出一口,总算是命还在,只是不知道神识损伤多少,会不会成傻子。

格楞!

大门被打开,一个身着白色纱织T恤的女子走了进来,带着一副无边框眼镜。明明是很随意的打扮,却给人一种不近烟火的气质。

江晗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趴在陈泽胸口的女孩儿,她愣住的同时心头一紧,三秒后压住躁动的内心开口:“我没打扰你们吧。”

陈韵也蒙了,缓缓坐了起来脑子有点儿跟不上路。虽然陈泽是亲弟弟,可他这德行,一头披肩发跟姑娘似的能扎起来了,要不是自己催着洗澡隔着二里地都能被熏到,怎么还有女朋友?还是个很有‘料’的女人。

上下打量下,陈韵有点儿自卑,貌似自己找的这具身体,除了长相之外没有什么优点。

“你是谁?”

女人是个很神奇的动物,哪怕第一次见面,陈韵也自然而然地进入了长姐的角色。所谓长姐如母,现在她母亲下落不明,她当然要替母亲把好关。

江晗的眉毛很好看,打扮也很简约,背着的是工作包,一看就知性女孩儿。

“我是这儿的租客,他知道的。”江晗指了指地上的陈泽,好奇问道:“他怎么了?该不会你给他下药了吧。”

江晗租陈泽的房子也有半年多了,很清楚这家伙有多邋遢,而且平时根本不出门,最多跟小区门口小卖铺的老板算是朋友。

突然这么个漂亮姑娘出现在家里,偏偏陈泽看起来还一副昏迷不醒的样子,这事儿绝对不正常。

“我为什么下药,你说什么呢?”陈韵不解。

江晗不理会,她推断不可能凭着一个女孩儿就敢出来作案,肯定是团伙儿。她直接打电话报了警,这操作看的陈韵蒙圈了,“你有病吧,无缘无故的报什么警啊。”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干什么的,不就是用美**惑男人开门,然后迷晕他偷东西么。你们这种不高明的团伙儿作案也就陈泽这个笨蛋会上当,我已经报警了,你跑不了了。”

陈韵都被这女人气乐了,“他都这样了,有那功夫叫救护车不好么。”

“救护车我肯定会叫,但是得等警察来了再说。”

陈韵苦笑连连,再次在江晗身上打量下,道:“我弟弟怎么找了你这么个无脑的女人,今后老陈家的后代可咋整。”

“你才……”江晗看了眼陈韵,摇摇头:“你只剩无脑了。看来没打听清楚陈泽的情况就把他迷晕了,陈泽的姐姐跟母亲坐飞机失踪了。再说你的年纪一看就没他大,还姐姐,等着吧,警察马上就到了!”

“你才没有……!”陈韵后半句话说的心虚。

当当当!

说话的功夫就有人敲门,江晗得意仰头:“骗子,警察来了,我看你怎么办!”

打开门,外面站着四名警察,为首的出示自己的证件:“警察,我们接到报警说这里有人入室盗窃。”

“对,就是我报的警。”江晗转头指着陈韵说:“就是她,迷晕了陈泽,不知道要做什么。我估计她还有团伙儿,要不是被我堵在这儿怕是这里都要被搬空了。”

陈韵快被这女人气死了,无论怎样,现在她回来了,绝对不允许弟弟跟这个女人在一起。

“你才有团伙儿呢,我是陈泽的姐姐,我是陈韵,我从小在这里长大!”

“陈韵坐飞机失踪四年了,况且陈韵根本就不长你这样,你看起来比陈泽都小,怎么可能是他姐姐。”江晗反驳。

为首的警察听得头大,“都别吵了。两位女士,先把受害人送去医院检查下。这里的事情如何,等受害人清醒过来就都清楚了。”

“听听人家警察说的,这才叫专业。”陈韵跳着吼道,“跟我咋呼,我告诉你,想跟我弟在一起,我不同意!没门儿!”

救护车很快到了,两个女人都跟着上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