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伊诺顾北夜小说全文章节列表 劫后余生 :顾少别跑小说试读

《劫后余生 :顾少别跑》小说简介

《劫后余生 :顾少别跑》是作者胖喵所著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劫后余生 :顾少别跑》精彩节选:顾北夜,江城商界的传奇大佬,名媛们远观而不敢亵玩的男神。传闻,他容貌清隽出尘,犹如谪仙,性格却如魔似魅,心狠手辣。可,无人知晓。他其实是个名副其实的女儿控!爸爸,别的小朋友都是爸爸耕耘,妈妈生娃,为什么你一个人就能生出我?因为我无所不能!某宝腹诽道:一天天啥本事没有,精会吹牛。那你喂我点狗粮呗?这个办不到,谁不知道他不近女色?就知道你没这本事,喏,这是我为你精挑细选的。顾一一摊开一张超级无敌大的海报。一位粉黛佳人倚在栏杆边轻笑,目光所及之人,是一对颜值超群的父女。…

《劫后余生 :顾少别跑》 第十四章:三百六十度? 免费试读

管家阻止不了肖联丽,心情忐忑的拨通了顾北夜的电话,“大少爷,二少奶奶跑进你房间了。”

韩伊诺闻言,心中一阵翻腾,立即走出房间。

管家挂断电话,看见韩伊诺匆匆的身影。

“韩小姐,大少爷最讨厌女人进他房间!”管家温馨提醒,却还是没能挽留住韩伊诺的脚步。

韩伊诺反手关门落锁,看着正在搔首弄姿的女人,嗤笑一声,“啧啧,胸都下垂了,还敢穿袒胸露背的连衣裙?”

昏暗的灯光下,肖联丽穿着一条接近透明的大红色裙子,倒有几分诱人。

但看到那张浓妆艳抹的脸时,韩伊诺差点把晚饭吐出来。

把脸粉饰的像个墙壁似得,除了能遮瑕之外,毫无美感可言。

肖联丽抓起风衣外套披在肩上,疾言厉色道:“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

韩伊诺吹了个流氓哨,像个流氓地痞似得,挑着眉,邪恶的眼神落在肖联丽的胸口。

“真是重口味,弟媳竟然想要爬上大伯的床?你就不怕被你丈夫知道?”

从顾北夜对肖联丽的态度不难看出来,他对违背道德伦理之事,并不感兴趣。

所以究竟是什么在怂恿着肖联丽堂而皇之的闯入顾北夜的卧室?

她万万想不到,怂恿肖联丽做出如此出格的事情的人,正是她。

肖联丽原本承载了浓浓怒意的眸子,瞬间恢复平静。

她不就担心韩伊诺会占据顾北夜的心吗?

既然左右不了顾北夜,何不从韩伊诺身上下手?

肖联丽风情万种的撩起发尾,嫣红的嘴唇吐出几个不知羞耻的字,“他就爱这样的我!”

“想骗我?你还嫩了点!顾先生有廉耻之心,才不会和你做出苟且之事!更何况,他连我这么个大美人都不屑一顾,又怎会多看你一眼?”

结婚那日,她妆容精致,美得令人窒息。

若是换成别的男人,肯定会想方设法卡油。

可顾北夜非但没有占她便宜的意思,反而还十分正人君子的用外套将她包裹严实。

其实她宁愿顾北夜小人一些,这样她也不会如此的绝望。

多帅的大好青年啊!

怎么就只爱老女人呢?

“美则美矣,但可惜只是个花瓶,中看不中用!现在的男人都爱躺在下面享受,你确定你能驾驭得了?”肖联丽皮笑肉不笑,姿势优雅的坐在床边。

这张床,她做梦都想躺上去。

今日总算是圆梦了。

韩伊诺从没谈过恋爱,所以当肖联丽说出这些露骨的事情之后,她的脸控制不住的红了起来。

一股热气由脚底板蔓延至四肢百骸。

为了不输给肖联丽,韩伊诺挺了挺胸脯,语气傲慢道:“像你这种没有姿色的女人,自然要多出些力气!”

这女人段位挺高啊!

这样都不生气?

想想也是,一般长得漂亮的女人只看重钱,哪里会在意男人的贞操?

“有姿色又如何?像你这种花瓶,偶尔当做开胃小菜尝尝倒是可以,毕竟男人都不喜欢死咸鱼。”肖联丽姿势妖娆地躺在床上,露出雪白的腿。

肖联丽是嫉妒韩伊诺的。

因为韩伊诺不但长得好,身材也无可挑剔,堪称所有男人的梦中情人。

“我是咸鱼?谁告诉你的?”韩伊诺红着脸道。

顾北夜得知房间里有入侵者,当即离开健身房。

还没走到卧室门口就听到韩伊诺和肖联丽在比嗓门大小,他淡淡瞥了眼紧跟在自己身后的管家。

管家老脸早就涨得通红,得到命令,如临大赦般的离开二楼。

顾北夜拿着毛巾擦拭掉额间的细汗,幽深的眸光,深不可测。

“不是你说北夜对你不屑一顾了吗?肯定是你伺候的他不舒服!”肖联丽嘴角轻勾,翻身坐起来,披散在肩头的波浪长发,平添了几分女人味。

“他舒服得很,只是他暂时还没发现我的魅力所在。”韩伊诺觉得她前世肯定是个风流成性的男人,这辈子才会喜欢一个恋奶奶情结的男人。

“哦?你是怎么让他舒服的?是这样?还是这样?”肖联丽起身绕到韩伊诺身侧。

肖联丽做了两个无比下流的动作,奔放的模样令韩伊诺瞠目结舌。

韩伊诺算是大开眼界了,原来一个女人可以不要脸到这种地步!

敌人越是强大,她就越不能退缩。

韩伊诺,加油!

只要脸皮够厚,你一定稳赢!

“我们三百六十度的姿势都体验过,要不要我拉着他过来示范给你看看?”韩伊诺笑容妩媚。

顾北夜擦汗的动作停顿了一秒,眸光愈发暗沉,似是有什么在汹涌澎湃,又像是暴风雨之后的死寂。

肖联丽错愕的看着满面春风的韩伊诺,她本以为她够无耻下流,没想到韩伊诺比她还没羞没。

门猛地被人推开,一股清冽的气息迎面袭来。

不似以往那般干净,夹杂着充满运动气息的汗味。

四目相对。

对上顾北夜幽深的眸子,韩伊诺有种咬断舌头的冲动。

她下意识咬住嘴唇,懊恼的用手捂住额头,不敢看顾北夜。

他什么时候来的?

有没有站在门口偷听?

不不不,像他这么高大帅气的男人,肯定不会做出偷听的行为。

对!

就是这样。

韩伊诺稳定心神之后,松开捂着额头的手,朝顾北夜挥挥手,笑容可掬道:“顾先生,我是来参观你房间的。”

“参观房间要爬床?”肖联丽意有所指。

原本一丝不苟的灰白床单,此时有些凌乱。

顾北夜淡淡瞥了眼两米三的大床,眼底划过一抹厌恶,“滚出去!”

肖联丽一脸得逞之色。

韩伊诺郁闷不已,心口像是被什么堵住了,难受的要命。

她向来不是逆来顺受之人。

更何况她现在是被污蔑,被冤枉的人。

“你是不是眼瞎心盲?这么拙劣的谎话,你都信!”韩伊诺昂着脑袋,怒视顾北夜。

顾北夜被骂,却依旧面不改色,好似被骂的人,不是他。

吵吧吵吧,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肖联丽站在一旁,幸灾乐祸的想着。

顾北夜的风轻云淡令韩伊诺心底的怒火越烧越旺,她几乎就要失去理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