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少的二婚新妻沈翘夜莫深未删减版全集在线阅读

《夜少的二婚新妻》小说简介

《夜少的二婚新妻》是目前最火的一本小说,小说的男女主角是沈翘夜莫深,这本书作为作者时妩的最新力作,给我们带来了一个不一样的故事。小说简介:一场代嫁,她嫁给了患有腿疾却权势滔天的男人。我夜莫深不会要一个带着野种的女人。本以为是一场交易婚姻,谁知她竟丢了心,兜兜转转,她伤心离开。多年后,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小正太一巴掌拍在夜莫深的脑袋上。混蛋爹地,你说谁是野种?…

《夜少的二婚新妻》 第11章 规则他定 免费试读

让我再想想。

最后的结果是韩雪幽将沈翘送回了夜家。

三天时间可不多,翘翘,早做打算,想好给我打电话。

耳边响起韩雪幽临走跟她说的话,沈翘一颗心复杂得要命。

想要继续留在夜家,就把孩子打掉。

翘翘,沈家不能两个女儿都毁了!

沈翘望着镜子里的自己。

到底要怎么做才可以?难道,真的要打掉孩子?

正思索着,外头传来脚步声,沈翘的神经猛地收紧,她拉开洗手间的门,恰好就看到萧肃推着夜莫深进了房间。

目光在空中对上,还不到一秒,沈翘便别开了眼眸,然后迈开步子紧张地朝里面走去。

站住。冰冷的声音传来。

沈翘的步子一顿,如在地上生根一般,动弹不得。

想清楚了?夜莫深唇边夹带着嘲弄的笑意,眼神如嗜血的豹子一样危险。

沈翘两只手的食指绞在一起,咬住下唇:不是说三天吗?

你敢给我耗三天?

夜莫深语调微扬,目光又冷了几分。

沈翘忍不住瞪大眼睛,你说话不算话?

那双美眸瞪大,布满了震惊与错愕之色,似冷泉涌动。夜莫深眯起狭长的眼眸,冷笑一声:你想玩,可以。规则,得我说了算。

玩?沈翘红唇颤抖着,一条生命,他居然跟自己说成是玩?

如果觉得不甘心,很愤怒。那很好,把你的东西搬走,滚出夜家去。

听到这里,沈翘握紧拳头。

他是在激她离开,他就是不希望她呆在夜家。

反正还有时间,沈翘懒得跟他争辩,拳头握紧又松开,沈翘转身朝里面走去,默默地拿出被子在角落里铺床。

夜莫深本以为她会找自己吵,谁知她前一秒还瞪大着眼睛,满眼睛里的委屈,下一秒就那些委屈就消失于无形,紧接着她转身就不搭理他了。

将他,无视得很彻底。

这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令夜莫深很不痛快!

萧肃,你出去。

听言,萧肃愣了一下,可是夜少,今天我还没有帮你

她不是想当少奶奶么?这些以后就让她来做。

前面整理床铺的沈翘听言,动作停顿了一下,然后站起身来。

你需要我做什么?

告诉她,夜太太需要做什么。

萧肃看了夜莫深一眼,不明白他在想什么,但还是按照他的想法对沈翘道。

夜少腿不方便,洗澡的时候你要在旁边照看着,最好是随叫随到,夜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说完,萧肃还是不放心,索性走过去跟沈翘低语了几句。

沈翘一开始认真地听着记着,听到后面,白皙的脸蛋有些绯红,她轻咬住自己的下唇,一定要这么做吗?

萧肃是个粗神经的,抿着薄唇:那肯定啊,好好做吧,小心夜少发火直接把你扔出去。

沈翘被他吓得缩了缩脖子,点头:我知道了。

叮嘱完以后,萧肃回去跟夜莫深报告:夜少,那我先走了。

嗯。

萧肃离开房间以后,还是不太放心,于是便站在门口用耳朵贴着墙听里面的动静。

房间里只有她和夜莫深两个人。

沈翘想起刚才萧肃跟她说的那些话,脸颊又红了几分。

愣着做什么?过来!夜莫深突然冷声喝了一句。

沈翘被他吓了一跳,娇小的身影哆哆嗦嗦地朝他走了过来。

抖什么?夜莫深看她害怕得不成样子,气不打一处来,又斥了一句:推我去浴室。

于是沈翘只好按照他说的将他推去了浴室。

夜家的浴室很大,大概是考虑到夜莫深的腿不方便,所以特地修建的。只不过推着他进去之后,夜莫深身上那股强势冰冷的气息瞬间就将浴室拢罩了。

一时之间,浴室居然凭空变小了。

依照萧肃说的,沈翘小声问道:你的衣服在哪儿?我先去帮你拿衣服?

睡衣在第一个柜子,拿蓝色那套来。

好。沈翘转身去取了蓝色的睡衣,回来的时候发现夜莫深居然已经脱掉上衣了,沈翘吓了一跳,尖叫一声转身过去捂住自己的眼睛。

鬼叫什么?夜莫深蹙起眉。

你干嘛脱衣服?

听言,夜莫深眸中涌过一抹不悦,扭头发现那个女人居然站在门口背对着他不敢进来,他低头看了自己一眼,随后唇边勾起一抹嘲弄的笑意。

怎么,你是在跟我装纯洁吗?

沈翘想让他把衣服穿上,但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他说的对,不脱衣服怎么洗澡?

想到这里,沈翘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

催眠自己,你们已经是夫妻了!嫁之前明明就已经做好了思想工作,这会儿不应该怯场。

思及此,沈翘转过身,小脸已经恢复了平静。

我帮你把衣服拿过来了,你还需要什么吗?

脱衣服。

沈翘噎了一下,走上前去。

然而因为太紧张,好半天了也没弄下来。

夜莫深蹙起眉。

望着眼前这个半弯下腰身的女人额头布满了冷汗,看起来似乎是真的很着急跟紧张。

女人,你是故意的吧?

啊?沈翘越是着急,便越是不知如何打开。紧张得过了,她的声音都带着哭腔对夜莫深道:我,我不会

女人的手柔若无骨,带着温温的暖意,夜莫深眸色渐浓,墨色的眼底似有风暴凝结。

你,你自己来,好吗?啊!

沈翘的话还未说完,手腕被夜莫深扣住,然后被他强势拉进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