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盖世医婿主角是陈飞赵初然全篇章阅读

《盖世医婿》小说简介

陈飞赵初然的小说叫做《盖世医婿》,这是一本非常精彩的都市生活小说,该小说的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陈飞赵初然小说讲述了:陈飞为救女友坐了三年牢,可她却转身嫁给了当年的施暴者……百般羞辱后,陈飞靠着一手逆天医术,捧起了一个更大的软饭碗!…

《盖世医婿》 第13章 免费试读

第13章

众赵家人哑然,内心极其矛盾。

既想分,又不敢分。

分则希望老头儿死,不分则是不希望他在这个风雨飘摇,赵家经济动荡的时候死。

蛋糕好吃!

可一个落了老鼠屎的蛋糕,就有点埋汰人了。

“那怎么办才好?想办法啊!”赵仁瞪大了眼,赶紧问了句。

陈飞瞄了一眼赵初然,还得询问“老婆大人”的意思,救还是不救?

赵初然没吭气,而是淡淡的一句,“你自己看着办吧!”

而后,她扭头冲着小花道:“我乏了!送我回去休息。”

“这……”

小花犹豫的看着晕倒的赵万成,最后还是点头推着轮椅而去。

一屋子的人,直接看着陈飞,先前口中骂骂咧咧说他是坨狗屎!

但现在……

这坨狗屎掌握了赵家的未来!

叹息一声,陈飞和赵万成没有深仇大恨,医者父母心,哪有看着人在自己眼前死的?

“把老爷子抬到开阔地带!”

“叫你们家下人用米和生姜,熬一碗汤,拿我的银针来!”

一家人纷纷忙活起来,人抬之院外,他拿着银针快步上前。

在众人目瞪口呆之中,刷的一把将老头子的衣服撕开,左手摁着心脏不断的摁,右手抓起银针一根接着一根的扎了上去。

周边的赵家长辈们,看着他这一手,眼睛都直了。

等到米姜熬好,一大碗灌下去之后,赵万成终于悠悠醒转了过来。

陈飞救了人,还没来得一句“感谢”,立马被赵家人一把推开。

“孝子”们争先恐后冲了上去,纷纷喜极而泣。

“爸!你醒了?”

“你可吓死我们了,如果你老人家有个三长两短,让我们这些做儿女可如何是好啊?”

赵万成没说话,他好似个风箱,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最后……

只听得人群之中传来“啪”的一声脆响,陈飞的老丈人赵智掩面呆立当场。

“逆子!你四房是要坑死我整个赵家啊。”

其他几个子女,看着吃瘪的赵智,一个个嘴角挂着阴笑。

“从今天开始……呼呼~,赵初然不再担当天盛地产执行总裁!”

现实版的“农户与蛇”,当场上演。

一群子女幸灾乐祸,劝说着赵万成别生气了,气坏了身体不值得。

而后,簇拥着当家人去了后面房间,服侍他去休息。

从头到尾,陈飞把这一家人的“戏”看了个遍。手中拿着一块儿白布,他慢悠悠的擦着银针,又准备烧开水消毒去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

院中人去楼空,只剩下了赵智捂着脸,阴沉着站在哪儿。

……

赵初然的闺房内。

她茫然的坐在轮椅上,看着桌子上的茶壶在发呆。

旁边的小花低着头,不敢吭气,几次欲言又止。

赵初然手扶着额头,挥了挥手,“你下去吧!我这不要你伺候了。”

“是!”

小花答应一声,准备下去。

走待门口,她仿佛又想起了什么,淡淡的一句,“对了!姑爷好了就让他过来,恐怕待在哪儿会成为众矢之……”

小花一愣,最后再也憋不住了。

“小姐!我就不明白了。这婚姻本身是假的,你又何苦要用一件虚假的事情来**老太爷呢?”

“烂了!就得下猛药!”

“……”

赵初然的话,让小花不吭气了。

“下去!”

“是!”

不一会儿,小花推开了门,走将出来。

迎面就看到在院子外面,双手交叉在胸前,低着头正在观看荷花池的陈飞。

小花一愣,“你……咳咳,姑爷!你怎么就一个人?”

听到这话,陈飞扭头一笑,“没有你家大小姐,这赵家谁会正眼看我呢?”

“额……这也是!”小花尴尬一笑。

陈飞看了看房间里面,好奇的问了句,“你家小姐怎么样了?”

“唉!还能怎么样呢?在赵家就这样,大小姐和老太爷每次都会为家族的事情吵架,吵得面红耳赤,吵得赵家皆知。”小花感慨的道。

“如此说来,你家老太爷对大小姐倒是宠爱有加啊!每次这么吵完,都唯她重用!”

陈飞意有所指的道。

“嗨!哪里是宠爱大小姐啊?是这赵家的第三代,没有可堪大用的人!老太爷虽然对大小姐看不顺眼,可又得憋着用她。你不知道,他俩……”

“这赵家越来越没章法了是吧?连下人都敢议论家主的事情了?不怕我撕烂你的嘴!”

小花和陈飞刚说得起劲儿,那房间里面就传来了赵初然的冷喝声。

小花尴尬的吐了吐舌头,低着头,转身匆匆的走了。

陈飞耸了耸肩膀,看来这赵家并不像是外面看来的一团和气啊。

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不过……

与他何干呢?

一个被雇佣来冒充别人老公的人罢了。

转身,陈飞蹲在了荷花池前,继续的看着池子里面,有一条观赏鱼欢快的吐着泡泡。

“这就是血龙鱼吧,听说价值不菲呢!活久见,这赵家也忒有钱了!”

“土包子!那是红薄荷。”

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淡淡的声音,差点没给陈飞吓得栽池子里面去。

扭头看去,赵初然划着轮椅,坐在哪儿淡淡的看着他,“救醒了?”

“醒了!”

陈飞扭头,继续看着池子里面。

“他怎么说?”

“它说这池塘有点小,吐泡泡不快乐。”

陈飞的话,让赵初然一愣,皱起了眉头,“你在胡咧咧什么呢?”

“哎,难到你说的不是这池子里面的鱼吗?”陈飞转头看着她。

“……”

赵初然翻了个好看的白眼儿,直接回屋了。

陈飞扭头看着池子里的观赏鱼,咧着嘴笑了。

……

老太爷赵万成的门给关上,一群儿女们纷纷走了出来,还叮嘱他多休息,别气坏了身体,气坏了不值得!

接着,四个兄弟姐妹各回各家。

路上大哥赵仁一扫先前的颓废,咧着嘴笑了起来。

“哎,看来老四家,这一次是跌倒了再也爬不起来了。”

“大哥!我看你这话说得太早了吧。赵初然这死丫头,不是第一次顶撞老爷子了,每一次他象征的惩罚了后,又会委以重任!你怎么就知道这一次,他们爬不起来了?”三妹赵礼嗤笑一声。

“那能一样吗?这一次赵初然,是直接在老头儿心窝子上刺了一刀!天盛地产几十个亿的资产砸进去,转眼漂了水花,他能轻饶了?”赵仁一脸阴险的道。

“这一次我和大哥是一样的想法!”

二哥赵义也笑了起来,“她给周家公子戴了个大绿帽!周家不会善罢甘休的。没有他们的引路,一窍不通的我们,后面如何走?呵呵……悬!我看悬!”

“哎,我说大哥、二哥、三姐,现在天盛地产执行总裁的位置可是空出来了。你说咱是不是该找个人顶上去啊?”

五弟赵信的话说完,其他三家人都是一愣。

兴许……

是该让他们的几个子女,去抢了四房的份额了。

“唉!现在周家翻了脸,怕是这天盛地产的执行总裁,是个烫手山芋哦!谁坐在这上面,谁难受!”

赵仁开口说了句,大家都是一愣。

接着,纷纷附和,都说要要完不成改造任务,开发不出这片楼盘,指不定老头儿会怎么惩罚他们呢。

“得!就这样吧,大家回去早点休息!我家也有事情,散了、散了!”

大哥赵仁挥了挥手,众人各自离去。

前脚跨出了赵家大门,坐上了各自的豪车朝家中赶。

一刚刚远离,就迫不及待掏出电话。

“儿啊!快回来了,现在赵家空虚,四房不受宠了!正是我们分蛋糕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