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带着全家去修仙舒蕊姬昊宸 舒蕊舒善免费阅读

《重生之带着全家去修仙》小说简介

独家完整版小说《重生之带着全家去修仙》是青葱拌豆腐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舒蕊舒善,书中主要讲述了:看到自家哥哥回来了,舒蕊灿烂一笑,放下手中的水果:恩恩,饿了,今天忙了一下午,没来得及吃饭,哥哥,我后天回家,你回去吗?…

《重生之带着全家去修仙》 第6章 天价人参 免费试读

“爸爸,我们带回家,给哥哥姐姐吃?”

她不是真正的小孩子,不会吃独食,家里的哥哥姐姐都很疼她,有了好东西,她也不会忘了他们,家里孩子多,吃的也少,虽然不至于闹饥饿,但是这种点心,他们家还真的没有吃过。

舒蕊的董事,舒爸舒妈都很是欣慰,家里有好吃的,一向是紧着舒蕊,可是她却没有养成刁蛮任性,自私自利的性格,相反,她很多时候都是将好吃的拿出来,一家人分享,这样的乖乖,让他们怎么不疼爱呢。

“好,买回家给哥哥姐姐吃”

旁边的李国庆很是诧异,这么大的小孩子,一般护食护的紧,就像他家的小霸王,没人能从他嘴里抢到吃的,这么小的小姑娘,竟然懂得分享,不得了,不得了,看来这家人的教养很是不错,值得相交。

他蹲下身子,看着舒蕊,发现这个小姑娘长得粉雕玉镯,比起一般富贵人家小姐更是可爱,难得的是相当有灵气,站在她身边,竟然感觉莫名的舒服。

“小朋友,叔叔送你好多好多点心,好不好啊?”

他本以为这个小姑娘会欢天喜地的道谢,没想到小姑娘振振有词。

“谢谢叔叔,不用了,我爸爸会给我买的,是吧,爸爸?”

“对,我们乖乖想吃什么,爸爸都给你买”

这下子李国庆对舒蕊的印象更是好了,明明是穷苦人家的孩子,却知道礼仪,而且不要他人突赠的礼物,这样的观念,恐怕也是家人教的吧。

舒善则是欣慰的看着舒蕊,对于舒蕊,他是很放心,自家闺女的能力,普天之下估计就她一人了吧,要不是因为他们,她估计早就走出大山了。

“爸爸,我们是不是要去找药店啊?”

李国庆还来不及感叹舒蕊的聪明伶俐,就听到舒蕊的话,药店,莫不是他们有人生病了,看着红润的舒蕊,应该不是这个小姑娘,那就是家里人了?

“你们要找药店?舒大哥,是家里有人生病了吗?”

“没有,我们有一味药材想要卖给要点,并没有人生病”

李国庆一听,药材,经过先前的事,他觉得应该不是什么简单的药材,要知道一些深山老林可是有着许多的宝贝,说不定是一些珍贵的药材,不过他还是要问清楚了,再说。

“不知道舒大哥采的是什么药材,我正好认识一位朋友,家里就是开药材铺的”

哪里是什么药材铺,那是在全国都享有盛誉的徐老,徐沛霖经营的一家中药店,里面的药材便宜的都要好几万,贵的上达几十万,上百万的都有。

舒善一听,果然眉开眼笑,要知道遇上一个合得来的人,遇上一个人脉广的人,真不是一件坏事,这人参,他虽然知道值钱,但是具体的价值他还真不知道,最起码,这个李国庆是真心想要帮他,而且那野味也没有压价,他认识的人,肯定也错不了。

“既然你叫我一声大哥,那我就不和李老弟打太极了,我这药材是从山上偶然所得,刚开始也不知道是什么,是家中老父亲说这是一位极其难得的药材——人参,所以方才拿出来卖掉,以筹备孩子的学费和生活费,倒是叫老弟见笑了”

舒善本就是能说会道之人,说的自然滴水不漏,人参本就是稀缺之物,他不想引人注目,只好说是在山里采的,这人参本就是山里采的,只不过不是他而已。

李国庆确实一喜,人参,那可是好玩意,那是多少人想买都买不着的,野山参更是珍贵,看来这一家真的不简单,这野山参不是说才就能采得,看来这一家子的机缘很是了得,得了那等珍贵之物。

“老哥,你可是找对人了,我认识一朋友,他父亲就是开药材商店的,里面正是一些中草药材,什么鹿茸,人参,都不少,你等等,我这就给你联系去”

李国庆说着,就走出房门,估计是去打电话去了,不一会李国庆就回来了,办事效率相当高,徐老的药店就在前面,正好徐老今天就在那,李国庆来不及细说,就带着他们去徐老的药店。

舒蕊和俞红自然是跟着去的,确实不远,出门不到一刻钟就到了。

宏泰药店,从外面看却是很破落的,要是一般人,还真的不会往这里面看,进了里面才发现别有洞天,舒蕊心中也是一阵惊讶,看着架子上各色的药材,有的确实是真品,竟然还有五百年的灵芝,来这个世界,还是头一次看见。

想着自家的人参,倒是遇上了识货的人,看来这一趟亏不了。

李国庆熟门熟路的带着他们走进药店,随着李国庆的带领,一个精神矍铄的老头引入眼帘,徐沛霖虽已是花甲之年,但是精神样貌和中年人一样,也许是常年和中药材打交道,身上带着一股淡淡的药香,眉眼之间特别和善。

“徐伯伯,这就是我和你说的要卖人参的舒大哥,舒大哥,这位是徐老,有名的国医,即使在世界上也是排的上号的”

徐老听说有人要买野山参,原本有些疑惑,但还是相信,李国庆这个人,他还是知道的,是儿子的朋友,为人处世也颇为厚道,既然他保证,那肯定是错不了。

“小李,就是这位先生要卖人参,不知先生可否将人参拿出来,看看在做决定?”

并不是不相信,而是真的想看,要知道乡野山村,邻山而做,深山里的宝贝数不胜数,还真可能是上了年份的野山参。

舒善将包在里衣里面的野山参拿出来,普通的一块粗布,层层包裹,徐老心疼的看着这块麻衣粗布,要真是宝贝,可不就糟蹋了。

包布一打开,可不就露出里面的宝贝,徐老定睛一看,果然是人参。

他从抽屉里拿出放大镜,仔细查看这人参。

多年生草本;根状茎(芦头)短,直立或斜上,不增厚成块状。主根肥大,纺锤形或圆柱形。地上茎单生,高30-60厘米,有纵纹,无毛,基部有宿存鳞片。叶为掌状复叶,3-6枚轮生茎顶,幼株的叶数较少;叶柄长3-8厘米,有纵纹,无毛,基部无托叶;小叶片3-5,幼株常为3,薄膜质,中央小叶片椭圆形至长圆状椭圆形,长8-12厘米,宽3-5厘米,最外一对侧生小叶片卵形或菱状卵形,长2-4厘米,宽1.5-3厘米,先端长渐尖,基部阔楔形,下延,边缘有锯齿,齿有刺尖,上面散生少数刚毛,刚毛长约1毫米,下面无毛,侧脉5-6对,两面明显,网脉不明显;小叶柄长0.5-2.5厘米,侧生者较短。伞形花序单个顶生,直径约1.5厘不能回复vg米,有花30-50朵,稀5-6朵;总花梗通常较叶长,长15-30厘米,有纵纹;花梗丝状,长0.8-1.5厘米;花淡黄绿色;萼无毛,边缘有5个三角形小齿;花瓣5,卵状三角形;雄蕊5,花丝短;子房2室;花柱2,离生。果实扁球形,鲜红色,长4-5毫米,宽6-7毫米。种子肾形,乳白色。

人参多年生草本;主根肉质,圆柱形或纺锤形,须根细长;根状茎(芦头)短,上有茎痕(芦碗)和芽苞;茎单生,直立,先端渐尖,边缘有细尖锯齿,上面沿中脉疏被刚毛。伞形花序顶生,花小;花菩钟形,具5齿;花瓣5,淡黄绿色;.雄蕊5,花丝短,花药球形;子房下位,2室,花柱1,柱头2裂。浆果状核果扁球形或肾形,成熟时鲜红色;种子2个,扁圆形,黄白色。

徐老如获珍宝的捧着这人参,满脸通红,这,这真的是货真价值的宝贝,已经成型了,他可以肯定,这至少已经五百年了,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看见年份这么长的人参,还是野山参。

“好,好,好,小李啊,这可真是宝贝,你看这须,你看这饱满的根挺,这绝对在五百年之上”

殊不知,他的话在舒善耳朵里是多么的美丽,那可都是钱啊,他们家现在最缺的就是钱,虽然乖乖有能力,但是他们不会去要求什么,那是属于乖乖的,他们还是要脚踏实地的干活赚钱,这次就算是意外之财了。

“哎哟,徐老,这话啊,你得和舒大哥说,这人参是他的,要卖的也是他,可不是我,我只是一个引路人”

他也没有想到这舒善拿出来的竟然是五百年的人参,看着那初具人形的人参,他也心动,可惜没有那么多的钱财,看来这乡野还真有好东西。

徐沛霖收起发放大镜,小心翼翼的将人参装进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里,那盒子一看就价值不菲,还嫌弃的看了一眼那麻布,幸好没有损坏,到底是不懂得珍贵之处,看来他今天还捡了便宜了。

“这位先生,你的人参确实是好东西,不过我这也没有多少资金,这样,我给你二百七十九万,再加上东皇园林那一处不动产,你看怎么样?”

“什么?”

舒善是真的吓到了,二百多万,再加上一栋不动房产,他没听错吧,真的假的,这人参这么值钱,不会是他听错了吧。

徐沛霖以为他是嫌弃价钱太低,确实是,五百年的野山参,少说五百万也值了,但是自己现在手上没有余钱,也只能给出这么多,东皇园林那处不懂房产价值一百多万,虽然差点,但是也应该可以的。

好像看出了徐老的疑惑,舒善连连罢手,“不,,不,徐老误会了,我并不是嫌钱少,相反,我觉得给的太多了,会不会是您看错了,您在仔细看看,这人参说不定值不了那么多钱?”

他是真的觉得值不了那么多钱,他出来的时候,以为几万块已经顶天了,谁知道人家给出几百万,他在想赚钱,也不是这个赚法。

徐老哈哈大笑,本以为是嫌弃钱少,没想到是嫌弃钱多,这人,是该说他老实,还是说他傻,幸好遇到的是他,要是别人,还真就不一定给那么多,说不定给个十几万,甚至几万打发了事,还别说,还真就有那样的人,可惜,他不是那样的人,值多少,就给多少,他从不占人便宜。

“值,你这个人参值这个价,只要你不嫌弃我给少了就行?”

舒善一听,连连后退,额头上竟然冒起了汗,“徐老说笑了,我怎么会嫌弃少呢,只是徐老还是慎重一些,我虽然也想卖个好价钱,但还不到天价”

徐沛霖看他说的认真,就将人参的功效,采摘,生长环境,意义讲给他听,总算是让他明白这人参确实值这个价,要是拿到首都拍卖,价格只会更高,舒善这才心安理得的接受这个天价。

他们家最多的存款也就一两万,而且隔天就花了,孩子的学费,生活费,家里的开销没想到现在摇身一变,成了百万富翁,这还真有点不适应,这些都是乖乖带来的,看来乖乖果真是他们家里的福星。

大家达成一致后,李国庆带着舒善到银行办了一张存折,幸好他带了身份证在身上,不然还真是麻烦了,转完帐后,徐沛霖带着他们去了东皇园林,哪里有一套不动产,平时也没有人住,这还是徐老的小儿子买来孝敬他的,现在倒是派上了用场,看了房子,交了钥匙徐老硬要邀请他们吃饭,吃饭的地点嘛自然史李国庆的珍味阁。

这个时候徐沛霖注意到了舒蕊,按理说三岁的小娃娃本应该很闹腾,但是舒蕊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很是乖巧,长得又是粉雕玉镯,徐沛霖家里都是一些孙子,唯一的一个孙女还让家里的给惯的不成样子,哪有这个小姑娘乖巧。

“小朋友,告诉爷爷,你几岁了?”

舒蕊暗地里撇撇嘴,她都可以当他祖宗了,可惜她现在还真的就是一个奶娃娃,这是她必须要面对的现实。

“我叫舒蕊,今年三岁”

奶音十足,萌萌的,徐沛霖别说多喜欢了,他一把抱起舒蕊,舒蕊也不好挣扎,毕竟是一个老人,还帮了自家一个大忙,自然不会给他难堪。

“舒小子,你家真是好福气啊,有这么可爱的小闺女,我都想抱回家了?”

“那可不行,徐叔,乖乖可是我家的宝贝,要是把乖乖送人了,我爹非得打死我不可,再说,乖乖可是我的掌上明珠,可不能给你”

虽然知道徐老是开玩笑的,但是舒善还是很认真的解释,他知道现在很多家庭都是重男轻女,可是他家不一样,男女平等,只是乖乖比较特别而已。

徐沛霖笑笑,不再说话,看着小姑娘的样子就知道是娇宠长大的,没想到这农家竟然宠爱其小姑娘,要知道农家大多是想要男孩的,女孩一般都不受重视,看来这个舒家果然有些不一样。

饭间徐沛霖一直在逗趣舒蕊,舒蕊板着小脸不理会,她可不想成为他逗趣的小姑娘,她不知道恰恰这样的表情更加能逗趣徐沛霖,家里的小孙女被大家娇宠坏了,可没有这个小姑娘好玩,****的,知礼数,还有一股淡淡的气质,即使面对他也不害怕。

饭后舒善带着妻子女儿告别徐老和李国庆,上街买了一些吃食和家里急需用品,看着天色,也来不及去看舒蕊大哥舒智,带着他们往回返,果然等到家之后已经五点左右了,学校的孩子已经放学了。

“大伯回来了,大伯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