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宁俞辰璟小说无广告 《偏执大佬霸上我》大结局

《偏执大佬霸上我》小说简介

强烈推荐好文《偏执大佬霸上我》,作者是花蝴蝶结,该文讲述了唐宁俞辰璟之间一波三折的故事,为您精心推荐。《偏执大佬霸上我》该小说讲述了:唐宁十二岁那年,贫困落后的小山村,留守儿童的她意外救下命悬一线的富少爷。她迷着电视偶像剧戏精的对他说小时候有这样遭遇的两个人,长大后一定会爱得死去活来,还对富少爷许下承诺长大了要去找他相爱。十年后某一天大佬强势介入她的生活,她原本幸福平淡的小日子翻起风浪。这是一个霸总撬下属墙角,勾引良家妇女的故事。…

《偏执大佬霸上我》 第19章 你知道你拒绝不了我的 免费试读

经过曲折的廊亭,仍可以看到很多人在露天的外围汤池嬉笑打闹。

唐宁被俞辰璟带着往更深处走,两人都安静的沉默。

见俞辰璟过来,早有经理点头哈腰的亲自上前做服务。

二十平米左右的池子缭绕弥漫着蒙蒙白雾,旁边的亭台设计得颇具古韵,纱幔叠障,铺放着精细的床品,美观的绿植盆景,人造的假山喷泉,恰到好处的路灯,潺潺流水声,宛如置身仙境。

将服务员和经理赶了出去,俞辰璟直接开始脱衣服,无视唐宁紧张的神色。

很快他下了水,舒爽的躺在里面,闭着眼使人看不透他的情绪。

两人的沉默让唐宁觉得氛围的不正常,但又说不出哪里不正常,耳边只有潺潺的流水声,站在池边,她迟迟没有任何动作。

她感觉站在天堂里煎熬着身心。

十多分钟过去,俞辰璟坐起了身,才终于抬眼看向旁边仍旧直愣愣站着的女人,唇边不自觉勾出了一抹冷笑。

声音里的温柔不再,“你打算站多久?”

唐宁目光微闪,又是灭顶的难堪和绝望席卷而来。

“下来!”

俞辰璟似乎终于被她脸上屈辱的神色激怒,扬起一捧水花直接泼在唐宁的脸上,音色里已然透着怒气。

唐宁被他的行为惊得后退了两步,大眼惊惧的看着他,湿着的脸上很快混着泪水。

见她温吞的犹豫,俞辰璟冷笑出声,“给你一分钟时间,你最好别让我有机会动手。”

唐宁骨子里是怕他的,尤其是他现在这种已然生气的模样,更是让她慌得不知所措。

她抖着手开始脱身上的长裙,很快就只剩下贴身衣物,她抬眼看他,见他眼里暗光汹涌,心惊的腿都开始发颤。

“脱干净,下来。”男人眯起凤眼,沉声命令。

唐宁看向他的眸子里带上了几分祈求,俞辰璟冷笑出声,“真想让我动手?”

在她刚刚脱掉身上最后一层屏障,俞辰璟嚯的起身,唐宁来不及反应手腕上已是一紧,身体因为他的扯动向池子跌去,激起一片水花。

俞辰璟控着她的腰将人抵在坚硬的池壁上,一手穿进她浓密的头发,急切的深吻了下来。

唐宁因为他强势粗鲁的动作而挣扎了起来,他身高体大又极有力气,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压制住她。在唐宁大脑几近晕厥,要痛苦的窒息而亡的时候,俞辰璟才终于肯结束这个另人绝望的吻。

随着这个吻的结束,唐宁如濒死的鱼儿急切喘息,憋红的眼角滚下颗颗晶莹。

他已然情动,不给她足够恢复的时间,捞起瘫软无力的她放在了旁边光滑的石面上。

唐宁见他脸上的冷意下意识又做出抵抗,被他粗暴的压制。

俞辰璟不顾唐宁痛苦的面色开始大开大合,直到她再也忍耐不了的开始低泣着讨好,求饶。而胸口淤积的那口郁气仍旧排遣不开。

在这令人神往的环境里,男人的喘息和女人的哭泣混合着此起彼伏,直到哭喊声越来越沙哑。

一场激烈过后,女人烂泥一样瘫软在石面上,明显脱力,腰背上是被男人掐出的一片片紫色痕迹。

俞辰璟沉默的抱起她下了水,细细的为她洗掉身上的脏污,身上新旧重叠的青紫和手臂上的擦伤控诉着他的粗暴。

她僵着身子任他为所欲为。

俞辰璟看着她眼尾时不时落下的水痕,有些火大的将她抵在石壁上,手卡着她的脖子,一瞬间泛起的疯狂想要捏死她,但卡在她脖子上的手终归还是没有用力,大拇指轻轻刮着她的颈动脉,注视着她水雾般的眼睛。

“你知道你拒绝不了我的,既然拒绝不了为何不让自己安心享受?”

唐宁被俞辰璟折磨得如同惊弓之鸟缩成一团,高大的身躯紧紧贴着她,俊美异常的脸近在咫尺,灼热的呼吸尽数喷在她的脸上,而她大气不敢出一口,受不住屈辱眼泪又滚落下来。

俞辰璟冷笑出声,大掌恶意的拍打着她的脸,深褐色的眸子带着令人胆寒的冷意直视着她惊慌失措的眼睛,性感的薄唇在她耳边轻语。

“怕成这样?”

抚开黏在她脸上的头发,危险的手指抚揉她淤青的下颚,“知道吗?我是想和你好好相处的,可惜你不太懂得珍惜。”

唐宁被他危险的动作吓得再一次哭出了声,双手覆上他的大手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就怕噩梦重演。

“无论我怎么对你,你都给我乖乖受着,好不好?”

他是真的想要和她好好相处,只要她配合他,顺从他,他也可以很宠她。她的拒绝只会不断提醒他她不爱他这个事实。所以她不能拒绝他,起码样子得做出来吧。

在承受了他刚刚的怒气之后,唐宁根本不敢拒绝,她吸了口气,屈辱地点头。

“说话!”

俞辰璟却并不满意,放在她下颚上的手猛然使力,唐宁短促的惊呼一声,惊恐的看着他,狼狈落泪,屈辱地开口。

“好。”

他低头吻上了她的唇,随着他诱导的动作,女人顺从的轻启牙关,放他堂而皇之的进去肆虐,大手逐渐变得不再安分,却不见女人再有拒绝的行为。

俞辰璟结束了这个吻,看着乖顺的她,终于满意地笑出了声,果真是靠威胁才能出来的效果。

“以后再在我面前矫揉造作,我只会当作是你玩的情趣。”

唐宁不说话,她感觉自己坠入了无底深渊,再也找不到救赎,她对这个男人无能为力,逃不掉躲不过也反抗不了。唯一可以摆脱他的办法她就只想到死亡,可这并不是她想选择的路。

俞辰璟抱着唐宁在汤池里又做了一次,这一次她明显乖顺多了,虽然不会讨喜但至少学会了顺从。

以往的女人屈服于他的权势和金钱。而唐宁是他唯一一个靠着暴力和**让她臣服的女人。

当唐宁和俞辰璟穿着山庄提供的浴袍走出去的时候已经要到夜里十二点,外面只剩三三两两的人还在活动。

“俞总?”

俞辰璟看向迎面走来的人,止了脚步,轻笑应付,“刘总来度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