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姐姐是天尊酷匠网 陈泽陈韵我的姐姐是天尊免费阅读

《我的姐姐是天尊》小说简介

精品小说《我的姐姐是天尊》由道无庸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陈泽陈韵,书中主要讲述了:失踪四年的姐姐从仙界归来,在富家千金身体里苏醒。从此我陈泽又是有姐姐的人!欺负我,先问我仙尊修为的老姐同意不同意!…

《我的姐姐是天尊》 第18章 乱拳败宗师 免费试读

第18章乱拳败宗师

陈泽的拳脚功夫没什么技巧,面对这些武学好手根本讨不到招数便宜。但他体魄强悍,人家打他一下挠痒痒,他打人家一下就是受伤。

转瞬间走廊里横七竖八躺了一地的人,骨折的、吐血的比比皆是,一时场面血腥混乱,吓得看热闹的人哄散四逃。

罗云冲哪里见过这等场面,靠在墙边吓得差点儿尿裤子。他看清陈泽的时候不觉惊呼:“是你!”

“也有你的份?”陈泽也挺意外在这儿看见罗云冲,好像这家伙跟自己天克,哪儿哪儿都有他。不过他并不确定,毕竟罗云冲现在鼻青脸肿的,并不像是个欺凌者。

“阿泽,就是他先对我动手动脚的。”陈韵说。

明白了。

陈泽原本对罗云冲就没啥好印象,这小子三番两次的侮辱自己也就罢了,现在竟然敢对老姐动歪心思,陈泽绝对容忍。

啪!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陈泽明显就照着罗云冲的脸去的。挥手就是一通大嘴巴。

“别打,别打了……”罗云冲被抽的惨叫求饶。

“打得好,阿泽,不用给我面子,往死了揍。”另一侧陈韵不嫌事儿大,不住杠火儿。

格楞!

包厢的门打开,一个穿着白色丝绸的老者从门内走出,看年纪比黄成还要大上几岁,目光在地上的人群中看过,看到倒地的苏寒哲吓得脸色骤变,急忙走过去将人扶起。

“苏少,你感觉怎么样?”他问。

苏寒哲情况并不好,高傲地他被誉为三十岁以下第一人,却不想今日败得这么狼狈。

“胸骨估计裂了,内脏应该也有震伤。”苏寒哲自我感觉后估计了伤情。

老者听闻皱眉,“您此番出战关乎苏门在华武联盟里的排名,谁敢暗地里下这么重的手。”

苏寒哲不语,只是将目光投向那边的陈泽。老者看后眸光闪动,今日这么多武学好手被伤,他以为是哪位成名高手出动,未曾想竟是个少年小辈。

“曲师救我,曲师快打死这个土鳖!”

啪!

陈泽又是一耳光,“给我老实点儿。”

白振华后赶到,看见陈泽手里抓着的罗云冲吓得一惊:“陈泽,你别冲动,有什么好好说。”

“有什么可说的,他欺负你女儿,这件事没完。阿泽,不用给我面子,使劲儿揍。”陈韵不满,怎么说她现在也算是亲闺女,老白胳膊肘竟然往外拐。

白振华在东江省做生意,当然免不了跟罗家控股的天昌集团打交道。如果得罪了罗云冲,不知道要损失多少项目。

“你懂什么!”白振华喝斥女儿,为了生意决定忍气吞声,“陈泽,这肯定是误会,你赶紧放开罗少。”

罗云冲在公司见过白振华,白家很大一部分生意都是跟罗家合作的。这两个人跟白振华有关系当即有恃无恐:“白振华,你赶紧让这瘪三放了我,不然我就让我爸断了你家所有的生意!”

“陈泽,你听到了吗,赶紧放人!”白振华怒喝,不过他似乎没弄清楚自己在陈泽这儿的身份。

“这败类敢打若水的主意,我怎么可能放过他!”说罢又是一嘴巴,抽的罗云冲惨叫,也让白振华尴尬。

罗云冲惨叫时仍不忘威胁:“白振华,你等着,我一定让你付出代价!”

陈泽不为所动,又是一巴掌,“再叫抽死你。”

见白振华劝阻失败,曲斜阳缓缓道语。:“你能击伤这么多人可见修为不错,不来华武联盟参加武比,却暗中做这伤人害人的勾当。道德败坏,留着你将来就是祸患。”

陈泽不屑回应:“别给我扣什么高帽子,老子就认一个理。谁欺负了我的亲人,我就让谁十倍奉还!”

“杀心如此重,当真留不得了!”

曲斜阳干枯的老手突然化爪来击,他一身功力深厚,跨入暗劲二十余年,是东江华武联盟分部的第一高手。今日罗云冲能跟苏寒哲搭上关系也是由他牵头,如今两人都伤在他面前,已经是对他最大的侮辱。

陈泽一手抓着罗云冲,面对曲斜阳的攻势毫无畏惧,抡拳就是一击,刚猛英勇却处处破绽。

曲斜阳讥笑喝言:“小子,今日让你知道一山还有一山高!”

暗劲高手看似无力一抓,却蕴含庞大力道。陈韵远远看到他周身肌肉暗动,知道这是位俗世武学大家,急忙开口提示:“阿泽小心,他是暗劲宗师!”

砰!

攻击只在须臾,陈韵的提醒并没有什么作用。这一招直取陈泽的脖子,他被迫放开罗云冲迎击。只是他的对敌经验实在欠缺,一下就被逼得退了四五步。

曲斜阳没给陈泽留余地,爪劲未散再度化掌出击。陈泽也在他变化时找到反击机会,一拳砸出。

但曲斜阳的掌击进可发力败敌,退可卸力化势,且有多重转势应对之法,比之陈泽直来直去的挥拳有太多优势。

曲斜阳是暗劲宗师,提掌躲过陈泽拳劲直接拍在其胸口,强大的力道震得陈泽行运不畅,一口气憋在胸口差点儿内伤。

“咦?小子修的是金刚罩之类的硬气功夫吗?小小年纪撑我一掌未退半步确实不错。”

陈泽一口浊气吐出,随后一言不发直接抡拳就砸。这一次拳头照着曲斜阳的脸面砸出,后者侧首欲要躲过,岂料陈泽竟在发力末端猛地下沉,拳劲直取中他的胸口。

砰!

刹那曲斜阳感觉好像被几吨重的卡车撞了似的,‘噔噔噔’退了好几步依旧才堪堪卸掉陈泽的拳劲。整个胸口**辣的,五脏六腑犹如翻江倒海。

所幸他是暗劲高手,运转周身肌肉化掉陈泽大半攻势,才勉强不受伤。

曲斜阳看着陈泽万分心惊!他击人一掌未能奏效,陈泽打他一拳差点伤及肺腑。这小辈师出何门?小小年纪竟然有这么高深的硬门修为,实在少见。

陈泽咧嘴笑笑,心里有了底。这老货嘴炮半天破不了自己防御,他随便招呼一下这老货就撑不住。

“再来!”

陈泽战意凛然,对敌一位暗劲宗师打的跟街头混混似的。面对攻击不躲不闪,大有以伤换伤的架势。

别说曲斜阳对陈泽造不成什么伤害,就算他能伤到陈泽也禁不起这么消耗,毕竟是六十几岁的老人,身体怎么跟陈泽这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比。

砰砰砰……

陈泽几乎一直吃打,这边刚刚被陈泽爆锤的众人十分解气。

“这小子在曲师面前嚣张不起来了,一直被动挨打。”黄成心情大好,老脸露笑。

“曲师不愧是暗劲宗师,咱们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触碰暗劲。”张远一副羡慕神态。

这群人当中数罗云冲解气。今儿碰见陈泽他太倒霉了,先是被取消了在富二代圈子里象征身份的云尚贵宾金卡,与乔颜菲交恶。随后宴请的贵客跟他自己被打,跟陈泽的梁子算是结死了。

眼下陈泽被虐最开心的就是他了。

“打得好!曲师,今天你废了这小子,我给你的武馆投资三千万!”

不明真相的众人还道曲斜阳占了上风,动手的他此时苦不堪言,心惊陈泽的体魄怎么会如此强悍。

虽说他能轻易打中陈泽,却根本无法对其造成实质性伤害,可陈泽在十几下中随便打中他一下都吃不消。

砰!

多次攻击中终于给他找到机会一记手刀砍中陈泽的咽喉。

“好!”黄成激动大叫。不止是他,在场所有习武之人都知道,咽喉是人体的命门之一,这么被击中就算不死也得重伤。

这一击曲斜阳酝酿许久,甚至还故意挨了陈泽两下才引诱他露出这个破绽。

你还不死!

曲斜阳手腕一抖,第二重寸劲再次袭来。可陈泽并没有他料想中的痛苦神情,反倒露出一丝笑意。

他,竟然笑了!

不好!

曲斜阳没来由觉得脊背恶寒,这是基于武者的感官预警,可想要抽身时已经来不及。

咔嚓!

陈泽头一低架住曲斜阳的手令他不能撤退,双拳同出轰中曲斜阳的胸口,清晰的骨裂声响起,让在场所有为曲斜阳叫好的人心惊不已。

白色的人影倒飞,陈泽速度飞快欺身追上又是一拳。

噗……

一代暗劲宗师曲斜阳犹如破碎的风筝一般落地,歪头一口血吐出,盯着陈泽眼中满是惊恐。

“你怎么会不受伤,这不可能!”

周围静的可怕。一众习武之人看着陈泽皆露出忌惮。这个少年怎么这么强,暗劲宗师都败在其手,可怕的是他还这么年轻!

苏寒哲的打击巨大,这一次他满载荣耀而来,却被一个其貌不扬的人打败。三十岁以下第一人?就是个笑话。

“全都住手,我们是警察,接到报案有人聚众斗殴,所有人原地站着别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