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浅雪杨少白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夏浅雪杨少白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嫡女罗刹倾天下》 小说介绍

《嫡女罗刹倾天下》是作者大米饭所著的一本古代重生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嫡女罗刹倾天下》精彩章节节选:雨势越来越大,雷声轰轰,震耳欲聋。宾客们走也走不了,硬生生是留下看这一场热闹。他们的目光越来越鄙夷,只落在一个人身上。夏浅雪目色坦然,盯着夏飞瑶:“妹妹既说国公府家规严明,即是严明又何须惧人质疑!真金…

《嫡女罗刹倾天下》 第8章 偏心 免费试读

雨势越来越大,雷声轰轰,震耳欲聋。

宾客们走也走不了,硬生生是留下看这一场热闹。他们的目光越来越鄙夷,只落在一个人身上。

夏浅雪目色坦然,盯着夏飞瑶:“妹妹既说国公府家规严明,即是严明又何须惧人质疑!真金不怕火炼,我堂堂公府嫡大小姐,还质疑不得自家的家规?”

夏飞瑶脸色涨红,封妻大殿还未完礼,此刻的她还是庶女。这一句话如一记火辣辣的耳光,狠狠扇在她的脸上!

“爹,你看姐姐真就无理取闹。九尾凤簪又没丢又没损的,不过一个老奴无心之失,她定要说娘居心叵测!”她跺了跺脚,如受惊的小鸟是扑到了爹的怀里,嚅嗫委屈。

夏崇低语劝着,抬眸是脸色阴沉:“雪儿!公府家规不治无心之失!休要胡闹!”

当着诸位宾客的面,两个女儿这般争吵喧闹,还将待扶正的主母一并牵扯入内。他实在不想多生是非,严声喝止。

“胡闹?”夏飞瑶目光凛然,眯了眯眼,“在爹看来,事关生死的事,也是胡闹吗?”

夏崇心惊,沉声道:“大喜的日子,说什么死不死的!看来你真是病糊涂了!来人,将大小姐请回房去!”

左右婢女四人上前,各个膀大腰圆,各个都不是善茬。那一个请字看似客气,但她们都已听出了公爷的弦外之音。

夏浅雪眉眼翻飞,扫了她们一眼。

目光凌厉如刀,犹如天山雪崩般势不可挡,冷冽入心。那帮婢女们是怔然在原地,双腿如灌铅般动也动不了。

夏浅雪冷冷一笑,道:“御赐之物即是皇权所在,妄动者罪当处斩!九尾凤簪乃帝王所赐,是祖母应有的荣耀,也只有祖母可佩。我若以此簪为妆容,便是冒犯天威,罪当斩首!”

如果她没有认出那是九尾凤簪,如果她真佩戴此簪而出,别说两位亲王殿下,在座宾客中定有认出此物的权臣。

如果她越权而用九尾凤簪,奏本一上,英国公府会遭到如何论罪,不言而喻。

“在座诸位,想必有不少认得御赐圣物的人。”夏浅雪扫了一眼看热闹的宾客,他们并不都是与国公府亲近的人,还有着不少伺机而动的小人。

夏崇白了脸。

他没想到自己这个女儿竟将朝中利弊看得这般清楚,如果她真佩了九尾凤簪,明日他还不知要遭多少奸人弹劾。这无心之失的背后,其实关乎着英国公府生死!

客人们也纷纷惊愕,不置可否,佯装没听见,各自回到座位坐下喝茶闲谈。

英国公府的麻烦,他们可不想沾染上半分。

“爹!陛下宽仁大量,哪有姐姐说的这般小肚鸡肠,佩戴御赐之物便要杀要剐的。她分明就是强词夺理,想诬赖张嬷嬷,诬赖娘对她的一番苦心是居心不良!”夏飞瑶不愿就此放过夏浅雪,心中急得如火烧一样。

赵氏在一侧连连摇头,但已是来不及了。

“住口!”夏崇怒道,心中烦闷是宣泄而出。

夏飞瑶被这一呵斥,吓得是低头惶恐。

夏崇转了转眼珠子,回身对一众宾客,转而是换上一副谦和的笑脸:“让诸位见笑了,其实都是一场误会。早先是我吩咐张嬷嬷让她将九尾凤簪取出来,供在典礼堂上,全当老夫人当堂见礼。谁成想夫人命她给雪儿选装饰,这一来二去,她便误解了意思。”

宾客听这解释,也是笑着应和。

“怪我怪我,都是我交代不清,惹出了一场误会。”夏崇含笑命人端上热酒,于会客厅中就是展开了一场酒宴。

赵氏松了口气,狠狠瞪了一眼那跪着的书仆。

“狗奴才,收了钱还咬主子!”夏飞瑶喃喃念叨,一双利眼刻薄无比,抬目狠狠剜了那书仆一眼。

会客厅中,夏浅雪目光清冷,波澜不惊。这满场的喧闹仿佛与她无关,沉沉叹息一声,终究是拂袖转到了后堂。

爹终究还是偏袒了赵氏。

九尾凤簪何其重要,他竟任由赵氏暗动阴谋,险些让她万劫不复。

对爹而言,她没有国公府的名声重要。

夏浅雪清冷一笑,临死前她还在为爹惨死人手而不忍,现在想来,竟是她又犯蠢了。

“夏浅雪!”

一声娇喝如刀般刺耳。

夏飞瑶怒气冲冲而来,指着她的鼻子大骂道:“你真好一个口蜜腹剑!竟想当着宾客的面,诬陷娘对你不利。御赐之物都敢拿出来做文章,你还嫌自己不够丢人吗!”

赵氏在后跟上来,八字眉倒垂是满目委屈:“瑶儿,怎么跟你嫡姐说话的。她不过见九尾凤簪被取出,担心你爹会因此受罚,想问个清楚罢了。”

母女俩一个红脸一个白脸,夏浅雪如今再看,她们这一出把戏是多么可笑。

“娘,你就是心太软,才让她得寸进尺。家奴监守自盗,娘您治理后院不严,这传出去可不叫人看了大笑话。幸亏爹英明化解了危机,不然岂不是叫人看了大笑话。”夏飞瑶冷眉勾起。

赵氏跺了跺脚,急急道:“她是你嫡姐,不可无礼!”

夏飞瑶甩袖更是高声了些:“嫡姐?我可没那么大福气。虽说封妻典礼被大雨阻挠,但礼仪皆在,过了今日您就是英国公府嫡母,这府中只有一个嫡大小姐!”

赵氏眉头扭在一起,唇角却是微微露出得意的笑。

这两人将一切戏码都演周全了。

英国公府新任主母已被扶正,她的女儿自然成了嫡女。废嫡立庶自古以来便是礼制所定,不是一母所出,便不可同为嫡系。

夏浅雪冷眼瞧着她们,这一番吵闹就是为了告诉自己,她已成了庶女。

“娘您可别忘了,一月后便是赏灯大典,是京圣王朝与民同乐的大殿。各家世族官邸都要率主母跟嫡系子女前往,您宽宏大量不与人计较,将某些人视如己出,但这嫡庶之分还是要分清。”

夏飞瑶冷笑得意:“若带了什么不合身份的人去,英国公府的颜面可挂不住。”

赵氏颔首不语,恍然道:“是了,赏灯大典将至。得赶紧给公爷置办些衣物才是,我们母女俩可也好些年没添新衣裳了。”

夏浅雪冷笑,对她们的戏码是越看越有趣。

好些年没添新衣裳,夏飞瑶身上这件绫罗云锦碎花裙,那可是一天一件都不带重样,整整换了三年有余。

“天藏阁中新送来了一匹云蚕布帛,娘可快些选了吧,将爹的新衣也做出来。”夏飞瑶牵着母亲的手,冷冷一笑,“至于庶姐你就自去挑选吧,省得又说娘将御赐之物赏了你。”

母女俩勾唇暗笑,扭头便是步伐轻盈而去。

夏浅雪眸光沉冷,红唇荡出一丝耐人寻味的笑。

小说《嫡女罗刹倾天下》 第8章 偏心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