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浅雪杨少白为主角的小说 夏浅雪杨少白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嫡女罗刹倾天下》 小说介绍

主角叫夏浅雪杨少白的书名叫《嫡女罗刹倾天下》,它的作者是大米饭所编写的古代重生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亲王拜访公侯府邸不是稀奇事,但恒王殿下是出了名的孤高寡人,从不与人交好。拜访英国公府,是头一回。杨少白目光尖锐,冷道:“夏公爷宿醉未醒,那也便罢了。难道夏夫人昨夜也喝了酒,见不了客吗?”管家浑身一颤,…

《嫡女罗刹倾天下》 第18章 亲王相护 免费试读

亲王拜访公侯府邸不是稀奇事,但恒王殿下是出了名的孤高寡人,从不与人交好。

拜访英国公府,是头一回。

杨少白目光尖锐,冷道:“夏公爷宿醉未醒,那也便罢了。难道夏夫人昨夜也喝了酒,见不了客吗?”

管家浑身一颤,这公府内总要有主人接见贵客。不是当家主人就得是正妻主母,双双不在才轮到长子女儿。赵氏在府没有迎客,已是失了礼数。

夏浅雪心中冷笑,赵氏这会定在暗中得意,相信过不了多久她就会赶到这院里来看她一身狗血的模样。

这时,院外传来一阵杂沓的脚步声。

“咦,这是……?”赵氏双眸喜色忽而消退,她看见一团血污染红了地,但却没见到她找来的那群江湖道士,“张嬷嬷呢?那道人都去哪了,这乱糟糟的究竟怎么回事!”

管家脸色铁青,哆哆嗦嗦到赵氏身边,低语说了几句话。

赵氏面色一变,抬眸就看见恒王,面上的脂粉都是抖了三抖。她如老鼠见了猫,上前行礼:“臣妇见过恒王殿下,这府中杂事繁多,臣妇分身乏术有失远迎,望殿下恕罪。”

杨少白身子一横将夏浅雪护在身后,目光微沉:“夫人所说杂事,可是让那一帮戏子向夏小姐泼狗血?”

赵氏如芒刺在背,背心渗出冷汗。身为主母让骗子在府内横行,对嫡小姐不利,怎么说都是她的失职。她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想着能为自己开脱又不得罪亲王的借口。

“赏灯大宴,本王与夏小姐都在一条官道上。她去过的地方,本王也去过,夏夫人要不要也给本王撒点狗血?”杨少白用最不客气的语气说出了最客气的话。

赵氏浑身哆嗦,低头轻声道:“王爷有皇族贵气庇护,又是男儿阳刚之体,怎能跟雪儿这弱质女流相提并论。臣妇只是担心雪儿,才花重金请来了道人,万万没想到他们是骗子。”

她将自己开脱了个干净,还将自己说成了受骗的人。

“是吗,那盛丞相府的大小姐也与夏小姐同行。夫人既这么有心,不如到相府也走一趟吧。”杨少白字字带刺。

赵氏如被扼住喉咙,脸色煞白如纸

“夫人还是去照顾被狗血泼了一身的二小姐吧,本王有大小姐作陪,足矣。”杨少白不屑淡笑,他是客人,但有些话从他口里说出就是不容回绝。

赵氏脸色惨白,瞥见那一地狗血,自家女儿现在身上都是,只这么想想,她都忍不住要作呕。

“此处污秽,还请殿下移步至前厅。”夏浅雪福身低语,做了个请的手势。

杨少白儒雅一笑,抬步便走。

二人同行而去,将赵氏如垃圾般晾在一边。

堂堂国公府主母,竟被这般轻视,赵氏瞧着夏浅雪离去的背影,眼如蛇蝎,暗骂道:“小人得志!看你这贱人能得意多久!”

她匆匆返回了院落,一边走一边朝着身边嬷嬷低语说着什么。

长廊上,下人们见到恒王殿下是纷纷避让,同时也对那跟在他身后的大小姐投去诧异的目光。

国公府内,大小姐向来是唯唯诺诺,针扎到身上都不喊疼。被夫人跟二小姐欺压得死死,怎的今日招待恒王殿下的竟是大小姐?

“你跟本王走这一趟,日后国公府无人再敢轻视你。”杨少白嗓音柔和,令人如沐春风,与方才那咄咄逼人的语气截然不同。

夏浅雪见周边下人看她的眼神已带了几分敬畏,小心瞟了一眼杨少白,难道他不是为了爹来的?

她不好多问,只命管家泡了好茶,陪他在会客厅内小坐。

“夏公爷昨夜被灌了不少,这一时半会怕是醒不来。不如摆一盘棋先下下,且打发些时间。”杨少白瞧了管家一眼。

管家不敢多说,点头哈腰让小厮寻来棋盘。

夏浅雪心中微动,明知爹昨夜被灌了不少,今儿还来得这么早,可见他不是为爹来的。

“本王是客,夏小姐且执黑子。”杨少白将白色棋盘拢在掌下,他的手指修长纤细,硕大的玉扳指是环在食指,耀眼夺目,上面淡淡的一个端字。

夏浅雪不自觉多看了那玉扳指一眼,这个扳指好像她在哪见过。随即又是打消了这个的念头,恒王与她素来无交集,他身上东西自己怎会见过。

想来是宫中之物都差不多,她才觉得眼熟吧。打消念头,她捻起黑子落了一步。这走了三五步后,她惊觉有些不对。

这棋路,分明就是昨夜盛青兰走的,而她的棋路跟夏飞瑶虽不相同,但杨少白是自顾自地走,丝毫没有与她博弈的意思。

夏浅雪微微抬眸,正好撞在了一双玩味又深邃的眼睛里。

那眼眸如墨般漆黑,水润清澈中带着一丝朦胧的神秘。这双眼蕴藏着无尽魔力,似能看穿一切人心。

“你不后悔吗?”杨少白温润低语,“如果昨夜你在宴上胜了盛春兰,今日那主母也不敢这般明目张胆的欺负到你头上。”

如果昨天她大出风头,夏崇见她精明,待她也会比以往多几分好。那就会命人护卫左右,让马车将她安然送回府邸。她嫡女位置稳固,在府中也可与主母分庭抗礼。

“便是我才冠群芳,得了爹的宠,那又如何?”夏浅雪冷眸低语,嗓音中是带了几分冷冽。

杨少白眉头微蹙,人人都想往上爬,她难道希望就这么默默无闻地被人踩在脚下。

“只要我不身败名裂,爹就不会废我的嫡女之位。”夏浅雪冷冷说道,“府中有两个嫡女,他就有两个筹码。”

杨少白一怔,眼神微变。

“赵氏污蔑我偷窥景王殿下,封妻宴上用九尾凤簪意图构陷我不知礼数,高傲自大。今日又招来一帮道人妖言惑众,说我被邪祟上身。她想做的就是毁我清白,让我成为令人唾弃的贱女。因为她也知道,爹不会废我。”夏浅雪目光沉凉,语声坚定。

回忆前世,她求爹将自己许配给杨琰。不出三日,陛下便下旨赐婚。她以英国公府嫡女身份嫁入景王府,成为景王正妃。自那以后,爹便倾尽全力相助杨琰夺嫡。

如今回想起来,爹怎会因为她的少女情动便将她许给杨琰。婚事能成,只因为他也想让国公府跟亲王联姻。陛下为制衡皇后太子跟盛丞相才扶持杨琰跟国公府,让他们针锋相对。

前世的她实在太过愚钝。

“那今后你该如何应对这府里的豺狼虎豹?”杨少白将白子落下,正中黑子要害,他不知不觉中已是布好了局。

赵氏吃了亏,女儿还当众出了丑。她对夏浅雪的恨意只会是火上浇油,越来越烈。就算夏公爷不废她的嫡女位,等她被诬陷得污名缠身,到时夏公爷也只能放弃她。

小人永远防不胜防。

夏浅雪红唇淡笑,眉宇间闪现一抹凌厉:“不劳王爷操心。”

她黑子轻落,形势大转,白子已然一败涂地。

小说《嫡女罗刹倾天下》 第18章 亲王相护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