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浅雪杨少白主角的小说 夏浅雪杨少白是哪本小说主角

《嫡女罗刹倾天下》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夏浅雪杨少白的小说叫做《嫡女罗刹倾天下》,本小说的作者是大米饭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贱人不配给朕留后。死前她听着心上人冷言冷语,心如千刀万剐。是啊,她是贱人,一个为他喝下毒酒险些身死的贱人,一个倾尽所有为他谋夺天下的贱人,一个为他手染鲜血杀尽千人的贱人!钉骨之刑痛彻心扉,终究比不过那一人的杀人诛心之语。幸而苍天有眼,赐她重还人世,复生于十六岁那年。狗男女!她定要杀尽天下负心寡义之人!报仇雪恨!…

《嫡女罗刹倾天下》 第10章 立足之地 免费试读

赏灯大典是京圣王朝历来的重宴,君王与民同乐,以示天下一家。所有亲王皇嗣,世族公侯都会来宴,各家千金小姐自然也是盛装打扮,以寻良人。

夏浅雪望着蓝湛的天空,双目深邃,淡淡道:“婉儿,让你送去给泽弟的东西,可送到了?”

婉儿含笑点头:“早送到了,三少爷看了之后是乐得合不拢嘴呢。大小姐,那竹简上到底是写的是什么啊?”

京圣王朝以竹简著书,必然是重中之重。

“过两天你就知道了。”夏浅雪不置可否,提笔落下清隽小字,“去药方将这几味药抓来。”

国公府内有药房,婉儿不明白为何大小姐还要出去抓药,但她也不好多问。只觉得大小姐自那天醒来后,整个人都不太一样了。

“老奴请大小姐安。”张嬷嬷立在门边,挤出一堆假笑,“赏灯大典在即,老奴奉夫人之命来给大小姐送新衣。”

她挥了挥手,婢女们没有一点规矩,一拥而入将十几件衣裳是平平展开。

花花绿绿,五颜六色,竟都是些不入眼的衣裳。

夏浅雪冷笑,前几日封妻典礼上,那赵氏可没给她裁衣的心思。她扫了一眼那些只有花楼里的姑娘才会穿的妖艳服饰,随意道:“都留下吧。”

张嬷嬷一怔,夫人说这类服饰大小姐定然厌弃,只要她闹起来便将早准备好的华服取出,佯装是献来的衣服,反咬她一口。谁成想大小姐居然一声不吭,还将衣服收下了。

这可没法交差,她眼珠子一转,笑道:“大小姐,这衣裳是新裁出来,不如大小姐且试试合不合身?”

“我说都留下,张嬷嬷是听不懂人话吗?”夏浅雪冷声低语,面容已是结了一层冰霜。

张嬷嬷更是咋舌,怎的这大小姐是油盐不进了。她也是有几分不耐烦,有夫人在背后给她撑腰,还怕这个无母侍奉的孤女不成!

“大小姐,这衣裳是夫人亲命…..”

“住口!”夏浅雪冷喝一声,目光凛然,“老夫人在府时从未逼我穿衣试衣,你以夫人做托词,怎的在你眼里夫人还大得过老夫人了!”

张嬷嬷浑身一颤,这话看似是在骂她越矩,实则是在讽刺夫人不敬上。

“姐姐真是不知好歹!”冷嘲热讽从门外传来的,一位粉饰华服的少女迈步而入,唇角勾起一股傲慢。

夏飞瑶眉眼锋利,不客气道:“赏灯大典,帝后亲临。娘顾全国公府颜面,上至爹爹,下至奴仆都裁了新衣。只为出门见客,不至丢了国公府的颜面。姐姐不裁衣不试衣,想来是不打算在大典当日出门了?”

每年赏灯大典后就是媒婆忙碌之时,世族公子千金都有互相看对眼的,这也是千金小姐嫁得高门的机会。若被皇族王相看上,哪怕做妾都是凤冠霞帔。

只有傻子才会在那天不出门。

一番冷语,夏浅雪不知不觉中就是被暗讽了一句傻子。

她眉目冷峻:“不穿新衣就见不得人?敢问妹妹,这出门见人的是衣还是人?”

两句反问让夏飞瑶怔住了,她目光尖锐,露出一抹阴狠。

果真跟娘说的一样,这个贱人不似以往那般好拿捏了。

“人靠衣装马靠鞍,这么浅显的道理,你不懂吗?”夏飞瑶彻底隐去了敬称,她扫了一眼那些衣服,“新裁的衣服都已分至人手,没有多余的衣裳,你若看不上这新衣,无人替你丢脸!”

距离赏灯大典只有两日,要做新衣绝对来不及。

夏浅雪冷笑道:“那不妨我与妹妹打一个赌吧?”

“打赌?”夏飞瑶听到赌字就是来劲,从小到大,她跟夏浅雪打赌就没输过。回回都是将她玩弄在鼓掌之间,赢得轻轻松松,总能让她丢人现眼。

“就赌谁会在赏灯大典上,丢人现眼!”夏浅雪唇角挂着一丝寻衅的笑。

夏飞瑶忍不住仰头笑了起来,似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张嬷嬷跟一众婢女也是掩嘴偷笑,眉宇间尽是蔑视。

世人皆知国公府嫡大小姐夏浅雪愚钝无知,诗词歌赋那是连三岁孩童都不如。琴棋书画更不用说,历来大典她是从未有过一丝一毫的献技,若是不知她身份的,还以为她是县城里的野丫头呢。

而夏飞瑶则与姐姐完全相反,国子监的祭酒大人都夸赞过她的诗才。这相较之下,云泥之别,

夏浅雪见她们轻视,知道她们心里在想什么。

自娘死了以后,赵氏没收了她所有笔墨纸砚,也不让她再研习琴棋书画。她的技艺不到三个月便生疏,一年便是全然废弃。三年五载后,世家千金已是才情横溢。夏飞瑶有大儒言传身教,比那些千金都要优异。

年年大典,夏飞瑶出尽风头,享尽赞誉。而她则被世人嘲笑空占了国公府嫡女的位置,娘的卑贱身份也被拿出来嘲讽。说野鸡生下的终究是野鸡,如何都上不了大台面。

想来要不是她嫡女身份,杨琰那个狼心狗肺的畜生定不会看上她。她也不会惨死在那地牢中,饱受钉骨之刑!

“瑶儿,让你送件衣裳,怎的耽搁了这么久,不会是有人不识抬举吧!”门外尖酸刻薄之声传入,一张阴鸷的脸浮现在门外,眼神如蛇蝎,死死盯着夏浅雪。

“娘。”夏飞瑶半躲在赵氏身后似是寻了靠山,“可不是有人不识抬举吗,娘好心好意吩咐做的衣裳,有的人是看也不看,试也不试呢。”

赵氏冷笑一声,高高扬起下巴:“不试也罢,总归我们好心没好报。”她看了一眼边上的梳妆台,唇角勾起,“即是衣裳看不上,那妆容首饰想来雪儿也不缺。”

“姐姐当然不缺,方才她还与我打赌,说要比比谁在赏灯大典上更显风采呢!”夏飞瑶禁不住得意。

赵氏啧啧摇头,看着夏浅雪就像看着一团垃圾:“这赌可别打了,今年赏灯大典,陛下皇后都将赴宴,可别风采展不成,反而丢了国公府的脸。”

一语双关,既是讽刺了夏浅雪黔驴技穷,又是威胁她不要逞能,否则丢的不是她的脸,而是国公府的脸。

英国公府在京都内是数一数二的世家大族,嫡女丢脸,那就是整个国公府蒙羞。

夏浅雪若抹黑了国公府颜面,那她在府内便永无翻身之日!

赵氏缓步上前,目光阴冷:“小贱人,你可想清楚了。我现在是国公府主母,瑶儿才是府里真正的嫡女。公爷不废你是忌惮外人说他不顾发妻,废嫡立庶。但若你真不知收敛,国公府定无你立足之地!”

放下狠话,赵氏眉眼翻飞,领着一帮人就去了。

世家大族为保门楣,会将无能无用的儿女送到远处的庄子,草草了却一生。

夏浅雪唇角轻勾,淡淡道:“嫡女之位,谁稀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