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罗刹倾天下》小说章节列表在线阅读 夏浅雪杨少白小说阅读

《嫡女罗刹倾天下》小说简介

精品小说推荐《嫡女罗刹倾天下》,由网文大咖大米饭创作编写,小说以夏浅雪杨少白为主角,主要讲述的是:贱人不配给朕留后。死前她听着心上人冷言冷语,心如千刀万剐。是啊,她是贱人,一个为他喝下毒酒险些身死的贱人,一个倾尽所有为他谋夺天下的贱人,一个为他手染鲜血杀尽千人的贱人!钉骨之刑痛彻心扉,终究比不过那一人的杀人诛心之语。幸而苍天有眼,赐她重还人世,复生于十六岁那年。狗男女!她定要杀尽天下负心寡义之人!报仇雪恨!…

《嫡女罗刹倾天下》 第9章 兄弟不和 免费试读

暗角处,一双清朗温柔的眸子,闪着深沉的光。

杨少白静静将一切都收在眼底,剑眉轻扬,饶有意趣地淡淡一笑。

“殿下,这国公府大小姐当真懦弱无能,这都被羞辱到面前了,一句话都不懂得反驳。”护卫压低了嗓音。

杨少白目中意味深长:“你若这么看,可见你与国公府那一对母女也相差无几。”

护卫脸色涨红,他是万人中选出的大内侍卫,怎能跟两个女人相提并论。

“你若被人劈头盖脸一通骂,自会巧舌如簧地反驳回去。但若是两条狗对你乱吠,你会对它们反吠回去吗?”杨少白嗓音绵长,带着一股难以捉摸的深沉。

护卫一怔,这么想来,反倒是自己格局小了。

“主子的意思,国公府那主母跟二小姐,在她眼里都是狗?”

他有些不敢相信,那二小姐也便罢,但那赵氏乃当朝丞相赵怀安嫡女。以妾室身份被纳入英国公府,那可以说是屈尊降贵了,怎么能跟狗相提并论。

“或许连狗都算不上。”杨少白勾起一笑。

他望着夏浅雪纤细单薄的背影,优柔曼妙的侧颜,端的是一副绝色容姿。但不知为何,那人的眼中带着一丝凄凉。

堂堂公府嫡大小姐,锦衣玉食,坐拥荣华富贵。就算后母苛责下,也不至于挨饿受冻,任人欺凌。怎的,她会有那样一双饱经沧桑的双眸。

“三弟在这看什么呢?”

清朗的嗓音是将夏浅雪一并惊动,寻声看去,只见暗角缝隙之处,闪着一双温润清朗,如星辰般深邃的眼睛。

这后堂与偏堂之间并不是完全隔绝,这一道缝隙也成了绝佳的偷窥偷听的妙处。

杨琰侧目一瞧,正好就对上了夏浅雪的眼睛。他坦然一笑,颔首点了点头,翩翩有礼。

夏浅雪起身,向两位亲王行了个礼。

她快步离开了这是非之地,她心里清楚,杨琰跟杨少白并不是和睦的兄弟。

“我道三弟怎的去了这么久,原来是在这窥视美人呢。”杨琰刻意笑了几声,“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三弟大可不必这般遮掩,说起来,还是我搅了三弟的雅兴了。”

杨少白坦然展眉,淡笑道:“皇兄言重了,比起宫人的冰肌玉肤,这等带刺的美人并不合我意。”

杨琰斜眼露出一丝邪意:“宫人的冰肌玉肤,三弟不是向来不沾吗,前日太子哥哥送给你的十名美姬,听说你都赏给五弟六弟了。莫非,三弟更喜欢那戏班子里的优伶?”

一席话暗藏锋芒,男人将送来的美人居于千里之外,只能是不举或是有断袖之癖。

杨少白冷眉轻挑:“那些吃剩下的玩意,二哥喜欢的话,下次我便送到二哥私宅里。”

杨琰脸色一僵,太子送给他的美人都是他享用过的。但碍于太子权位,他是不敢回绝,每一个都是纳入了院中。

这一语反唇相讥,是将他对太子唯诺的奴性给彻底揭开。

“南城青红馆的伶人确是不错,父皇已定了那头牌的芳官,于赏灯大典登台。届时二哥可以一睹风采,看看是否合你心意。”杨少白轻描淡写中,锋芒暗露。

这喜欢伶人的不是我,或许是二哥你。

杨琰脸色铁青,射出去的冷刺是纷纷扎回了自己身上。

“三弟莫要忘了,父皇已打算借着赏灯大典封新封贵妃。太子哥哥有皇后娘娘在侧,三弟日后还得多多自重。”

杨少白目光暗沉,眸中浮出一丝哀戚与怒意。

杨琰见他目中有怒,越发得意地挑衅起来:“母凭子贵,皇后有太子,贵妃有我。三弟该寻个妃子出继为子才是,不然孤家寡人的,日后父皇想给你赐婚都难。”

一个势单力薄的皇子,不会有世族主动要求将女儿高嫁。帝王也不会不顾臣子意愿,将其女嫁给一个平庸无能的皇子,激起臣心不满。

京圣王朝不是没有孤独终老的皇嗣,这龙生九子,终有一些是连草蛇都不如。

杨少白从容一笑,将面色的阴霾一荡而空:“历来英豪男儿皆是自寻贤妻,哪有等人送上门的道理。”

杨琰眉头蹙起,被说中了秘密。母妃前日就跟他说,等她被封为贵妃就对父皇吹枕边风,让他给自己许一门世家大族的嫡女。

“难道三弟能寻得贤妻,不会是那些只会四书五经,满心举案齐眉的无知少女吧?”他嗤笑道,皇子要想攀附到高贵门楣,也并不如传言中那么容易。

杨少白回眸看向了那缝隙一眼:“那我便与二哥打一个赌,赏灯大典上我定取得夏大小姐的信物。将来,非英国公府嫡女不娶!”

杨琰心惊,英国公府可不是当年那炙手可热的公府。如今老公爷逝世,旧部被夏崇驱散,换上了自己的一帮平庸之辈。父皇已有了拔除之心,这娶英国公府的女儿,无异于找死!

“二哥休要露出这一副惶恐的样子,你心里不也觊觎过她吗?”杨少白目光一凝,“英国公府今非昔比,但虎老余威在,何尝不是千钧之力。”

杨琰吞了口唾沫,眸中微颤。

“恒王殿下莫要口气这般大,这满京都谁还不知夏大小姐爱慕的是景王殿下。为窥视殿下伟岸身姿,甚至失足落水。方才在庭前,她刻意撇开主子的解围,这便是少女怀春,欲拒还迎呢。”

说话的人嗓音尖细,透着一股子阴阳怪气。

“小安子你怎么说话的,夏大小姐那是失足落水,本王不过凑巧从那里路过。害得人家被嗤笑,说起来还是本王对不住人家了。”杨琰口中说着抱歉,语气中却万分得意。

杨少白垂眸不语,陷入了深思。

方才庭前的夏浅雪,言辞拒绝了风口浪尖上的解围,看都没有看杨琰一眼,绝不可能是什么欲拒还迎。她目中自有韬略,绝不是那种少女怀春,只想儿女情长的人。

“多说无益,赏灯大典,自见分晓。”杨少白潇洒拂袖而去。

杨琰回眸瞧着他,唇角得意轻勾也是跟了出去。

另一处暗角,清冷眸光是将一切也都看在眼底。

“都说皇族公子傲慢自负,今日一见果然不假,这才第一次见,他们就拿大小姐打起赌来了!”婉儿气得连连跺脚。

夏浅雪目无波澜,没有一丝怒意,唇角轻勾:“有趣。”

“有趣?”婉儿瞪大了眼珠子,被人玩弄在鼓掌间,当畜生一般做赌注,这还有趣?女子私物可不能轻易许人,否则便是不贞不洁,不知检点!

“既他们这般高傲,我便将他们的高傲踩在脚下,这难道不够有趣吗?”夏浅雪凤眉轻扬,目中饱含深意。

前世赏灯大典,她因窥视景王污名被赵氏留在家中。因此才给了夏飞瑶以嫡女身份亮眼人前的机会,赵氏也得以在万千人面前展露国公府主母的威仪。

今世,她们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