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罗刹倾天下全文免费阅读 夏浅雪杨少白小说大结局无弹窗

《嫡女罗刹倾天下》 小说介绍

主角叫夏浅雪杨少白的小说叫做《嫡女罗刹倾天下》,本小说的作者是大米饭写的一本古代重生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姐姐,爹命我亲自来催你,你还要耽搁吗?若不想上堂参加封妻之典也无妨,我这就去回说姐姐身体抱恙,实在来不得了。”夏飞瑶冷声一笑,带着一帮莺莺燕燕就要走。夏浅雪冷冷凝视着她,脑海里不禁闪过她的那些谋害算…

《嫡女罗刹倾天下》 第3章 恶意 免费试读

“姐姐,爹命我亲自来催你,你还要耽搁吗?若不想上堂参加封妻之典也无妨,我这就去回说姐姐身体抱恙,实在来不得了。”夏飞瑶冷声一笑,带着一帮莺莺燕燕就要走。

夏浅雪冷冷凝视着她,脑海里不禁闪过她的那些谋害算计,口蜜腹剑!

“爹命妹妹来请,我自然不耽搁。姨娘封妻,你就是英国公新嫡女,妹妹不必急着摆架子。”夏浅雪话语如针,面上却淡笑如风过无痕,令人看不出她是有意还是无意。

“婉儿,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来给本小姐梳妆,若再耽搁张嬷嬷又要遣人将你打死了。”

张嬷嬷浑身一颤,斜眼偷瞄夏飞瑶,见她目光狠毒瞪着自己,不由得嘴唇发白低下了头。

二小姐千叮万嘱说不要蛮横,在公爷面前要做出温柔恭顺的模样,她险些坏事了。

夏浅雪扫了一眼那帮作恶的奴仆,冷道:“我院里只有婉儿一个奴婢,你们不让她为我梳妆,误了吉时你们休要求饶!”

听到夏浅雪这么说,张嬷嬷手下的丫头婆子脸色一变,纷纷都放开了婉儿。

婉儿如一只被惊慌放飞的鸟儿,奔到了屋中。

“大小姐!”婉儿脸色惨白,如刚从冷水里被捞出来一般。

夏浅雪轻轻按抚她的肩头,目光凌厉的扫了一眼张嬷嬷等人:“别怕,从今往后,无人能再欺负我横柳院的人!”

听到这话,婉儿不知怎的心中安定了许多。但见自家小姐话语如冰,眸中冷冽。这时她才恍然惊觉,大小姐好似变了一个人。

“妹妹不会想在这看着我梳妆吧?”夏浅雪下了逐客令,连同张嬷嬷等人都不客气的扫了一眼。

夏飞瑶咬了咬牙,堂前有许多富贵公子,她才没空多耽搁:“自然不打扰姐姐。”

她领着张嬷嬷等人离去,反身啐了一口,讥讽道:“就容你得意一时,今日之后,我就是国公府唯一的嫡女!”

鞭炮齐鸣,锣鼓响动。

一袭红毯从正堂一路铺展到门口,只见婆子托着一位披着大红盖头的女人走了进来。一时间,众宾欢呼,场子如被点燃般狂欢雀跃起来。

京圣王朝礼制规定,扶正妾身皆从婚俗,意指妇人以正妻之礼再入门,从此便被封为正妻。

“感谢在座诸君百忙之中来公府欢宴,招呼不周之处还望多多海涵!”

高台之上站立一人,浓眉大眼,胡须黑长,年纪不过三十来岁,身着长袍是意气风发,喜上眉梢。

他正是英国公府的公爷,夏崇。

“爹,女儿给您敬酒,祝您跟娘百年好合,白头偕老!”夏飞瑶笑起来甜美可人,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可爱俏皮,“这两个蟠桃是女儿托舅舅从长白山运回,女儿知爹政事繁忙特送给您滋补身子。”

“还是你懂事。”夏崇喜笑颜开,亲手扶起这个小女儿。

夏飞瑶噘着嘴就往爹的怀里钻,笑道:“不知姐姐给爹备下了什么贺礼,爹您可不知道,姐姐在府里天天说爹英明,满是敬意,想必给爹的礼要胜我百倍呢!”

夏浅雪坐在席中,眉头轻敛。

她记得前世封妻典前,张嬷嬷来告诉她说爹吩咐一切从简不必备礼。她便真的没有备礼,在千百宾客前丢了大脸,甚至有宾客说她小肚鸡肠见不得姨娘上位。

“雪儿,你的礼呢?”夏崇望着席中人,确有几分期待。

“礼自然是备下了。”夏浅雪轻声低语,听不出任何感情。

夏飞瑶脸色一僵,瞥了一眼在边上颤颤巍巍的张嬷嬷。昨夜明明吩咐她去传话,怎的夏浅雪还备下礼了?

“女儿心想无论是补益的蟠桃,还是名人的书画,终究不过是外物。爹大喜之日,不可用易得的外物来表女儿的敬意。”夏浅雪棉里藏锋,不动声色的就讽刺了夏飞瑶的浅薄。

夏飞瑶心中愠怒,冷笑道:“姐姐话说得这般自信,那妹妹倒想见识见识,姐姐用什么好物来孝敬爹了。”

满座宾客彼此交头接耳,尽是看热闹的神情。

“都说英国公府这大小姐愚钝蠢笨,针扎到身上都不会喊一声疼。她能有什么别出心裁的礼,别是一场乌龙笑话吧?”

“谁说这大小姐蠢笨了,五年前她借着亲娘的病诬陷赵夫人见死不救。辛亏公爷英明没信她的诡计,难为她生得这般美若天仙,实则是心如蛇蝎啊。”

“也不知是不是老天有眼让她们母女遭了报应。要不是那位夫人死了,今天封不了新夫人,也许就想循环注定啊。”

宾客议论纷纷,看着夏浅雪的脸色都渐渐鄙夷起来。

五年前的事竟传得如此人尽皆知,夏浅雪淡笑,无奈又凉薄,世人便是如此,总是容易听信谣言。

做了皇妃回来,再看这些官员便如猪狗般愚钝。

他们不知自己口中的赵夫人,为求荣华富贵,出卖了她的夫君,害得夏家满门倾覆!

“姐姐,可快将礼拿出来吧,别误了吉时。”夏飞瑶见婉儿不在她身侧,她又两手空空,心中更是冷笑不停地催促着。

夏浅雪凝望着天空,只见一片碧海般湛蓝,几缕薄云缓缓浮动。但她的眼中却是自信满满,笃定而幽深:“我的礼便是祈求上苍,以赐天降甘霖。”

“爹,姐姐怕不是病坏脑子了,难道姐姐还是再世诸葛孔明能呼风唤雨不成?”夏飞瑶捂嘴轻笑,惹得宾客也是轻笑连连。

夏崇听得阵阵讥笑,脸色一沉:“不舒服便回去休息,在这胡言乱语什么!大好的日子,晴天烈日,你还要装神弄鬼不成!”

夏浅雪被那凉薄目光冷视,心也是倏而沉凉。

娘大病之后便每日烧香念佛,抄诵经书为公府日夜祈福。看来在爹眼里也是装神弄鬼,迷信神灵了。

“公爷这又何必呢,一个小丫头的玩笑之语,你还苛责起来了?”沉稳厚重的嗓音,此人话语一出,满场瞬间噤若寒蝉,没了半点声响。

众人目光寻声望去,只见一个少年,面如冠玉,眉清眼秀,鹰钩鼻子是透出几分咄咄逼人的气势。束发银冠,一袭银白色长衫高贵无比,任谁看了都知此人身份不凡。

夏浅雪喉头收紧,倏而似被一双看不见的大手紧紧扼住。胸膛剧烈起伏不定,浑身上下如被钢针定住,动弹不得!

“景王殿下。”夏崇抬手抱拳行了个礼,“是我这女儿调皮,不过就是一份礼而已,确是我苛责了。”

他瞧了一眼夏浅雪,眼里并没有缓和多少。

“大小姐重病未愈,想必身子还很虚弱,这热闹场子恐冲撞了你,还是早些回去歇着吧。”

那声音雄浑清朗,带着关怀。

夏浅雪呼吸一滞,每一个声音都令她战栗不已。

那嗓音却如暗夜的恶鬼邪魅,正一点一点啃食她的心。

她不愿回眸,怕自己会恶心地吐出来。

前世他也是这般为没备下礼的自己开解,她就是在那时便为眼前的翩翩君子所心动。

“封妻之典,我若离席便是对爹跟夫人不敬,同时也让诸位宾客笑话,说我这国公府嫡大小姐,如三岁孩童般信口开河,我若走了岂不是让国公府贻笑大方?景王殿下是好意,但民女恕难从命。”

夏浅雪语声清冷,静谧而深邃。

小说《嫡女罗刹倾天下》 第3章 恶意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