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溪陆景琰18 前夫先生别想复婚阮溪陆景琰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前夫先生别想复婚》小说简介

作者燕绥编写的《前夫先生别想复婚》,主要人物是阮溪陆景琰。全文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全文主要讲述了:结婚之前,阮溪就知道陆景琰心里有人,但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嫁了。不为别的,只因他也是她心里的人。后来有一天,陆景琰的心上人重回他的怀抱,阮溪以为有了孩子终于能稳固的婚姻,在他们惊天地泣鬼神的狗血爱情面前,轰然倒塌。她义无反顾地选择了离婚。爱了这么多年,赔上了青春赔上了心,还给人家生了个孩子,不能再连尊严也没了。离婚后的阮溪对陆景琰爱理不理,一言不合就开怼。每每见面,陆景琰总是被她气得半死。他抗议她这般粗鲁地对他,她冷冷地笑,陆景琰,你怎么能要求一个失婚妇女脾气好呢?她这样就已经很不错了。可是,他怎么越来越喜欢她了呢?甚至想跟她,重修旧好破镜重圆?…

《前夫先生别想复婚》 第12章 免费试读

在他看来,他肯主动跟她解释并未有过跟夏瑜复合的念头就是在挽留她了,可是她却得寸进尺的上升到了爱不爱她的地步,他能不恼吗?

好啊,既然她执意离婚,那他也不会让她痛快了。

拿过手机来打了一个电话,没好气地吩咐,

“帮我联系她请的律师,就说我要去拜访他。”

连律师都没有,他看她这场离婚官司还怎么打下去。

阮溪弃车而去,打了车返回了苏依的住处。

苏依之前跟她说过,让她这段时间暂时住在这里。苏依的房子是很小的两室一厅,凑合着能住她们两个人。

这房子是之前苏依跟前夫孙涛一起买的,离婚的时候阮溪帮苏依请的律师,极力将这房子争取到了苏依这里,让孙涛净身出户了。

当初在苏依最艰难的时候阮溪出手相助,这也是为什么现在苏依对她倾囊相助。

回了苏依的住处,阮溪觉得现在她的当务之急就是赶紧找一份工作,于是就继续投入了艰难的简历制作中。

对她这样一个一毕业就嫁人,后来又生了孩子沦为家庭主妇的人来说,想要制作出一份漂亮而又吸引人视线的简历来,简直比登天还难。

到最后,她有些心灰意冷。

任何一家公司的招聘,人事部首先看的就是简历,简历上工作经验丰富的人,在优先录取的范围内,可是这几年她哪里有什么工作经验?

她最多的经验就是照顾孩子,最多的经验就是揣摩陆景琰的心思,最多的经验就是学会了怎样从热烈的爱着到心如死灰。

陆景琰在跟阮溪谈崩之后,拿起自己的西装外套和领带也打算离开,然而一活动,手上的伤疼的他皱眉就罢了,胳膊上也觉得有些刺痛。

他进了洗手间脱掉自己的衬衣,发现自己的胳膊上也有大大小小的几块淤青,都是刚刚他扛着那个女人的时候,被她挣扎时用手掐的。

他忍痛重新穿上衬衣,心里狠狠骂着那个女人。

真是可恶至极!

这么多年他怎么不知道她这样粗鲁,先是昨晚当着所有宴会宾客的面打了他一巴掌,今天又对他连咬带掐的,还有没有点女人样?

恼怒的一脚踢开房门,大步离去。

下楼经过父母卧室的时候,他顿下脚步看了一眼紧闭的卧室门,然后冷哼一声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刚刚母亲随陆繁没有任何留恋的离开时,他看到了父亲眼中的伤痛。

然而,对于一个并未将他这个儿子放在心上的父亲,他也不会有一丝的关切。

阮溪在两个小时之后在女儿的幼儿园门口再次与陆景琰相见,她是来接女儿放学的,很明显,他也是。

他经常开的那辆黑色宾利停在一旁的马路上,他倚在车旁打电话。

西装革履,冷峻优雅。

阮溪觉得很讽刺,女儿上幼儿园也有半年多了,从来没见他接送过女儿上学放学,今天竟然早上来送,下午又来接,果真是为了争夺女儿的抚养权下了功夫了。

很是不客气的用鄙夷的眼光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兀自走到了幼儿园门口,站在那儿等着。

她每天来接女儿的时候,都习惯早到一会儿在门口等着女儿,因为她不想让小小的人儿每次都对她翘首企盼,她希望女儿一出来就能够见到她。

不用等待,不用彷徨,不用翘首企盼,不用失落不安。

所以这会儿幼儿园是还没到接孩子的时间的,不过门口也已经聚集了三三两两早来的家长。

阮溪一出现在幼儿园门口陆景琰就看到了,只是,她看向他的那是什么眼神?

嘲弄?鄙夷?

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在陆景琰的印象里,阮溪看他的眼神,向来只有爱慕,迷恋,热切,崇拜,有时候也是平静和清淡,但从未有过任何负面的情绪。

所以被她这么一瞪,他瞬间没了打电话的心情,草草跟那端结束了通话之后,他直接就又拨打了她的电话,想叫她过来,问问她谁给她的胆子用那样的眼神看他。

阮溪听到手机响,从包里拿出来一看,竟然是陆景琰打来的,她看了一眼他站的方向,看到他脸色难看的正瞪着她,她觉得很是无聊,直接挂断了电话,扭头继续等女儿。

陆景琰被她这举动又气到,索性直接收起手机来迈步朝她走了过去。

本来他不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跟她闹的不愉快,毕竟他的形象代表着陆氏,他更不想后院起火陆太太闹离婚的事情被曝光出来,但是她这种态度让他忍无可忍,只好亲自过去抓人。

阮溪回头一看陆景琰朝自己走过来了,心里飞快的权衡了一下利弊,最终选择转身疾步迎着他走了过去,在他走近校门口之前将他给拦了下来,咬牙低声问他,

“你干什么?”

阮溪是想着,他俩一见面肯定还是吵,万一嚷嚷的声音大了,被别的家长听到两人要离婚,对女儿的影响肯定很大。

反正女儿自从上学他这个父亲就没怎么出现过,索性不如就一直让他这个父亲以无比忙碌的形象继续存在在幼儿园老师和其他家长的心中吧。

所以她才主动过来拦下了他。

陆景琰停住脚步,垂眼看向面前这个鼓着腮帮双眼含怒气呼呼瞪着他的女人,然后又看向她身上那身衣服,随即很是轻蔑的笑了一声,挑眉问她,

“你确定你真的要离婚?”

“是!”

阮溪没好气地从齿缝中蹦出一个字来回他,他是听不懂中国话还是怎么回事,她说了多少遍了,如果是关于离婚的事情,请直接联系她的律师。

她本人,对他无话可说。

陆景琰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语气里满满的全是嘲讽,

“你这样一个跟社会脱节五年,没有任何生存技能的女人,离了婚不怕饿死吗?”

阮溪被他这么一番毫不留情的话给嘲笑的眼圈发红,他却依旧在狠狠戳着她的心窝,

“还有,你自己生活都成问题,拿什么养女儿?”

“难道你让我女儿天天跟着你吃糠咽菜过穷日子?跟着你穿这种廉价的衣物?抱歉,那是不可能的,所以你如果执意要离婚的话,我是不会将女儿的抚养权让给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