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轻语左君洐小说90章 苏轻语左君洐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左少蜜许宝贝妻》小说简介

苏轻语左君洐为主角的小说名字叫《左少蜜许宝贝妻》,这是一本别具一格现代言情小说,是作者兔子不吃素的倾心之作,主要讲述了:一场意外,她被他所救,以为他是她命定的英雄,谁知却是注定的噩梦。三年订婚,他给她的只有羞辱,以及反复无常的伤害,让她心灰意冷。死心离开,谁知转眼撞进一个更可怕的恶魔手中明明已经分手,他反而纠缠不休:这个男人是谁?!他怒气冲冲:这可是你主动撩拨我的。…

《左少蜜许宝贝妻》 第14章 他一次也没有碰过我 免费试读

“轻语,钱带来了吗?”容曼玟开口就提钱,苏轻语的心里异常的难过。

苏轻语将手里200万的支票放在了她的眼前,带着鼻音,说道:“这是最后的200万,以后我没有钱再给你还债了。”

容曼玟伸出纤细白皙的手,将支票从桌上捡起,优雅的放进了自己的皮包,又将桌上的一盒烟拿了起来,从里面抽出了一支来,拿起打火机,点燃。

她夹着烟的手很漂亮,苏轻语就继承了这一点。

容曼玟是个天生的气质美人,40几岁的她依旧年轻的像个30岁的女人,白皙干净的脸颊上,不要说皱纹,就是连毛孔几乎都看不到。

苏轻语长的并不像她,除了小巧的下巴和嘴唇相似以外,几乎没有一处再相像的地方。

容曼玟将一口烟雾吐了出来,看着坐在对面的苏轻语,道:“200万而已,就把你为难成这个样子了?怎么?陆易白连这点钱都不愿意给你?”

苏轻语觉得齿寒,错开了与容曼玟对视的目光,沉声说道:“我和他分手了……”

“什么?!”

容曼玟脸色大变,将香烟捻灭在一旁的烟灰缸里,问道:“他甩了你?”

苏轻语不点头也不摇头,她也说不出,到底是被他甩了,还是自己先放弃了……

“总之,我以后再也没钱帮你还债,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说完,苏轻语起身,朝门口走去,她不想再看容曼玟那张对自己彻底失望的脸。

……

出了咖啡店,苏轻语朝着亮黄色的跑车走去。

车里景淳回过头,看向正打开车门的苏轻语。

“你着急用钱,就是为了给里面那个女人?!”景淳语气奇怪的问道。

坐上副驾驶的苏轻语点了点头,道:“景淳,谢谢你,可这200万我可能暂时还不了你……”

景淳将目光从咖啡店里女人的身上收回,脸色有些难看的说道:“我又不急着要你还,不过你刚刚答应我的事……”

苏轻语面露难色,也只好点了点头,道:“我尽量配合你,但我不能保证不被你小舅舅发现。”

景淳脸色瞬间好转,自信的说道:“这个就不用你担心了,我有的是办法糊弄他……”

……

回到顾微的住处,苏轻语连晚饭都没吃,就躺在了床上。

顾凝走进暂时给苏轻语住的客卧,坐在床上,伸出手指在她的胳膊上捅了捅。

苏轻语将埋在枕头里的头抬了起来,看向顾凝,道:“凝凝,什么事?”

顾凝干脆坐在大床上,将苏轻语给拎了起来,看着她红肿的眼睛,问道:“轻语,你和陆易白之间这次到底怎么了?”

苏轻语脑袋发胀,不愿意多说,胡乱应道:“没什么事……”

顾凝一脸纠结的看着她,一种有话要说的样子。

苏轻语注意到了顾凝脸上的表情,疑惑道:“怎么了?你向来都是直肠子,有话不说,这不是你的作风啊。”

顾凝咬了咬牙,道:“今天下午我在机场看见陆易白了。”

“他出差了?!”苏轻语迫不及待的问。

终于泄漏的心思的苏轻语,脸色白了白,是啊,如果他们之间真的没问题,又怎么连陆易白出差的事,自己都不知道。

顾凝一脸同情的看着她,道:“出差倒是没有,只是,我看到他在机场……和一个女人在一起……”

苏轻语的睫毛抖了抖,面上装作平静的说道:“哦……”

说完,又躺回到了床上。

顾凝一脸的怒意,将苏轻语再次从床上拽了起来,说道:“轻语,你到底怎么回事?!你未婚夫在外面都已经有女人了,你竟然连问都不问?你真的一点都不关心吗?”

苏轻语心中酸涩,她怎么可能不关心?可关心又能怎么样?

顾凝继续说道:“这段时间,陆易白的负面绯闻一次次的上娱乐头条,轻语,如果一次两次是误会,怎么可能次次都是误会?”

苏轻语不去看一脸激愤的顾凝,低声说道:“其实……这些我都知道。”

苏轻语不说还好,这么一说,更激起了顾凝的怒意。

顾凝从床上站了起来,夸张的看着她,说道:“苏轻语,你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这种事你也能忍?”

“可我不忍又能怎样?三年了!三年来他从没有碰过我,就连一次都没有,凝凝,你叫我怎么办?!”苏轻语绝望的看着顾凝。

顾凝一脸震惊的看着她,重复道:“一……一次也没有?!”

看着苏轻语无力的样子,顾凝终于安静了下来,坐在她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道:“跟我说说,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苏轻语将头靠在顾凝的肩膀上,说道:“和他在一起,我总觉得是场梦,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一次次的羞辱我,一次次的求我原谅。我一直骗自己,以为他总有一天会安定下来,专心的留在我身边。可我发现我错了,他一次比一次过分,我受不了了……”

顾凝是个性情中人,愤怒的看着苏轻语,问道:“既然是这样,你为什么还要继续跟他纠缠下去?!你一次次的退让,不但换不回他的心,只会让他觉得你更贱而已,轻语,你该清醒了!”

苏轻语脸上的表情纠结,看着还戴在右手无名指上那颗钻戒,仿佛陆易白向他求婚的事,就发生在昨天。

顾凝想将她的戒指取下,却废了很大的力气,也没能如愿。

苏轻语看着自己被顾凝抠红的手指,苦笑了起来,其实戒指的尺寸是有些小的。

这些年来,陆易白根本没把她的一切放在眼里,也包括她手指的尺寸。

……

苏轻语跟医院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她现在的状态是不能给病人做心理辅导的。

坐在床上,苏轻语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手机。

从昨天一直到现在,他连一通电话都没有打过来……

如果说,昨晚苏轻语还对陆易白抱有一丝奢望,那么今天一整天,难道他还没有发现她的离开吗?苏轻语彻底的死了心。

顾凝风风火火的从外面回来,将一张往返机票拍在她眼前。

“今天去跟陆易白说分手,记住,一定要当着众人的面甩他一巴掌,给我狠狠的甩!然后回来,我带你出去旅行,我们去散散心……”

“……”

苏轻语接过机票,抬起头看向顾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