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子归祁宿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苏子归祁宿为主角的小说

《余生执手与你相伴》小说简介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余生执手与你相伴》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达达写的一本穿越架空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秦青是一名医学实习生,在一次医闹中,被打昏迷受伤。穿越到了大璃国,却成了从别人家里逃出来的丫鬟,被生活所迫,化作男儿身在酒楼打杂。穷困潦倒之际被回京的九王爷祁宿出手相助给捡了回去…

《余生执手与你相伴》 讨饶的刘嬷嬷 免费试读

刘嬷嬷几人本来满心欢喜以为这是祁宿给她们的将功赎罪的机会,没想到忙了一整个早晨,得到的却是一句“本王不满意”!

张管家一遍摸着额头的汗一遍等候祁宿的旨意,心想这王爷越来越不好伺候了,以往祁宿一般都是做什么吃什么,不会这样挑剔的。

苏子归听到祁宿的话心中乐开了花,但是想到他刚才那样说,原来只是逗自己,在心中傲娇的小小的“哼”了一句。

祁宿看着苏子归那小小得意的样子,心里不知怎地像是吃了蜜一样,甜甜的。想到只是帮她惩罚了一下下人就这样高兴,还真是好哄。

看着跪在地上讨饶的刘嬷嬷等人,本来想要大事化小的祁宿果断选择按家法处置,并道:“张管家,将今天上午的活干完,就给下人们放半天假,而你在这一天之内,必须找到五个厨子来填补空缺,否则家法伺候。”

张管家擦擦额头的汗,连连答是,但是还是不死心的问了一句:“是府中全部下人,都放假吗?”

祁宿看也不看他一眼,带上苏子归就出门去,答道:“全部。”

张管家只好按照祁宿的意思去办,不敢耽搁。这一日之内挑选五名厨子可不是个简单的活,之前府中选厨子都是经过好几轮的比拼,最少得三天才能决定是否可录取,这一日之内就将厨子全部招齐,可是个难事。

话说这祁宿平时确实是不计较吃什么的,况且只要是祁宿的膳食,府中的厨娘都是尽心去做的。当初在边关带兵打仗,他便和士兵们吃一样的饭菜,有时候粮草供应不及时,吃树根或者挨饿都是常事,所以他一直对吃食不计较。

但是这次为了苏子归,他还是发落了那几位厨娘,只为博得美人一笑。只是祁宿并没有发现自己其实还是有做一个暴君的潜质的。

经过早上一事,苏子归是万万不会再吃刘嬷嬷等人做的饭菜的,她就是这样子的性格,对于讨厌的人,一点好脸色都不会给的。正想等着祁宿吃完之后,自己再去厨房给自己随便做点什么填饱肚子,就见祁宿将自己带出了府。

苏子归还是第一次穿着女装跟祁宿一起出门,而且并没有蒙面纱。

苏子归来到古代还没有出门逛过街,除了上次祁宿带她去参加那个游园会,她便不曾有过机会出府逛街。现在祁宿带她出来,她好奇的东看西看,不知道多开心。

祁宿看着她雀跃的样子,心里也很开心,但是现下两人都饿着肚子,还是先去找个地方吃饭要紧。

祁宿带着苏子归七拐八拐进了一个窄小的胡同,走到一家小小的门前,上面只有一块板额,上书“一碗面”。

苏子归看着这小小的院落,不像是一家饭店的样子,倒像是寻常百姓的家里,十分纳闷。

祁宿也不解释,带着苏子归就进了门。

正在一旁忙碌的店小二看到有人来,出来招呼,道:“二位客官吃点什么?如果是第一次来,可到柜台处查看菜单。”

不像寻常店小二那样热络,但是却也不失礼数,倒像是恭敬。

祁宿看起来和这里十分熟悉的样子,直接道:“两碗阳春面。”

苏子归看着祁宿,也不反驳,他点什么自己就吃什么。她总觉得祁宿的行为很诡异,但是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

店小二对祁宿和苏子归略一点头,便下去准备。

苏子归想着祁宿挑挑眉,也不说话,祁宿只是宠溺的笑笑,给自己和苏子归倒了杯茶,丝毫没有解释的意思。

只是他们俩都没有觉得苏子归现在坐在祁宿的对面和他一桌吃饭有什么不对,也没有觉得祁宿给苏子归斟茶有失身份,仿佛合该就是这样。

面很快就上来,苏子归闻着面的清香,不由得食指大动。,也没有了询问祁宿的心思,如果他想和自己说的话,自然就会说的。

苏子归拿起桌子上的筷子迫不及待的就夹了一口面往嘴里放,瞬间就被烫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祁宿一看,让她赶紧吐出来,但是苏子归还是忍痛嚼了嚼咽了下去,才喝口水给口腔降降温。

祁宿看着苏子归无奈的摇头,不知道说她什么好。但是看着苏子归被泪水冲刷的愈加明亮的眸子,心里一阵悸动。

苏子归把舌头吐出来,看着上面被烫的起了几个水泡,心中哀怨,果然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下再想的面到自己嘴里也尝不出什么味道了。

苏子归带着幽怨吃完这顿饭,坐在一遍等着祁宿。

祁宿看着苏子归现在和刚刚出府时雀跃的样子大相径庭,开口道:“今日本王无事,还想带着你到处逛逛,看着你现在这个样子,恐怕也是无心逛街了,那咱们还是回府吧。”

说罢,将银子放在桌子上,转身就要离开。

苏子归听着祁宿这样说,眼睛瞬间就亮了,连忙追上去,道:“真的吗?真的去逛街吗?我愿意啊我愿意我愿意!”

祁宿见苏子归又活泼了起来,勾唇一笑,脚下不停,直接走出了巷子。

苏子归迈着小短腿努力跟上,对着祁宿狗腿道:“王爷您真是个大好人,奴婢对您的崇拜犹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又如……”

祁宿听着苏子归的夸赞感觉十分受用,虽然知道她这是为了什么,但是还是很高兴。苏子归此时因为舌头被烫,话说得有些不利索,看起来十分可爱。

看着苏子归这个样子,祁宿就想逗她,看着她还是没有住嘴的意思,直接开口打断道:“刚才吃饭,是爷给的银子,这笔账你打算怎么还?”

苏子归愣在当场,一脸的不敢置信,堂堂的一个王爷,带着女孩子出来吃饭,还要问女孩子要饭钱,这是多么的不是男人!

但是苏子归现在还是没胆子说出这样的话的,只好小心翼翼道:“那敢问王爷,这一顿饭是多少钱呢?”

祁宿摸了摸下巴,思索道:“一碗面十两银子吧。”

苏子归惊讶的嘴巴都能塞下一个鸡蛋了,愤愤不平道:“可是我刚才看着你给了也就一两银子而已!还是因为你没有更小的钱了!”

祁宿忍住笑意,说道:“刚才在店里确实是没有这么贵的,但是你过了这么就还是没有要给钱的意思,那我只好加利息了。这利滚利,就变成十两银子这么多了。”

苏子归看着祁宿一脸纠结的表情,真想一巴掌拍死他,但是忍了忍,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大吼道:“高利贷都没有你这么滚得!我没钱!要钱没有!要命也不给你!”

祁宿十分纠结的想了想,突然不怀好意道:“那只好在你身上得到些什么作为补偿了。”

苏子归立刻双手抱胸,紧张道:“你想干嘛,我告诉你你可被乱来啊,不然我喊非礼引来了人,让别人看到大名鼎鼎的九王爷竟然是个屑小之辈恐怕有辱王爷尊严……”

苏子归还没有说完,就觉得腰带一动,心中一慌,还以为祁宿真的在大庭广众之下将自己的腰带扯了开来,正想大喊,就见祁宿提着自己腰间的玉佩来回晃悠。

知道自己想多了,苏子归先是自己闹了个大脸红,但是随即道:“这是我从小带到大的东西,不能给你,你可以选个别的。”

祁宿邪魅一笑,问道:“我看你身上除了这个玉佩之外,没有什么别的装饰品了,难不成,你是想以身相许?”

苏子归这次真的是脸红到的了脖子根,连耳朵尖尖都红了,看的祁宿想咬一口。

苏子归无奈,只能道:“那你不能在我的月钱里扣吗?”

祁宿讥笑道:“就你那点月钱,每月扣光都够你还个十年八年了。你万一在这期间跑了怎么办?”

苏子归无话可说,只好翻翻白眼,不想和祁宿说话。

本来还以为祁宿带自己出来吃饭,对他好感倍增,没想到却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真是可恶!

虽然苏子归对于这个玉佩没有什么感情,但是原主一直珍藏着它,以至于在几经辗转之后还是完好的保留着,自己就想好好替她保管,但是现在被祁宿拿走了。最起码在祁宿手中,这个玉佩还是完好的吧。

祁宿拿到苏子归的玉佩,心中大喜。知道苏子归现在心中定然不喜,对于苏子归在街上看中的东西,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全部买下来了。

后知后觉得,祁宿发现男人的眼神都不由自主的往苏子归身上瞟,还听到有人称赞苏子归的容貌和身材,这让他十分火大。

如果可以,他想将这些男人的眼珠子挖出来!

想想也是自己没有考虑周到,往常苏子归都是女扮男装跟着自己出来,今天是他疏忽了。

看着身边男人如狼似虎的眼神,祁宿再也没有了带着苏子归逛街的心情。走到苏子归身前,将她手中的东西拿过来,拉着她的手就走。

苏子归逛得正开心,还想多买点什么好解自己玉佩被夺之恨,却见祁宿怒气冲冲的过来将自己拉走,还以为是自己买的太多而让祁宿生气了,心中暗道祁宿小气。

祁宿生着气,迈着步子就走,根本没有注意到苏子归跟得上跟不上,也没有注意到苏子归迈着小短腿跟着吃力的样子。

苏子归忍无可忍,终于爆发了小宇宙,将祁宿拉着自己的手一甩,停下大口喘气道:“老子不跟你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