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再嫁给总裁完整全文阅读 安然萧御结局无删节

《重生之再嫁给总裁》小说简介

《重生之再嫁给总裁》是由作者夏姐姐所著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重生之再嫁给总裁》精彩章节节选:"十年前,男人带着极浅极艳的笑,将她从噩梦般的小巷救下,也在十六岁的安然心中,留下了永远的烙印。A市,世人皆知萧家萧御权势只手遮天,还有位爱他如命的贤内助。安然苦笑着摇摇头,所有人都知道她爱他,只有他自己不知道。撞了十年的墙,却还是被他弃之如履,于是安然终于明白,两个人的世界里,不爱就是不爱,他对她,从未仁慈。"…

《重生之再嫁给总裁》 不醉不归 免费试读

被秦心一说,安然有些幽怨地白她一眼,略有无奈地耸耸眉头,顺手就拿起开瓶器。

“啪”的一声,啤酒瓶盖被她成功撬开。

“给。”安然将开好瓶盖的一瓶啤酒递给秦心,清淡的目光从那笑颜扫过,声音不冷不淡地说道,“今晚你陪我不醉不归吧,我最近些天,真的太苦闷了。”

话落,手中的那瓶啤酒又被撬开了瓶盖。

掠视她一眼,安然率先端起酒瓶,仰头就猛地灌了几大口。

浓郁的啤酒味在空气中蔓延,秦心眼神呆滞地望着她,良久,幽幽地问道,“安然,你跟你爸爸吵什么了?”

秦心顺势往沙发上来了个惬意的葛优躺,明眸直盯盯地望着她,眼里尽是疑惑。

安然撇撇嘴,拎着酒瓶往她的身边侧身一坐,转眼就直盯着她的侧颜,声音清沉道,“因为萧御。”

“萧……萧御?你们怎么……怎么就因为萧御吵起来了呢?”秦心有些震惊,她没有想到一个萧御,居然还能在他们父女间掀起惊涛骇浪。

安然嘴角一撇,扬起一抹苦笑。

秀眉蹙了蹙,安然不紧不慢地说道,“因为萧御他,拿了一份佣人合同逼着我签,我回家质问我爸爸,结果他居然还劝我签,说这样对安氏以后的发展有好处。”

“什么?你爸爸居然……居然要让你做他的佣人?”一听她的话。秦心也不淡定了,明眸一瞪,语气森冷地追问,“那萧御呢?他为什么要找你做佣人?他这是要玩哪一出?”

“呵!大概是有钱的太子爷爱玩的把戏吧,没准是想耍我,或者……”

话语一顿,安然的眉头拧得更紧了,脸色也越发的难看。

他简直就是恶魔转世,这一辈子还是要来戕害我的吧……

安然神色黯然,只是眉梢间隐隐地透出一丝怒意。

见她脸色一阵白一阵青,秦心咕噜咕噜地喝了几口啤酒,将酒瓶往茶几上一放,扯着嗓子一本正经地说道,“安然,你放心,你要是喜欢萧御,我一定会帮你忙的。

再怎么说,人家也是萧氏的总裁,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结婚对象,你要是能跟他一起……那……”

“别说他!”秦心的话都还没说完,突然就被安然冷漠地打断。

一转眼,见安然绷着脸,一副愠怒的模样,秦心反而有些匪夷所思了。

“你……你难道不是喜欢他吗?”

秦心不识好歹,还忍不住幽幽地多问了一句。

话语一出,安然眉眼骤沉,眼神变得十分的犀利,浑身上下都散发出慑人的气场。

“行行行,那先不说他了。”秦心立马闭嘴,无声地端着酒瓶优哉游哉地小口喝酒。

眼睛余光不时偷瞄安然,见她睫羽轻颤,秦心眼中泛起疑云,迟疑好几秒,秦心终究还是抑制不住内心的好奇,低声询问,“安然,你跟那个萧御……是不是有什么过节啊,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对他很抵触?”

“没有!”安然否认得斩钉截铁,可她的表情却出卖了她。

幽怨,愤懑,还有一种淡淡的忧伤……

秦心望着光线照耀下的清丽小脸,眼中流露出一丝担忧,深吸口气,口吻清淡地说道,“安然,我跟你这么多年的朋友了,你有什么心事,我难道还看不出来吗?这个萧御,你跟他也没见几次面吧,可是你们这么快就有上这些交集了,而提及他,你就是这种态度……你们之间,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哎呀,没有,我说没有就是没有。”

安然扭头看她,即便她强迫自己与秦心的眼神对视,可心虚的她还是没能完美地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

脸部肌肉不经意间轻微抽动了一下,安然立马扭过头,再次强调,“我跟他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越是强调澄清,就越是欲盖弥彰,秦心知道眼下无法逼迫她承认任何事,唯一能做的就是附和她,陪她静静地喝上点小酒。

“好好好,是我多心了,来,别想了,喝酒吧,可是你说的,今晚不醉不归的。”秦心一仰头,一口气就将剩下的半瓶啤酒都给喝完了。

两个女人倚在沙发上,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茶几上平均每隔半小时就多了一个空的啤酒瓶,战斗力也是很惊人。

“哎,不能喝了……我真的喝不下了。”安然小脸酡红,水眸隐隐地闪现光芒,可又多了几分迷离。

听到她的话,秦心一脸鄙夷地揶揄她,“你真的太不行了,才喝了这么点就喝不下去,都还没醉呢!”

“你看,你看……我都脸红了吧,我真的快醉了,我要回家了,我想睡觉……”安然声音哑哑地回了句,脑子里开始混乱,上一世的各种情景好像电影画面交错闪现。

突然间,萧御的冷峻脸庞在她的脑子里定格,她脸一沉,瞬间感觉心口好像被细细尖尖的针扎了一下。

“我……我要走了。”安然身子踉跄,扶着沙发站起来,眼神有些迷离地望着前方,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苦笑。

见状,秦心立马放下手中的啤酒瓶,一步上前伸手搀扶她,嘴上还忍不住埋汰,“哎呀,你都喝了这么多了,走路都快不稳了,还怎么回去啊,今晚就在这里休息吧。”

说罢,她想要将安然拽回沙发上躺下,可安然十分的不配合,用力推搡了一把,秦心险些就往一旁摔倒。

“我没醉,我要回家。”安然如孩童般喃喃,“我这么好的酒量,怎么可能会醉?想当年,我跟他一起喝酒,我永远都是第二个倒下的,呵……”

迷离的目光瞅着秦心的脸庞,脑子里却是浮现出上一世的各种场景,她跟萧御一起喝酒的画面让她记忆尤为深刻。

萧御的酒量不好,两人一起多喝了几杯,他就醉倒在她的面前了。

就在她沉湎于上一世的记忆中时,耳畔突然飘起了一阵急切的手机**。

“有人找我,一定是我妈打来的,我妈最疼我了,她一定是担心我了……”安然抬手摩挲了一下脸颊,很努力地抬起眼皮看向秦心,幽幽地命令着她,“我的包包,帮我拿手机。”

秦心一转身,瞅着沙发上的那只米白色包包,伸手就从里掏出了她的手机。

安然瞅着手机屏幕上的那个陌生来电,狐疑地皱起了眉头。

“这人是谁啊?我不认识呢。”发现不是安母的来电,安然好像泄了气的皮球,眼底闪过失望与落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