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不好惹冷素夕赫连城 by花涧溪完整在线阅读

《萌妻不好惹》 小说介绍

完结小说《萌妻不好惹》是花涧溪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冷素夕赫连城,内容主要讲述:“什么?赫连城你给我说清楚……”白惠尖叫着扔了手机。冷素夕仓皇地逃离了旅馆,她孤身走在街道上,明明只是初冬时节,而她浑身是止不住的寒意。眼泪模糊了视线,周遭不断传来车子刺耳的鸣笛声,她痛的心脏痉挛,抱…

《萌妻不好惹》 你伤到了哪里? 免费试读

“什么?赫连城你给我说清楚……”白惠尖叫着扔了手机。

冷素夕仓皇地逃离了旅馆,她孤身走在街道上,明明只是初冬时节,而她浑身是止不住的寒意。

眼泪模糊了视线,周遭不断传来车子刺耳的鸣笛声,她痛的心脏痉挛,抱膝蹲在地上。

天骏哥!她遥不可及的一个梦想,只是这个梦破碎地太快,令她难以承受这份毁天灭地的打击。

“素夕!“”身后隐约传来陆天骏焦虑的低喊。

“素夕,危险,站在那里别动。”

“你为什么不肯听我说?白惠跟我早就……”

冷素夕害怕听到他的声音,不顾一切地站起身朝前跑,也不知跑了多久,穿过多少巷子,最后双腿承受不住身子朝地下跌去。

“冷素夕!就这么难过吗?”赫连城及时出现,将她一把捞进怀里,低沉的语气夹杂着难以琢磨的怒气。

这一刻,凝着她布满泪珠的小脸,他忽然有些于心不忍。

亲手将她的爱扼杀,是不是太过残忍了?但长痛不如短痛。

“赫连城……他不爱我了,不爱了……呜呜呜……白惠回来了……”冷素夕哭成了泪人,在他怀里嘤嘤低泣。

赫连城沉默不语,只是将她抱在怀中。

“唔……不要。”冷素夕忘记了伤心,面对他的侵略,满眼只剩下惊恐。

“宝贝很难过?让我好好疼你?”

“不!放开我,赫连城……你**。”冷素夕追悔莫及,原以为他是她的避风港,却忘了他还是夺她清白的恶魔。

赫连城在她心里所处的地位,是微妙的,连着她自己都分不清楚。

“素素,是这里痛吗?告诉我……”赫连城改变策略,以极其温柔的口吻询问。

“乖女孩,别哭了,他不爱你,还有我爱你。”

冷素夕吓得浑身打了个冷颤,“赫连城……我已经没事了。”有些哭笑不得,他居然用这样邪恶的方式来安抚她受伤的心。

“宝贝你没事,我现在问题很严重。”赫连城低哑道。

“啊。”冷素夕小手一个哆嗦,惊惶地看着他。太夸张了,这男人怎么能随时随地地**。

赫连城挑逗性地勾起她的下巴,“怕么?这可都是你的杰作,你得负责安抚它。”

“你**,根本不关我的事。”冷素夕又羞又怒,因为要应付这个恶魔,心底的伤痛也被抛到九霄云外。

气鼓鼓地说完说,想要溜之大吉。

“你杀了我算了。”冷素夕毫不畏惧地闭上眼,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可素丽的小脸吓得惨白惨白。

“杀?没玩够之前,我怎么舍得。”赫连城于心不忍,无奈之下一把拉起她的身子。

冷素夕不敢置信,他就这样轻易放过她了?可还没感激多久,整个人就被强行抵在墙壁上。

“发生了什么事?这么难过?”享受的同时,赫连城不忘一副好心的样子问她。

冷素夕眼底划过一丝落寞,苦涩地牵了牵唇,“我刚刚哭的样子,是不是很丢人?”

“那倒不是,流眼泪是女人的特权,只是我希望,从今往后,你这双眼睛只能为我一个流泪!”赫连城霸道地稳住她的眼眸,如此宣誓。

“赫连城……你究竟是谁?”素夕在心底问,明明他的出现扰乱了她的一切,可最后黯然神伤的时刻,是这个男人给予了她最大的温暖。

夜色深沉,两颗寂寞孤独的心慰藉着彼此。

“吃饭了没有?”赫连城替她整理好凌乱的衣裳,低沉着嗓音问。

冷素夕轻轻摇头,摸了摸干瘪的小腹,这几天她根本吃不下任何东西,无时无刻不想着会被丢弃,如今等到了结果,心反而是从未有过的安宁。

“女人,你敢饿坏我未来儿子?”赫连城故作恼怒地斥责。

“孩子?”冷素夕吓得一颤,他们做过很多次,但每回他都做了防范措施。

赫连城朗声笑了笑,桀骜地问道,“冷素夕,是不是真想要给我生个孩子了?”

“你做梦!”跟他混熟了,冷素夕的胆子也渐长不少,抡起粉拳就砸了过去。

赫连城将她抱了个满怀,“冷素夕,从现在起,必须给我认真吃饭,如果不听话,我会在床上好好收拾你。”

说着,将她打横抱起塞进路边的车里,一路狂飙至某个高级餐厅。

他一番言语虽然下流,但不乏关切的意味。冷素夕听了,心底暖暖的,只是苦涩地笑了笑。

第二天,冷素夕精神恍惚,还没从陆天骏变心的阴影里走出来,后母徐美罗打来电话,告诉了她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

“素夕,你爸爸被警察抓走了,说是涉嫌不正当买卖……”

冷宅,人心惶惶。

冷家少爷冷莫天和千金冷白月在客厅不断地打电话给父亲的旧友,只是事情牵扯过大,没有任何人愿意出手相帮。

徐美罗远远地瞥见素夕赶来的身影,“怎么样?见着你爸爸了吗?这件事到底严不严重?”

冷素夕魂不守舍,眼里一片死寂。

刚刚在警察局里,她拿出陆家未来少夫人的身份,也只是简单地看了父亲一眼,根本没有机会说话。

“素夕,你未婚夫是陆天骏,相信一定可以将爸爸救出来的对吗?”姐姐冷白月希冀地看着她。

“二妹,爸爸养你这么多年,你可千万不能让他出事。”冷莫天也殷切地说道。

平日里,这兄妹二人从没把冷素夕放在眼底,即便她即将嫁给了陆天骏,在他们眼里,飞上了枝头也变不成高贵的凤凰。

冷素夕坚定地告诉他们,“妈,哥哥,大姐,你们放心,不管用什么方法,我一定会将爸爸救出来。”

素夕怀着复杂沉重的心情回到陆宅,陆天骏不在,陆夫人和陆若婷已经坐在客厅里,似乎等了她很久。

“你爸爸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牵扯重大,如果陆家出面,整个陆氏集团会受到不可估测的牵连,你该知道,陆家世代不惹官绯……”

“伯母,我只是回来拿我的东西。”冷素夕忍不住打断她,而后静静地上了二楼。

果然,不该对他们抱有希望。

男友的背叛,父亲生死未卜。

冷素夕一颗心早已痛的麻木,她神色平静,静静地忙碌着。

再见了!

一场浮华虚假的豪门梦。

冷素夕收拾好行李走下二楼,陆夫人和陆若婷两道身影蓦地出现,挡住了她的去路。

“冷素夕,箱子里装的是什么?”陆若婷冷冷质问。

“一些旧衣服……”冷素夕平静地回答,旧衣服,还有她的回忆,五年来的点点滴滴。

“打开我看看,会不会拿了不该拿的。”陆夫人挑眉命令。

冷素夕气急,倔强地捂住箱子,“里面只是我的私有物品,你们根本没有权利检查。”

“妈,她越是这样,越有问题。”陆若婷不再多费口舌,伸手就去抢对方的箱子。

几人推柜拉扯间,冷素夕脚下一个不稳,整个身子直直滚下了扶手楼梯。

“啊。”她痛呼出声,狼狈地趴在地板上。

“素素!”耳边传来一个男人万分惊恐的低吼声。

冷素夕浑身剧痛不止,感觉被人扶起,她努力地睁开眼去看,可眼前白茫茫一片,接着陷入极致的黑暗。

陆夫人脸色微变,忙三步并作两步走下楼梯,“自己不小心跌倒,你大呼小叫什么?”一句话先发制人,让冷素夕无从反驳。

陆若婷见到来人,心底划过一丝莫名的慌乱,“赫连哥?你怎么来了?”这个男人,从来不会轻易踏足陆宅,刚进门就撞见他们的家庭纠纷,定会留下不好的印象。

哪知道赫连城根本没有正眼看她,墨黑的瞳孔渗满了怒气,他弯下腰,将冷素夕抱入怀里,“素素,你怎么样?”

因为太过担忧,他直接喊了她的小名。

“赫连哥?你叫她什么?”陆若婷恍惚以为自己听错了,呆呆地看着男人亲昵地抱着女人,全然的呵护神色。

听见那再温暖熟悉不过的男声,冷素夕原本冰冷的心划过一丝暖意,不敢置信地问,“是你吗?赫连城?”

此时此刻,她才幡然醒悟,她在心底早已对这个男人产生了不可抹掉的依赖感。

“是我,素素,告诉我,你伤到了哪里?”赫连城眼底的焦虑挥之不去,握住她冰冷的小手轻声问道。

冷素夕思虑片刻,只是拼命地摇头示意自己没事,她一把推开他,挣扎着站起身,开始整理被撞开的行李箱。

赫连城是陆若婷的未婚夫,不属于她,她根本不能再奢望去依靠这个男人了。

他们的相遇,就当是一场荒唐的梦,如今梦醒了,而她也该清醒。

小说《萌妻不好惹》 你伤到了哪里?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