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子归祁宿小说余生执手与你相伴完整版在线阅读

《余生执手与你相伴》小说简介

完结小说《余生执手与你相伴》是达达所编写的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苏子归祁宿,书中主要讲述了:秦青是一名医学实习生,在一次医闹中,被打昏迷受伤。穿越到了大璃国,却成了从别人家里逃出来的丫鬟,被生活所迫,化作男儿身在酒楼打杂。穷困潦倒之际被回京的九王爷祁宿出手相助给捡了回去…

《余生执手与你相伴》 你脱我衣服做什么? 免费试读

苏子归张皇失措的跑着,后面的人紧紧地追着。

她这叫什么事儿啊,以前还在学校的时候,苏子归没少看穿越小说,别人再不济,穿越过来也是个王妃啊,公主什么的,就她穿越过来这么苦命!

又是鞭子打,又是乞丐追的,她上辈子是做了什么错事!

今儿是初三,京都的街上异常的热闹非凡,听说是大璃国的九王爷从边疆凯旋归来,打道回九王府的日子,队伍是何其的庞大,就连许多文武百官都亲自前去迎接了呢。

苏子归只顾着一个劲的盯着后面的人,丝毫没有注意到前面的状况。身穿官兵服饰的侍卫已经冲着她大吼了好几次‘让开’,苏子归却一个字也没听见。

“疼!——”苏子归的头一下子撞到了抬轿子用的柱头上,又被弹开,一**坐在了地上,捂着脑袋也不是,捂着**也不是。

因为刚刚的撞击,抬轿子的人手也震了震,轿子上的人也感受到了这重大的颠簸。

一个清冷又分外好听的男子声音从轿子里面传出来,“发生什么事了?”

刚才冲着苏子归大吼的男人这会子狠狠地瞪了苏子归一样,吓得苏子归缩了缩脑袋。男人走到轿子前面,规矩的跪下行礼,“回禀九王,是一个叫花子,不知道是哪里撞丧来的,小的们要拦,没拦住,惊了王爷的尊驾,还请王爷责罚!”

“哦?叫花子?”里面的人掀开了轿帘子,往外面看了看,只见苏子归身材娇小的坐在地上。

那双绝美的面容便浮现在了苏子归的眼前。那双深邃的眼眶,黝黑的眸子,高挺的鼻梁,五官若刻,精雕细琢,怕是中国古代的四大美男也比不上他的万分之一!

身后还有一群身穿乞丐装的男人一涌而来,正想要教训苏子归,抬眼看见前面的仪仗,早就吓软了腿,齐刷刷的跪在了地上,重重的磕着头,“九王饶命,九王爷饶命!”

九王?苏子归缓缓放下还在搂额头的手,环顾了一下四周,这庞大的队伍,还有周围跪倒一片的人。

这个九王究竟是什么人?为何众人见了他都跟见了鬼一样?

那个乞丐刚刚叫他九王爷,难道,他,他是王爷?

苏子归才知道自己一股脑的跑,没有注意到前边儿的情况,这下可好了,她又摊上事儿了。苏子归初来这个时代,头一天就撞上了一个王爷,是该说她运气好还是该死呢?

“完了完了。”苏子归在心底念着,发现自己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坐在地上。

她赶紧跪了起来,磕了两个头,“王爷,对不起。我……小人刚刚是被后面这几个男人追赶,才没有看见王爷的尊驾的。王爷您要怪就怪他们好了,小人,小人不是故意的。”

苏子归穿着男装,她努力的粗着嗓子,学着古代男人们说话。

身后的几个男人听苏子归这样一说,害怕得浑身发抖,好像九王真的会听一个小乞丐的话一样,把他们全部打死。

“王爷饶命,小人们再也不敢了。王爷饶命。”

祁宿的眉头微微皱了皱,看向苏子归身后的那群乞丐,个个儿都是人高马大的,竟然在皇土之下欺负一个弱小的小男孩,简直是无法无天。

祁宿开口说道,“带下去,重打二十大板!”

那几个男人一听,吓得魂飞魄散,赶紧磕头求饶,“小人不敢了,小人再也不敢了,王爷饶命,饶命啊——”

苏子归整个人都紧绷了,光那几个男人都被打了三十大板,而她还惊了尊驾,还害轿子上的美男王爷抖了一抖,那她岂不是会被打死?

“王爷,那……这个小乞丐要怎么处置?”侍卫问道。

祁宿的目光这才落在苏子归的身上,“这小乞丐怎么样娇小……?怪可怜的,一起带回去吧。随便在王府给他个差事儿,救人一命,也算是为本王这次回京接风了。”

“是。”侍卫答道。

却见苏子归还一直傻愣着没说话,赶紧推了推她,“还不快给王爷谢恩。”

苏子归这才回过神,磕着头谢九王的不杀之恩,“谢谢王爷,多谢王爷。”

侍卫不屑的看了一眼一呆二傻的苏子归,这小子,冲了王爷的尊驾,还能在王府里面谋取个好差事,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狗屎运。侍卫心中想到。

富丽堂皇的九王府,自城东一角的小花园子里起,再至西边的荷塘修建止。巍峨严峻的站脚在了京城之中。王府华丽的程度,可见这九王极其得圣上心意,苏子归怎么也没想到,她就因为两个肉包子,从肮脏的柴房一下子住进了这么华丽的九王府。

“欸欸欸,说你呢,小子,你叫什么名字?”张管家看着满身脏兮兮的苏子归皱着眉头说道。

真不知道王爷是怎么想的,竟然从路边捡了一个叫花子回来,还这么瘦小,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能做什么力气活儿?

苏子归才反应过来管家是在叫她,“张管家,小人名叫苏子归。”

“苏子归?”管家不禁失笑,“长得跟个娘们儿一样,名字还这么女人气,你说说看,你都会做些什么呀?”

苏子归厚起脸皮,鼓起勇气说道,“张管家,小人会做的事可多了,做饭,洗衣,洗碗……”

“停停停。”张管家听了几句再也听不下去了,“这都什么跟什么,算了算了,你就和周三一起住吧,明天一早起来,帮周三劈柴。”

周三走过来,看着脏乱不堪的苏子归,露出厌恶的嘴脸,“要我和他住?张管家,我不要。这小子凭什么一来就跟我住一起?”

“周三,不想领月钱了是吧?”张管家睇了周三一眼,周三吓得连忙闭上了嘴。

苏子归一路跟着周三去了下人住的屋子,屋子里又脏又臭,一股子男人味,苏子归不禁掩上了口鼻,只见周三一进门就开始脱着身上的衣服,苏子归吓得赶紧背过身去,“你……你脱衣服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