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醋的凌少真可爱》无广告阅读 叶初初凌夜爵小说免费试读

《吃醋的凌少真可爱》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叶初初凌夜爵的小说叫做《吃醋的凌少真可爱》,本小说的作者是五四兔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场意外,叶初初惹上了全市最矜贵的男人凌夜爵,从此白天要当他屋子里的熏香,晚上还得兼职人肉抱枕。这条裙子太短,只能穿给我一个人看!你身上的味道太香,只能让我一个人闻!还有那个小兔崽子,不许对着她流口水!叶初初无语:凌夜爵,那是你儿子!…

《吃醋的凌少真可爱》 第15章 没断奶的孩子 免费试读

“知道认错,就还不算太没救。”凌夜爵对于她这副肯主动低头的态度,还是挺满意的,伸手招了两下,“过来。”

“哦……”

连翻墙逃跑这种事情都被当场抓包了,叶初初这会儿哪里还敢再忤逆他?乖乖巧巧地就走了过去。

她一凑近,身上那股淡似幽兰的清香就直往凌夜爵的鼻子里钻,让他莫名地冒出一股冲动来,想要跟她把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再重温一遍。

他忽然觉得自己疯了。

把这个女人留在身边,无非是为了研究出她可以缓解自己毒发时痛苦的秘密。

至于那天晚上跟她发生关系,也是因为她被人下了药,就当是他给她的回报好了,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小气的人。

可从始至终,凌夜爵也没想过要把叶初初当成自己的情人。

他是东凌集团的总裁,凌家唯一的继承人,怎么能做出包、养女人这么掉价的事,这跟A市那些吊儿郎当的纨绔子弟又有什么区别?

凌夜爵想到这儿,皱着眉头出声道:“往后退两步,离我远一点。”

闻不到那股味道,他总不会再冒出这么荒唐的念头来了吧?

叶·一脸懵逼·初初:“……”

刚才不是他叫她过来的吗?

这个人还敢不敢再反复无常一点!

毕竟他是金主,说的话就跟圣旨一样,叶初初只好认命地往后退。

气味散开去的时候,凌夜爵终于松口气,清了清嗓子:“咳咳……只要你能做到我提的一个要求,翻墙的事情我可以不跟你计较。”

“什么要求?”叶初初立马伸长了脖子,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凌夜爵觉得那股清甜的味道好似又飘过来了,沉着脸色警告她:“注意你的脑袋,距离我已经不足两步了!”

叶·继续懵逼·初初:“……”

她迅速退回到“警戒线”之外,凌夜爵这才把话说到了正题上:“我要你在一个礼拜之内,花光五千万,胆敢留下一毛钱的话,你母亲住院的事情我可就要重新考虑了。”

“你说什么?”

要她在一个礼拜之内花光五千万!

天,她可是连五千块钱都觉得是一笔巨款的人,现在妈妈的医药费又不用她操心,她上哪儿一下子花掉那么多钱去?

“如果你不愿意,我就当你是自动放弃了。”凌夜爵根本没给她思考的时间,转身就朝着屋内走去。

“等等……”叶初初连忙伸手扯住了他的衣袖。

她强迫自己用最快的时间消化了这则信息,在一个礼拜之内花掉五千万,总比让她在一个礼拜之内赚到五千万要容易得多。

大不了,她就拿这笔钱去做点公益嘛,总能花得掉的!

“凌少,我答应,我答应你的要求。”

她的双手还攥在男人的衣袖上面,淡淡的清香好似带着几分难以言喻的魔力,让人不自觉地想要从她身上获取更多。

凌夜爵皱眉瞪了一眼自己的袖子,这回叶初初学乖了,赶紧就松开自己的手,自觉退到五步以外。

嗯,多退的三步是送给他的,她怕自己一不小心又越界了!

凌夜爵有些意外地打量着乖乖站在五步之外的女孩儿,很奇怪,明明是他让她走开点的,可等她真的站远了,他又觉得很不是滋味,像是心里空了一块。

“不过,这几天我能不能先住在学校里啊?”

那道弱弱的声音又响起来,凌夜爵眯着鹰眸“嗯?”了一声,她立马像只受了惊的小兔子一样瞪圆眼睛,开口解释道:“平时我都有课,如果下了课我还要过来这里的话,就花不了那么多钱了。”

凌夜爵不喜欢被人打扰自己的生活,所以当初修建观锦园的时候,顺便把这周围所有的地都给买下来了,附近根本就没有商店。

想到这女人一旦去了学校,他大概得有好几天的时间都不能闻到那股沁人心脾的香味,心头就莫名地一阵烦躁。

再一想,他又不是个没断奶的孩子,离了这股香味,难不成还真就活不下去了吗?

“嗯,可以。”凌大少十分高冷地点了点头,随即又叮嘱她,“不过你要记得,最迟周六晚上,你一定一定要回到观锦园来,否则的话,后果会不堪设想。”

他连续用了两个“一定”,让叶初初不禁有些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原因,周六她才必须回到观锦园来?

她也差点就要脱口而出地问了,想到上次,她好奇合约的期限为什么只有一年,向岩那番公事公办而又密不透风的回答,这才逐渐打消了念头。

管那么多干嘛呢?

反正熬过这一年,她就彻底解放了,以后不用再担心妈妈的医药费,她也能有更多时间做些自己喜欢的事。

“放心吧,我一定不会失约的!”周六她没课,其实早上就能过来了。

叶初初想到那笔令人头疼的大巨款,忍不住又问了句:“对了,凌少,那个钱……怎么才算是花掉啊?”

如果她拿出来偷偷存到许靖儿的账户上,能够蒙混过关吗?

“花掉就是只能你亲手来花,除你之外谁都不行!”

凌夜爵面对公司的那些人精董事们也能游刃有余,这么个小姑娘的心思,对他来说简直太好猜了。

他沉声警告道:“别想着拿去捐掉,或者偷偷转到别人的账户上,我的卡都是经过特制的,钱去了哪里一查就知道。”

叶初初:“!!!”

她仿佛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碎片噼里啪啦地全掉在地上。

早知道还不如不问呢,现在连作弊的路都给堵死了。

凌夜爵看着女孩儿垂头丧气地走回去,唇角勾起了一抹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浅淡笑容。

傻不拉几的丫头,还挺可爱的!

虽然给不了她婚姻的承诺,但至少——他要让她过得好,永远都不用为了钱这种东西而发愁!

——

被抓包之后,叶初初索性也就不再想着回泰国餐厅打工了,回到余管家给她准备的卧室洗了个澡躺下来,开始思考该怎么完成老天爷交代给她的这个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