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主角名叫秦凌唐诗雅 秦凌唐诗雅是哪本小说主角

《横跨千亿光年》小说简介

主角是秦凌唐诗雅的小说叫《横跨千亿光年》,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不二法门写的一本玄幻科幻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横跨千亿光年的银河大帝,执掌百万星辰的星辰之主秦凌,一睁眼,发现自己渡劫失败,魂穿到了一个与他同名同姓的豪门倒插门身上,多了个美艳的老婆本想冷漠处之,潜心修行。谁知岳母冷眼,世人嘲笑。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吃得比猪差,还要处处看人脸色?老婆遭人惦记,父母遭人欺凌?既然如此,唐诗雅,往事我不追究,余生我护你荣光,但有一点,切莫爱我,因为我秦凌,志不在与凡人相恋!…

《横跨千亿光年》 第4章 我来主刀 免费试读

“小志,你怎么了?”老太太惊呼出声。

唐诗雅也吓了一跳,但很快反应过来,连忙蹲身去查看黑衣青年身体状况。

快速查看过后,唐诗雅扭头,看了冷眼旁观的秦凌一眼。

齐恒飞在一旁站着,喃喃开口,“意识昏迷,瞳孔大小不一,伴有呕吐症状,很有可能……真的是脑出血。”

说到最后,齐恒飞也看向了秦凌。

住院医张朝阳、见习医生孙小蝶,还有周围的医生护士也面面相觑,有些难以置信的看了秦凌一眼。

还是唐诗雅先反应过来。

“快送去做检查!”

一群人兵慌马乱的把黑衣青年抬上推车。

……

检查室外。

唐诗雅语速飞快的吩咐张朝阳,“赶快请神经科、内科和骨科的主任医师过来。”

张朝阳点点头,转身跑远。

老太太无助的望着检查室大门,转头抓住唐诗雅问:“医生,我孙子怎么了?”

齐恒飞目光游移。

唐诗雅看了秦凌一眼,然后垂下眼眸,声音渐弱,“您孙子可能是……脑出血。”

一直没有开口的老头,怒容满面,向唐诗雅质问道:“脑出血?你不是说我孙子没事儿吗?”

“我……”唐诗雅开了口,却无从辩解。这本就是她的判断失误。

“孙季平呢?让孙季平赶紧给我滚过来!”老头儿环顾左右,愤然出声。

齐恒飞、张朝阳、孙小蝶听到“孙季平”的名字,面面相觑。

孙季平不是别人,正是他们医院的院长。

老头儿不仅知道他们院长名字,而且说话一点也不客气,显然身份非比寻常。

“我们院长……他今天没来。”齐恒飞小心的回了一句。

“给孙季平打电话,就说是我顾重山找他,告诉他,今天我孙子要是出了什么事,我要他偿命!”

老头儿双拳紧握,满面通红,看上去随时都可能暴走。

唐诗雅、齐恒飞听到“顾重山”三个字,脸色一变。

齐恒飞拿出手机,一开口,声音都有些颤抖。

“我这就……这就给院长打电话。”

孙季平还没到,检查结果就先一步出来。

当唐诗雅拿到检查结果时,感觉心好像一下子坠到了冰凉的湖底。

“怎么样医生?”顾老太太急切的向唐诗雅询问。

顾重山也目光灼灼的看向唐诗雅。

唐诗雅动了动嘴唇,然后坚难的开口:“脑出血比较严重,需要立刻进行开颅手术,清除脑内血块,但是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即使成功做完手术,也很大很可能成为植物人。”

“植物人……”顾老太太身形一晃,向后栽倒时,被顾重山及时扶住。

顾老太太瘫软在顾重山怀里,望着唐诗雅哭着质问:“你不是说我孙子没什么大碍吗?我孙子送来这么久,你也不给我孙子做检查,要是我孙子出了什么事,我跟你拼了!”

唐诗雅眼圈一红,自责的低下头,向两人致歉道:“对不起……”

神经科、内科和骨科的三个主任医师,迅速赶到了医院。

黑衣青年也被推进了手术室。

“王主任,郑主任,李主任,赶快做手术吧。”唐诗雅向三个科主任催促道。

神经科的王主任为难的说道:“开颅我们倒是能开,但血肿部位在脑干位置,那里有许多神经,我们医院只有神经科的庄教授能做。”

“庄教授呢?”唐诗雅急问。

王主任回:“正在赶来的路上。”

顾重山一听,顿时就怒了,“你们是什么医院,居然连手术都做不了?马上给我们安排转院!”

一直躲的远远的秦凌,这时走了出来,对顾重山说了一句,“等不及了,他脑子里出血严重,如果不马上做手术,必死无疑!”

顾老太太一听,哭的更伤心了。

顾重山脸色一变。

齐恒飞张了张嘴,本来想嘲讽秦凌,但又闭上了嘴。

因为他知道秦凌这次说的没错,伤者已经命悬一线。

唐诗雅看着秦凌,恼恨自己不够严谨的同时,又有些怨恨秦凌为什么不多坚持一下。

他是不是就想看我出丑?

秦凌看了看唐诗雅,又扫视了唐诗雅身旁的医生护士一眼,开口说道:“我来主刀,你们协助我。”

此言一出,手术室外的众人都愣住了。

唐诗雅眨了眨眼,以为自己听错,看着秦凌问:“你主刀?”

秦凌点头。

齐恒飞醒过神来,愤然出声,“秦凌你疯了吧?你连手术都没做过,还你主刀?你这不是拿病人的生命当儿戏嘛!”

住院医张朝阳和见习医生孙小蝶,也点头附和齐恒飞的话。

秦凌看向齐恒飞问:“那你主刀?”

齐恒飞一下子被噎住,“我……我……”

连临床多年的神经科主任,都没有把握做到的事,他又哪有信心。

齐恒飞不敢应下主刀的差事,又不想丢了面子,于是梗着脖子向秦凌问:“那你主刀,要是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此话一出,手术室外众人的目光,又全部聚焦到了秦凌身上。

秦凌瞟了众人一眼,然后笑笑开口,“如果出了事,全算在我身上。”

齐恒飞生怕秦凌反悔,忙对顾重山和顾老太太说道:“顾老,你们听到了,他的一切行为跟我们医院无关。”

顾重山和顾老太太看向秦凌。

秦凌也望向他们。

“现在我给你们一个选择,要么眼睁睁的看着你们孙子死,要么让我试一试。”

秦凌说的凝重。

老夫妻俩对望一眼。

住院医张朝阳这时冷眼看了看秦凌,然后向顾重山夫妻俩说道:“他连行医资格都没有,你孙子要是交到他手上,才是必死无疑!”

顾老太太听完,眼神更加不知所措。

倒是顾重山表现的异常冷静,看了秦凌一眼,然后诚恳的向秦凌拜托道:“请医生你救救我孙子!”

秦凌见对方家属同意,迈步上前,对走廊内的一干医生护士说完“准备手术”,便转身往手术更衣室走去。

换完无菌服,秦凌带着内科、骨科、神经科三科主任,还有一干医生护士,进到了手术室内。

手术室内亮起了红灯。

唐诗雅、齐恒飞、张朝阳、孙小蝶和顾重山夫妻俩,去到了手术观察室。

观察室内有一块大屏,屏幕中此刻呈现的正是手术室内的全景监控影像。

手术室内的所有医生、护士全部看向秦凌。

秦凌从护士手捧的托盘内,拿起一个手术刀,往剃完头发的黑衣青年头皮上轻轻划去……

手术观察室内。

前来观摩手术的外科医生,看到秦凌操作手术刀快而不乱,不禁赞了一声,“好娴熟的刀法!”

唐诗雅、齐恒飞,以及观察室内的其他来观摩的医生,也有些意外。

无论是秦凌镇定从容的神态,还是手术技艺,都不像是一个新手。

这时手术观察室的大门被推开,副院长安素梅和神经科教授庄文泰走了进来。

齐恒飞一见两人,连忙低头问好,“副院长,庄教授。”

唐诗雅见安素梅过来,也弱弱的叫了她一声:“小姨。”

安素梅没理她,径直来到顾重山身前,赔笑说道:“顾老,您孙子的事我都知道了,院长特地让我请庄教授一起过来了。”

顾重山看着安素梅冷哼一声,“等你叫人来,我的孙子早死了!”

转头看向庄文泰时,顾重山脸色才缓和了一点儿,“庄教授赶快进去救人吧!”

庄文泰低头笑笑,正要去换衣服,一抬头看到大屏幕上正在进行的手术,愣了一下,向唐诗雅问:“开始了?”

唐诗雅点了点头。

“是谁在做手术?”安素梅看着眉间一皱,转头向唐诗雅问。

唐诗雅还没开口,齐恒飞就抢着说道:“是我们医院的护工秦凌。”

秦凌?

安素梅目光一聚,看向正在主刀的,赫然正是那个姐姐家的废物女婿。

安素梅脸色一暗,看了唐诗雅一眼,勃然大怒:“你简直胡闹!你家那个废物是什么样你不知道吗?”

唐诗雅头压的更低。秦凌一事无成,整日在家做画家的美梦,是整个唐家的笑柄。

是她见秦凌不思上进,才求着安素梅,想让秦凌来南华医院做见习医生。

让她没想到的是,安素梅虽然答应她了,但是给秦凌安排的却是护工的工作。

本想着护工就护工,只要秦凌能脚踏实地,不再痴心妄想的去当画家,即便挣的少点也无所谓。哪里知道,事情居然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庄文泰一听是护工在做手术,气的眉毛都竖起来了,“胡闹胡闹,一个护工做开颅手术,乱弹琴!”

“庄教授你赶快进去!”安素梅转头催促庄文泰。

庄文泰目光盯着大屏幕,生气的同时又摇了摇头,一副回天无术的样子。

“他现在正在脑干部位进行手术,里面都是软组织,一旦碰触到,就会改成不可逆的损伤。脑干手术就连世界最顶尖的神经科医生都不敢做,我进去也是无能为力。”

安素梅一听,脸色更是难看。

“您都不敢做,那他不是拿患者的生命开玩笑嘛!”

顾老太太一听,脸色一惨。

顾重山倒是还算镇定,并没有理会观察内众人,目光紧盯着大屏幕中的秦凌。

庄文泰叹息一声说道:“检查结果我都看了,这位患者脑出血严重,血肿块已经压迫到脑干,如果不进行手术,也只不过是等死!”

齐恒飞一听,嘴角轻动,看了看大屏幕中正在手术的秦凌,又看了看唐诗雅。

连庄教授都开口了,手术失败,似乎已经板上钉钉,他倒要看看秦凌怎么收场。

唐诗雅听完庄文泰的话心中也是一黯。

如果伤者死了或者醒不过来,成为植物人,赔偿先不说,她的职业生涯怕就要自此断送。

唐诗雅看着大屏幕中的秦凌心情复杂。

他为什么要蹚这一趟浑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