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逆天子高森》小说精彩试读 《我是逆天子高森》最新章节列表

《我是逆天子高森》小说简介

强烈推荐好文《我是逆天子高森》,这本小说是作者玉柒的最新热门佳作,在这里可以看高森岳九灵小说阅读。《我是逆天子高森》这本小说讲述了:爷爷死的那天,万兽拜灵,九龙抬棺………

《我是逆天子高森》 第 9 章 红事白煞 免费试读

第9章红事白煞

我手腕之上红光一闪,瞬间消失,再看那小子,已经悠悠醒了过来。

这小子也不知道被小善怎么整治的,一眼看见我,顿时吓的尖叫一声,一下跳起来缩到墙角,簌簌发抖,连抬头再看我一眼都不敢。

这一声尖叫,也引来了他的父母,楼梯一阵响,那老板夫妻跑了上来,一眼看见儿子醒了,顿时跑过去又亲又抱,溺爱之情,溢与言表。

九叔也跟了上来,看了一眼那老板一家三口,摇头叹息了一声,也不再言语,牵着我的手,转身出门。

爷儿俩刚出门,那老板就追了出来,一个劲向九叔道歉,九叔也懒得跟他多说。

那老板倒是瞅眼色,当下答应立即就让我回幼儿园,临了又给了九叔一张支票。

九叔也没客气,拿了支票牵着我,其实距离不远,也没打车,爷儿俩就这么晃悠着往家走。

九叔今天兴致颇高,路上给我买了绿豆酥,还给我讲了一些十分有趣的小故事,我也很开心,我觉得这是九叔对我的嘉奖。

就快到铁心桥的时候,迎面来了一排迎亲车队。

话说出门遇喜事,平添三分欢,这本是个好事儿。

可就在车队和我们擦身而过的时候,好巧不巧,砰的一声,车胎爆了!

还好车速不快,车胎一爆,车子就停了下来,透过车窗,我一眼看见了婚车里的新郎新娘。

新娘子很漂亮,穿着中式的大红吉服,很是喜庆,只是腹部稍微隆起,明显是有了身孕。新郎官也很帅气,同样是中式大红喜服,两人很是登对。

可在新郎官的肩膀上,还坐着一个女人!

这女人黑发垂直,白衣似雪,面色发青,双眼血红,呼吸之间,尽是黑气,就骑坐在新郎官的肩头,目光看向旁边的新娘子,全是凶光。

而这女人的怀里,也还抱着一个尚在襁褓之中的婴儿,那白衣女子正将自己一根手指放在婴儿嘴中,婴儿贪婪的吮吸着,一股一股的黑气,顺着那白衣女子的手指,被吸入那婴儿的口中。

我这边刚看清楚,身边九叔已经惊呼出声:“不好!红事白煞,一尸双命,今天成亲,明日出丧,这事难缠了!”

就在九叔说这话的时候,车窗正好摇了下来,那新郎官和新娘子一听到这话,顿时面色全都变了。

那新郎官脾气挺大,直接开了车门就要下车揍九叔,还好被人拦在了车上,不过倒也不能怪他,谁结婚的大喜日子,听到这话都想揍人。

九叔却不以为意,随手取了一张名片出来,轻轻一弹,名片就悄无声息的滑进了那新郎官的口袋里,随即扬声道:“今晚子时之前来找我,还有得救,过了子时,就不用来了。”

那新郎官再也忍耐不住,破口大骂,倒是那新娘子颇为温婉,拦住新郎官不许他下车,不然只怕真的会打起来。

九叔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不再理会,牵着我的手就走。

走了几步,我忍不住问道:“九叔,那抱着孩子的女人,是不是已经死了?”

九叔一愣,看了我一眼道:“你能看见她们?”

随即不等我回答,就又自己点头道:“也不奇怪,你本就是通灵之躯,生魂又出过窍,身上又带有大恶小善两个凶煞恶灵,阴气鼎盛,开了阴眼也是正常。”

“不过,世有乾坤,眼分阴阳,你本身就阴气鼎盛,易招灵煞之物,又只开了阴眼,只怕更添凶险,偏偏师父有命,九叔只能教术不能授法,你以后需更加小心才是。”

我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个意思,茫然点头答应,九叔叹息一声,不再多说,带着我回转家中。

一回到家,九叔就取了黄表朱砂,杀了只公鸡取血调开朱砂,起笔画符,接连画了二十一张,才停下手来。

随后据案而坐,一边沏茶自饮,一边教我相术,虽然都是些简易知识,但我年岁太小,完全听不懂。

九叔也不强求,只要求我将他所教的都熟记即可,这方面我倒是可以,九叔教一句我背一句,爷儿俩这么一说一记,没多一会,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吃完晚饭,九叔带我进了书房,让我旁边看着,他自己将那二十一张黄符一一排列与地,共摆了六层,摆放成一个金字塔形。

黄符摆好,九叔走到阳台边,抬头看了看天,伸手摸摸自己的小胡子,喃喃自语道:“时辰差不多了。”

随即转身,走了回来,站与黄符金字塔之后,双手迅速结印,变幻数次,口中疾道:“六甲六丁,九路游神,速来堂前,听吾号令,敕!”

话刚落音,那二十一张黄符刷的一下,全都立了起来。

我顿时一下瞪大了眼珠子,这太神奇了,这些黄符不过是一张张黄表纸,怎么就站起来了呢?

九叔却连眼睛都不睁一下,继续说道:“按记而寻,寻息而至,护生灵之命,安生灵之神,去!”

二十一张黄符瞬间飞起,穿出阳台,瞬间消失在夜幕之中。

我瞬间想起了九叔之前弹出去的那张名片,当时我只以为是九叔留给他一个联系方式,现在才明白,九叔早就有了打算。

黄符消失之后,九叔焚了一炉香,让我随他静坐吐纳,我坐了片刻,好奇心实在按捺不住,问道:“九叔,刚才你那二十一张黄符,做什么去了?”

九叔微微一笑道:“我让他们保护那新郎官和新娘子去了,虽然那新郎官确实有亏德行,但此事并不能完全怪他,更何况,那新娘子与她肚子里的孩子,更是无辜。”

说到这里,忽然面色一正道:“森儿,你须切记,我们虽然有通晓阴阳之能,但必须心存善念,方能不亏德行,不愧良心。”

“以后你艺成之日,凡施术之前,一定要探听事主品行,了解事情真相,善者鼎力相助,恶者任其生灭,切不可为了钱财贪欲,昧了良心!”

这两句话,我倒是听懂了,正想答应一声,忽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敲门声一起,九叔长身而起,沉声道:“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