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寿青莲小说无广告 《阴宅鬼妻》已上线小说

《阴宅鬼妻》小说简介

《阴宅鬼妻》是近期点击量颇高的小说,是大神伊秋水的得意力作,主角是张一寿青莲,属于必看的优质好文。《阴宅鬼妻》小说精彩段落:鬼王之子,还没出生就被断定为死胎,为给我续命,外婆给我结了一门阴亲,娶了鬼界最厉害的一个厉鬼…

《阴宅鬼妻》 第十二章 比较复杂 免费试读

出了诊所之后,我就问外婆。“外婆,你为什么说镇长家里又要死人了?又为什么说,关于王鸟蛋的死,镇长心知肚明?”

虽然那时候我才七岁,但我也是一个聪明绝顶的孩子,早在外婆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因为我知道,王鸟蛋是跟我一起到树林里掏鸟窝,不小心打翻了猫头鹰的蛋,结果就被那些鬼鸟给啄死了。

可是外婆却对镇长说,关于王鸟蛋到底是怎么死的,镇长心知肚明。

外婆叹了一口气说道。“一寿,你真是一个聪明的孩子,已经听出来外婆话里有话了,实话跟你说吧,王鸟蛋的死没有那么简单。”

“外婆为什么这么说?”

外婆说道。“那天我仔细看过王鸟蛋的尸体,除了头部以外,整个身子几乎都变成了骨架,身上连一点肉都没有了。他们都说,鸟蛋的是因为打翻了猫头鹰的蛋,被那些鬼鸟报复,活活的把他给啄死了,还把他身上的肉被啄干净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

我急忙说道。“是啊,外婆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你为什么说不是这样?”

外婆说道。“那些猫头鹰虽然是鬼鸟,很邪性,但也不至于这么残忍,把王鸟蛋活活的给啄死,还把他身上的肉给啄干净了,这根本就不可能了。”

我一下子就惊呆了。“那外婆觉得王鸟蛋到底是怎么死的?”

“他恐怕是被人谋杀的,至于杀害他的人,恐怕跟镇长有关系。本来我还不能完全确定,但是今天早上你告诉我,你在何家老宅的门口见到了王鸟蛋的鬼魂,我就更加的确定了。他的鬼魂死了之后被人给控制了,所以才会出现在何家老宅的门口,我想控制他鬼魂的人,应该就是害死他的人。”

外婆的话让我大吃一惊,我是万万没有想到呀,王鸟蛋不是被猫头鹰给杀死的,而是被人给谋杀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到底什么人这么残忍,竟然把一个十来岁的孩子给害死,还把他身上的肉给弄的一干二净,只剩下了骨架?

外婆说王鸟蛋的死跟镇长有关系?这么说来,是镇长害死了自己的亲儿子?

“外婆,这不可能的,王鸟蛋可是镇长的儿子,他唯一的儿子,他怎么可能害死王鸟蛋呢!”我说道!

外婆摇了摇头,脸色变得异常严肃。“我不能确定王鸟蛋就是镇长害死的,但是他的死一定跟镇长有关系,刘西山这个伪君子,别人看不清他的真面目,我可是一清二楚,以他的心狠手辣,害死自己的亲儿子,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不过很明显,他现在要把这件事儿栽赃到你身上,昨天晚上,他为了惩罚你,把你丢进了何家老宅,想让里面的厉鬼把你给吓死。结果你命大活了下来,他不甘心,今天晚上还要把你丢进何家老宅。”

说到这里,外婆冷冷的笑了一下。“我觉得这很不对劲,刘西山想要害死你有多种方法,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要把你丢进何家老宅呢?这其中一定有猫腻。”

我被外婆整糊涂了,看来整件事情比我想象的要复杂得多呀!

老婆抬起一只手,轻轻抚摸着我的脑袋说道。“一寿,今天晚上还得委屈你,在何家老宅里呆上一晚上,我倒要看看,这个刘西山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把你丢进何家老宅?还有控制王鸟蛋鬼魂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外婆说到这里,我终于明白她为什么同意镇长今天晚上把我丢进何家老宅,原来是为了调查其中的真相。

我说道。“对了,外婆,你为什么说镇长家里又要死人了呢?”

外婆说道。“刚才我看到在,镇长的身后出现了一个模糊的白影,似要掐住他的脖子……”

外婆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就大声说道。“没错,我也看到有一个白色的模糊的影子,站在镇长的身后,要伸手掐住他的脖子,后来我还看到那个模糊的白影飘到了李寡妇的身后。”

听了这话,外婆吃了一惊,一下子就把目光转向我问道。“怎么?你也看到了?”

我点了点头说道。“是啊,我也看到了,我看得清清楚楚,只不过,那个白影模模糊糊的,看上去像是一个女人,但却看不清楚她的面容。外婆,那个模糊的白影到底是什么东西啊?不会是鬼吧?可如果是鬼魂的话,为什么看不清她的面容?”

外婆却并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继续用吃惊的目光望着我。“一寿,原来你也能够看到那个模糊的白影,这简直太出乎我的意料了,这不应该呀,虽然,你是鬼王之子,确切的说你是人和鬼生的孩子,天生阴气极重,而且,生下来就有阴阳眼,能够看到鬼物。但是,那个模糊的白影,并不完全属于鬼物,它只是三魂七魄中的,其中一缕魂魄罢了,你为什么能够看见?”

我眨了眨眼睛问道。“外婆的意思是那个模糊的白影并不完全是魂魄,而是,三魂七魄中的其中一缕魂魄是吗?”

外婆点了点头说道。“没错,就是其中一缕魂魄!所以才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

而我却还是有些不懂外婆的意思,于是就问道。“为什么会是一缕魂魄呢?”

外婆抬手拍了拍我的脑壳说道。“我跟你打个比方吧,有的人为什么是傻子?就是因为丢了一缕魂魄,三魂七魄一个都不能少,可是如果丢了一缕魂魄,或者是只剩下一缕魂魄,那么这个人就已经变得不正常了!而之前出现在镇长身后那个模糊的白影,就是人的一缕魂魄!”

外婆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我刚才仔细的观察了一下,那个模糊的白影的气息跟镇长身上的气息非常相似,这就说明,这个模糊的白影跟镇长是很熟悉的,甚至是经常生活在一起的,所以由此可以推断出,那个模糊的白影应该是镇长家里的人!”

我说道。“镇长家里的人?镇长家里一共有三口人,他的儿子王鸟蛋已经死了,那么就只剩下他的老婆了!”

外婆点了点头说道。“对,那缕魂魄就是他老婆的!”

我顿时吃了一惊呀。“外婆,镇长的老婆,不是活的好好的吗?怎么突然间就丢了一缕魂魄呢?而且,这一缕魂魄还跑到了镇长的身后,想要掐住他的脖子,这是为什么?”

外婆说道。“这缕魂魄看上去是白色的,但仔细看的话,就会闪现出一种黑绿色,这是死亡的气息,说明那个女人快要死了!”

我再次吃了一惊。“外婆的意思是?镇长的老婆就要死了?”

外婆点了点头说道。“听说镇长的老婆一直久病缠身,现在又丢了一缕魂魄,说明她已经离死不远了,只是这缕魂魄,为什么要跑到镇长的身后,还想要掐住他脖子,这就说明他的老婆非常的憎恨他,人还没死呢,就想找他报仇了!”

然后外婆又把目光转向了我说道。“如果不是你突然把镇长撞到了一边,我想,那个模糊的白影真的会掐住他的脖子,甚至,会把他掐死!当时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在那个白影快要掐住她脖子的时候,你却突然上前,把镇长撞到了一边呢,现在才知道,原来你小子能够看到那个模糊的白影!”

我说道。“是的,一开始我就看到那个模糊的白影了,我看她要掐住镇长的脖子,所以情急之下这才去撞了他一下,我是救了他一命,可是却把他惹得大怒,真是好心没好报!”

外婆说道。“你放心那个模糊的白影既然出现在镇长的身后,那么接下来她还会来找镇长寻仇的,他家里的那个女人还没死呢,就开始找他报仇了,死了之后会更加的不会放过他,我看这个刘西山也逍遥不了太久了!”

我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就扬起了小脸儿问道。“外婆,那个女人可是镇长的老婆,为什么还没死就开始找他寻仇了呢?难不成是那个女人已经知道,她儿子的死跟镇长有关系?”

外婆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一寿,刚才你可看到,那个模糊的白影离开镇长的身边之后又飘到了哪里?”

“看到了,又飘到了李寡妇的身后!”我说道!

“没错,那个模糊的白影,先是飘到了镇长的身后,后来又飘到了李寡妇的身后,为什么?因为她不但要找镇长寻仇,还要找李寡妇寻仇!她憎恨的人不仅仅是镇长一个人,还有李寡妇!”

外婆又把我说糊涂了我问道。“外婆,您的意思是,镇长的老婆不仅憎恨他,还憎恨寡妇为什么呢?”

外婆轻轻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丝鄙夷的神色说道。“为什么?一定是因为镇长跟李寡妇之间有不清不白的关系,所以他的老婆才会如此的愤恨他!看来这个刘西山比我想象的要复杂的多!他连他的老婆儿子都要害,现在又想把你给害死,我是不会让他如愿的!”

我还想再问些什么,外婆却上前拉住了我的手说道。“好啦,时间不多了,我们赶紧到何家老宅去找回你的鬼媳妇。”

外婆一边拉着往前走,一边又问道。“那个散魂铃你没带在身边吧!”

我说道。“没有,铃铛跟那个弹弓,都被我母亲给收起来了。”

外婆说道。“那个弹弓以后你可以带在身边,因为它是至阴之物,可以防身用。谁要是欺负你,你就用弹弓打他的头,只需要一下,那个人就会像老三一样被洞穿阳气而死亡,当然,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要轻易的杀人。至于那个散魂铃,以后你可不要再带在身边了,否则的话,你的鬼媳妇还会离你而去的。”

我使劲的点了点头。“知道了外婆!”

不一会儿我跟外婆就来到了何家老宅的两扇红漆大门前,此时两扇红漆大门已经紧紧的关上了。

我顿时感到不妙,对着外婆说道。“外婆,今天早上我离开的时候,这两扇大门是开着的,现在怎么会关上了呢?一定是鬼媳妇,她是不是不想跟我回去了?”

外婆并没有回答我的话,径自上前站在那两扇红漆大门前。

说来也真是奇怪,当外婆站在两扇大门前的时候突然,一股硕大的风吹来,两扇大门竟然被吹开了。

我正在外婆的背后,透过那两扇大门看到了何家老宅里那一人多高的蒿草,以及蒿草后面,那已经快要废弃的红砖绿瓦的房子。

一股凉意朝着我吸了过来,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但马上也就感觉恢复了正常。

何家老宅这里阴气极重,这里的温度比明显的比别的地方要低了好几度。不过我并不害怕,因为我从小就是一个阴气极重的人,这样的环境对我来说反倒是舒服。

等到那股硕大的风消失之后,外婆就转身对着我摆了摆手。“走吧,我们进去!”

在进去之前,外婆很严肃的嘱咐我。“一寿,是因为你的疏忽,把散货铃铛带在了身上,导致你的鬼媳妇逃离了你的身边,也幸好她是一个厉鬼,逃得快,要不然的话可就被这散魂铃给弄的魂飞魄散了,所以待会儿我把她的魂魄招出来之后,你一定要诚心诚意的给他道歉,求她不要生气,快点回到你的身边。”

我挠了挠头,然后说道。“额,我明白了,外婆。”

然后外婆就拉着我的时候,准备迈过门槛走进何家老宅,突然就在这时候,从何家老宅里面嗖的一下窜出来一个东西。

把我给吓了一跳,不过我很快就看清楚了,窜出来的那个东西白绒绒的,是那条小白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