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武龙王江辰txt免费下载 肖长天楚白薇小说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医武龙王》小说简介

强烈推荐好文《医武龙王》,作者是青峰,肖长天楚白薇小说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经典都市生活小说,小说讲述了:七年前,他被小人诬陷判监禁十五年。如今,他医武双绝,化身龙王,携滔天权势强势归来。却发现,母亲受辱,妻子沦落。可爱的女儿躺在病床上,生命垂危……

《医武龙王》 第1章 免费试读

第1章

秋风萧瑟。

肖长天站在路边,剃着寸头,身姿挺拔如标枪,看着眼前破旧衰败的老小区心情复杂。

七年前,就在这老旧小区里,他为妻弟顶罪入狱,被当成罪人抓进牢房判刑15年。进去后,也被当做重点分子照顾,几度差点命丧黄泉。好在,他在医术和武学方面有过人天赋,被牢房中一个老人挖掘。

送往战地,历经磨练。

七年来,他的足迹遍布世界各地,一身武艺更是在西方地下世界闯下赫赫威名,无人敢挡的“龙神”锋芒。

而他一手医术,更是绝世无双。

八脉神针之下,活人无数。

获得了“国医圣手”的赫赫封号。

如今终于功成身退,而他也得以提前“出狱”回家。想着马上能看到妻子父母,肖长天忍不住有点激动。

近乡情更怯。

肖长天脚步停在一栋简陋的门口,一时间竟不敢推门而入。

终于,他鼓足了勇气,把门推开。

院子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铁笼子,但里面关的不是狗。

竟然是一个人。

一个瘦弱的、皮包骨头的中年妇女。

在铁笼的外边,拴着一条巨大的狼狗,此时正疯狂的朝妇人嘶吼。

“馒…馒头,吃馒头。”

可老妇人竟然不知道害怕,眼睛一直盯着青年手中的馒头流口水。

青年眉毛一挑,脸上露出一抹贱笑:“老豿货想吃馒头?”

“吃馒头。”女人张开的嘴角,不由自主的淌下口水。

“知道狗怎么叫吗?汪两声,爷就赏你个馒头吃。”青年故意把馒头在女人脸上晃来晃去,就像是在逗-弄一条狗一般。

兴许是饿极了,看着面前的白面馒头。女人张开嘴:“汪汪,汪汪。”

“果然是一条狗,既然是狗,那就和狗抢着吃吧。”青年把馒头扔在地上,用脚尖用力的碾了几下。

随后,踢在老妇人和狼狗中间的位置。

老妇人看到馒头,猛的扑了过去,一把抱在怀里啃食起来。

可狼狗也扑在了她的身上,啃咬的鲜血淋漓。

“哈哈哈,老**,只配从狗嘴里抢东西吃!”青年得意的大笑起来。

看到这一幕的肖长天睚眦欲裂,怒发冲冠。浑如单枪匹马,屠尽“血屠”雇佣兵,七十二口人命时候的样子。

这可是他的母亲啊!

“砰!”

一道身影忽然出现在两人中间,肖长天一脚把狼狗踢得没了声息。

随后又是一脚,青年飞了出去。

“辱我家人,你找死!”肖长天整个人透着杀气。

“你是什么人,肖家的事情你也敢管?”青年捂着胸口,感觉胸前剧痛。

“这里是我的家,你问我是谁?”

“肖家的哪一个,敢让你这么对我母亲!”

肖长天手中寒光一闪,女人脖子上的铁链,应声而断。

“妈,对不起,儿子回来的晚了。”肖长天跪倒在女人面前。

“你…你是谁?”女人摸着肖长天的脸颊,眼睛里一片浑浊。

“小天,我是小天啊。妈,我回来了。”肖长天看着母亲的眼睛,心中针扎一般疼痛。他医术何等精湛,透过眼睛便已看出母亲心智缺失,而且时日已久。

“楚白薇,**!我为你弟弟顶罪入狱,你就是这么好好照顾我母亲的。”肖长天仰天长吼,唇角流血。

七年前那一晚,楚白薇拉着他手信誓旦旦承诺的话,还犹然在耳!

“你为我弟弟顶下这弥天大罪,我此生,定不负你。”

“你放心,我会帮你照顾好父母。无论多久,我都等你。”

结果呢!

他生死挣扎七年后,回来看到的却是自己老母亲被人奴役为畜的一幕!

“哪怕你改嫁,我都认了!可你这样待我父母,你是何等的狠心啊!”刀斧加身都面不改色的肖长天,此时此刻再也忍不住泪流满面。

“现在,立刻,马上。我要知道楚白薇的位置!”肖长天掏出手机,悲戚的怒吼。

岸边的码头处。

一个脸上写满疲倦的女人肩膀上扛着两大包灰色的麻袋,正艰难的、步履蹒跚的挪动着脚步。

“小萌还在等着我赚钱给她治病,我不能倒下。”

因为过度疲劳,导致一阵眩晕的楚白薇,停下来缓了一口气,暗自给自己打气。

这里是新建的码头,机械筹建不齐全,雇了很多人工来做搬运工。也就是我们所谓的,在码头扛大包。

楚白薇干完了手上最后的这一点活,到了包工头那里结算了工钱,随后到更衣室换上了自己的衣服。

“张大哥,咱们这码头扛大包的苦力活,你怎么找了个女人进来啊。每次都因为她耽误进度。”管钱的财务充满疑惑。

包工头闻言一声叹息:“这个女人实在是太不容易了,我都不知道她是怎么撑过来的。”

小会计一脸的好奇:“怎么了这是,张哥你给说一说?”

“她呀,家里没有了男人,婆婆精神有问题,导致神志不清。女儿生病住院,每天的花销都很庞大。”

包工头摇了摇头,同情的说道:“她靠着早晨起来扫大街,卖早餐。白天在咱们这里扛大包,晚上去酒店做服务员,刷盘子。要是咱们这里没活干,她就去做家政。但凡有点良心,我怎么说得出拒绝,让她从这里离开?更别说,人家干多少活拿多少钱,一分都不多要。”

“这么艰难,就是一个男人也该扛不住了吧?”小会计瞪大了眼睛,听起来就像是故事。

“是啊,男人也该扛不住了。可她硬生生的,扛了七年了。”

“一个女人生命里,最美好的七年……”

    包工头话还没说完,就见眼前一道黑影闪过,一个身挺如标杆的男人站在了更衣室前面,带着一身煞气。

    对着刚换好衣服出来的楚白薇,一耳光扇了过去。

   “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