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夏夏慕少卿全文 冷情帝少虐心爱季夏夏慕少卿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冷情帝少虐心爱》小说简介

《冷情帝少虐心爱》是薯片所编写的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季夏夏慕少卿,书中主要讲述了:她被男友出卖送上了大客户的床,阴差阳错跟他一夜缠绵。他食髓知味,一睡上瘾,从此千方百计求合体。传言他有某功能障碍,季夏夏用亲身体验证明,那些传言都是骗人的!他将她困在身下,回味着那晚上的美妙触感,盯着她如同盯着猎物一般,女人,你还能逃到哪儿?她却急于躲闪,慕先生,请自重,我们好像并不认识床都上过了,你居然说不认识我,那接下来我就让你重新认识一下!…

《冷情帝少虐心爱》 真的需要工作 免费试读

“哟哟,看谁看得流口水了?”

陆小鱼吃着水果沙拉从沙发上跳起来,小碎步跑过来。

季夏夏胡乱的擦着嘴巴,由于手忙脚乱的,把口水擦了才忙着去关网页,不想早给陆小鱼尽收入眼底了。

她不看网上男神的照片,而是盯着季夏夏看,眼神从惊讶变成喜悦,最后抑制不住地兴奋起来。

“怪不得,怪不得……”她有点神经质地念叨。

“怪不得什么啊?呵!这年头的人都很寂寞,整天在网上搞事情,有个风吹草动就不淡定,是个五官端正的都能当男神!”

季夏夏也知道回避不了,索性坦然面对,一脸事不关己的牢骚几句,很淡定地摇摇头。

“怪不得一本书上说。”陆小鱼继续直勾勾的盯着季夏夏,“男人通往女人心里的那条道儿,是yin道!”

“你奶奶的陆小鱼!”季夏夏被说得面红耳赤,蹿起来追打她。

陆小鱼围着客厅疯跑,又笑又着急,因为还抱着一盘沙拉呢,弄得挺好吃的洒了多可惜。

季夏夏追不动了,大汗淋漓气喘吁吁的弯着腰,一手指着陆小鱼。

“坏……坏丫头……绝交,咱们绝交!”她简直非常后悔把所有秘密都告诉她了。

陆小鱼像跑了马拉松之后,又累又畅快,冲她做个鬼脸毫不在乎地继续吃沙拉。

她吃着又凑到电脑跟前,敏捷的眼睛浏览一下网页,忽然被一行新闻标题吸引。

“亲爱的,快来看看,你们公司被收购了!”

季夏夏吓一跳,赶紧跑过来按着陆小鱼手指的文字看,果然是自己的公司被一个叫大唐国际的收购了。

“我们公司好好的,怎么突然……”季夏夏愕然不信,摇摇头继续看着屏幕。

“我帮你查查看,这个大唐国际何方神圣。”陆小鱼弃了沙拉盘子,坐下认真打字。

她一搜索不要紧,慕少卿的照片和简介立刻跳出来了。

“我滴个妈呀!”陆小鱼双手捂住嘴巴,像发现了史前怪兽一般惊讶。

季夏夏盯着慕少卿的简介,愣兮兮地念出来。

“慕少卿,慕岐山之子,毕业于美国斯坦福大学,经济管理硕士,是市值千亿的大唐国际,唯一合法继承人……”

“这是真的,我的眼睛没瞎吗?”

陆小鱼盯着那些简介,仍旧有点不敢相信,虽然那个家伙看起来高贵不凡,但没想到竟然如此显赫。

“跟咱们没关系。”

季夏夏关了电脑,顺便把空沙拉盘子放在发愣的陆小鱼手上。

她淡定的来到厨房系上围裙,准备给小鱼和自己做碗面吃。

外面门铃突然响个不停,陆小鱼过去开门,季夏夏一会就听到了争吵的声音,好像还有点熟悉。

沈一涵正靠在门框上,跟叉着腰守门的陆小鱼对峙,他要进门,陆小鱼不允许。

“我说小鱼儿,平常怎么闹都行,但工作不能耽误。”他一边无奈的说着一边看着手表,因为慕少卿就给他五分钟。

“怎么了?”

季夏夏一边搅合着鸡蛋液走了过来,看见沈一涵也就全明白了,又是他背后的主子在作怪。

“季小姐,你果然在呢!”

沈一涵真诚又开心的笑着,因为季夏夏不住在季家的房子里,一直找的好苦,也被慕少卿没少骂。

“你们想干什么?我们夏夏是想见就见的吗?”

陆小鱼在这个时候护着季夏夏,虽然对她和慕少卿的事情肆意调侃,但当着面的时候总是在回护。

“你以为慕总天天吃饱没事儿干了?不让开也行,只要季小姐跟我下去走一趟。”

“哟呵,还走一趟……”陆小鱼上手推了沈一涵肩膀一下,“听着就像绑票的!”

“行了,我把鸡蛋炒完。”

季夏夏无奈的叹口气,回到厨房把鸡蛋炒出锅,拿着纸巾擦着手跟着沈一涵下楼。

慕少卿正倚着车烦躁不安,虽然还没到五分钟的时间,却在大太阳底下度日如年一般。

季夏夏突然出现在面前,竟然围着一个围裙,不过显得小蛮腰又细又匀称。

陆小鱼跟在后面,突然被沈一涵打一下脑袋,飞一个眼神儿示意。

意思是他们两个外人不易靠近,应该离远点。

“喂!你竟然偷袭我,太卑鄙了!”陆小鱼捂着并不疼的脑袋,瞪着眼睛嚷了一句。

“我的意思是……”沈一涵痛苦的一摊手,要解释打她的原因,结果看见陆小鱼一双愤怨交加的眼睛,眼珠一转干脆将计就计。

“没错,我就是偷袭你了,来打我呀。”他掉头边跑边挑逗着:“来来来,追我追我……”他用这种办法引着陆小鱼跑开。

季夏夏回头看着这一幕,不禁哀叹地摇摇头,陆小鱼啊陆小鱼,究竟咱俩谁脑袋不好使。

“咳咳!”慕少卿轻咳一下示意自己的存在。

季夏夏便转过头来看着他。

“你有话快说,我锅里还有菜。”

她对慕少卿是一种很无奈的态度,不想争辩过去亦不想拥有未来,就好像他是一个路人,说完话就打发掉,一转身就忘记了。

“好的,等我把这样东西交给你,你就可以回去炖菜了。”

慕少卿一脸波澜不惊,平平静静地说完了,拉开汽车门从一只皮包里拿出一页A4纸。

季夏夏从没想过他会对自己做一件正经事,所以接过纸页的时候都带着扯淡的心情。然而她竟然看见了“聘书”两个字。

她眼睛瞪圆了,郑重的捧着纸页看起来,脸上越来越欢喜,直到最后高兴的掩饰不住。

“你让我回公司上班?我又有工作了是不是?”

季夏夏一双明眸里都是笑意,把聘书看了又看,看了又看,又抬起头含笑的看着慕少卿。

“额,这是我心血来潮的决定,其实挺犹豫的。”慕少卿倚在车上收敛起表情,“经你刚才提醒之后,我觉得你还是留在家炖菜比较好。”

“啊!不不不是……”

季夏夏急于辩解着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给我,我收回聘书,不耽误你做菜了!”慕少卿突然向她伸出一只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