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小乔江起云重生抖音》小说章节目录精彩阅读 柳欣妍唐敬言小说全文

《慕小乔江起云重生抖音》小说简介

主角叫柳欣妍唐敬言的小说是《慕小乔江起云重生抖音》,本小说的作者是木木酱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如果有这么一个人,他阴狠毒辣,恨不能与天下所有人为敌,却单单只对你一个人好,你会如何?柳欣妍想,她要一心一意地回报他,替他生儿育女,给他一个家。然而最后,她突然发现,在唐敬言眼中,她和这世上任何一人都没有区别。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她的自以为是和自不量力。…

《慕小乔江起云重生抖音》 第11章 衣锦还乡(二) 免费试读

第11章衣锦还乡(二)

“儿子纵有千般万般不好,夫君你也别忘了,若不是有敬言,婧婧这辈子只怕就要毁了。”唐姝婧,是唐老爷和唐夫人的长女,唐敬言的长姐。

听唐夫人说起这事,唐老爷本来因为内心愤愤而积攒出来的气势瞬间就消散无踪,女儿的婚事大约是唐老爷发达之后做的最为错误的一个决定。

“外孙女儿都六岁了,外孙也四岁了,夫人还提这些个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做什么?”

“我这是记得咱儿子的好,哪像你,只记得儿子的……不妥!”作为亲娘,唐夫人没法说她生的儿子是如城中人暗中所传的坏胚子,她更愿意相信他是有苦衷的,不能说给任何一个人听的,只能自己憋着的那种。

“都做了锦衣卫了,能有什么好的。”唐老爷嘟嘟囔囔的,却不敢大声说出来。

“不管怎么说,这回敬言回来,我虽不指望你如往日那般待见他,但你也别和看仇人一样看他。”在唐敬言满十五岁之前,唐夫人一直觉得什么‘无仇不成父子’的话在他们家里头就是个笑话。

唐老爷没吭气,在儿子骤然成为锦衣卫之前,唐老爷逢人便要提起的,便是自家的美妻,还有一双承袭了妻子容貌的出色子女。

特别是唐敬言,因为是男嗣,所以唐老爷更看重他一些。当初有多稀罕,现在就有多厌恶,因为落差太大,他确实希望他儿子能做官,但绝对不是锦衣卫这种不讲良心的视人命如草芥的官。

多年的夫妻,唐老爷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唐夫人都能从中窥探他的心意。

这会儿她也只是叹了口气,放柔了嗓音,因为她知道唐老爷是吃软不吃硬的性子,你可以跟他硬磕一下给他个提醒,却不能一直和他顶着,“夫君,敬言是咱们的孩子,他是个什么性子,别人怎么说都不算数,你是他亲爹,你还不清楚吗?”

想起被唐敬言收拾过的弟妹们,唐老爷就没法违心地点头,都说这人坏起来也是有些限度的,至少对待血亲都会留些余地,可唐敬言是怎么对他的两个伯伯和一个姑姑的?他料理他们的时候可曾想过这是他的血亲长辈,是他爹的亲弟妹?对仇人只怕也就是这样了吧?

弟妹们刚被儿子收拾的那两三年,他们连丁点儿消息都不敢往晋城送,这两年倒是又开始恢复了往来,但也都是战战兢兢的。一副耗子出窝觅食却怕有猫躲在附近的模样,他瞧着真是不忍心。

唐老爷是个极念旧情的人,他记着的,都是他们四兄妹当年一块儿吃糠咽菜过苦日子的时候,长兄如父,当年爹娘临终之际将弟妹尽数托付给他,他没有能做好,让他们过了好一段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好几次弟妹都差点儿夭折了,后来日子渐渐好了,唐老爷才觉得对得起自家早逝的爹娘。没想到好日子没过多久,他儿子又做了个六亲不认的行当来。

如果时间能够倒转,那么唐老爷最盼望的事,大约就是没生过这个儿子,那样的话,夫人不用再遭一次生产的罪,他唐家也不会坏了名声。只有女儿有什么不好的,婧婧比她弟弟强多了,又孝顺又懂事。

被亲爹在心里又翻过来倒过去地夸奖了数遍的唐姝婧这会儿正坐在一个酒楼的厢房里头,她对面,坐着的是近两年未曾谋面的亲弟弟。一母同胞,一块儿长大,两姐弟的感情自然是很好的,只她嫁人之后,两人相处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不是夫家拘着不让她出门,而是弟弟离了家。

即便锦衣卫凶名在外,但唐姝婧却没法否认,这身锦衣卫的飞鱼服在弟弟身上穿着,竟不是一般的合适。不但没让他变得面目可憎,反而让他瞧起来更俊俏了些。

“啧,就凭你这张脸,就算是个纨绔、败家子,只怕咱家的门槛也是要被媒婆踏烂的。咱家又不缺银子,你怎么就偏偏那么想不开,要去做什么锦衣卫,你这一身衣裳往外头一站,哪家敢把闺女往咱们家送?”

“你早嫁人了,你夫家姓齐。”

唐敬言话音一落,一旁本来静立的林枫立马开口道,“齐夫人,京城里头削尖了脑袋要往大人府邸送人的官商比比皆是,大人洁身自好……”

“嗯?”

唐敬言轻轻的一声,林枫立马闭上了嘴,往后退了一步,贴在了门边。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林枫可能会直接贴在门板上。

“你既回来了,就回家去吧,娘她十分惦记你。”主要惦记你的婚事,顺带惦记她大孙子。

不论是上街买东西还是上山烧香拜佛,但凡看见个姿色稍微不错的适龄女子,他们娘就开始考虑能不能娶回家做媳妇儿。

早些年他们爹就是个醋缸,他们娘别说出门了,出个院子他爹都恨不能给她披个麻袋,由头上开始,直接把整个人往里一套,脸蛋啊,身段啊,莲足啊,一点儿都不给外人瞧见。

因为这样,所以即便他爹四处吹嘘自家娘子是个天仙,也没几个人真心信他,毕竟不是亲眼所见。

有些人嘴上是信的,因为他爹荷包里仿若取之不绝的银子。至于心里头,多数还是觉得他爹爱吹牛皮,于他们来说,与其把牛吹上天,不如让他们亲眼瞧瞧唐夫人究竟是如何绝色。

这些年,她娘心中郁结,大夫和她爹说要多顺着她,不能反着她的心思来,她娘才得以出门。不过说到底,也不过就是各退一步,他让她出门,她戴着的帷帽得从头遮到大腿。

唐姝婧以为,这么怪异的帷帽才更容易引人注目。显然,他爹也是这么想的,然后他爹专门定制了一批一样的帷帽,四处往外送,一时间,晋城几乎满大街都是。光是想想当时的盛景,唐姝婧都能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知道。”

“你原来在家的时候话不是挺多的,一套一套的,怎么现在闷葫芦一样?”且不说锦衣卫可怕与否,弟弟越大越不可爱是已经铁板钉钉的了。

曾经?能空泛地侃侃而谈,是因为日子过得太顺太幸福。话少,是因为长大了之后就知道了,言多必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