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萌宝妈咪爹地是影帝by丫丫有毒

热门小说《傲娇萌宝妈咪爹地是影帝》的主角是荣沉楚清仪,由网络人气作家丫丫有毒为您提供小说傲娇萌宝妈咪爹地是影帝的精彩节选:她真不知道,自己喝醉以后会做出那种事情来。早知道的话,她一定一定,滴酒不沾。

《傲娇萌宝妈咪爹地是影帝》精选:

楚清仪走出家门后,立马拉着荣沉坐上车,然后飞速离开了小区。

“你的助理呢?让他来接你。”楚清仪把车子开到人烟稀少的地方停下,然后急切的催促着荣沉打电话给他的助理。

与楚清仪相比,荣沉则是显得淡定从容许多,双手抱匈,脸上挂着意味深长的笑容。

“怎么,楚小姐现在是想不认账吗?”从昨晚到现在,荣沉对楚清仪的态度可以说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从一开始并不打算把他们的婚事当真的他,发现如果多一个妻子似乎也不错。

当然,荣沉这会儿还不想把自己的身份告诉楚清仪,他想知道,这个女人什么时候才会察觉他的身份。

“昨夜是你硬拉着不让我走,如今,你却趋之若鹜的赶我走。楚小姐,做人可不能这样。”

深邃的眸子闪着光芒,眸底那丝若隐若现的笑意,说明荣沉这会儿心情特别好。

可是,楚清仪却感到头疼。

她真不知道,自己喝醉以后会做出那种事情来。早知道的话,她一定一定,滴酒不沾。

然而,现在后悔已经没用了。事情已经发生,并且还被她那个丈夫留下的特助撞见。

楚清仪有些恼火的抓了把自己的头发:“那你说,你想怎么办?要钱?还是要什么?”

思绪混乱的她已经没办法整理了,一方面想着自己是已婚人士,一方面又想着,能把自己爱豆睡了,心底还是有一丝窃喜。

殊不知,楚清仪这没过脑的话让荣沉一听,眼底的笑意消失:“你刚刚说什么?”

如果他没听错的话,这个女人居然问他是不是要钱?

好啊,原来她觉得自己是那种用钱就能买到的男人?

看来,他对她太好了些。

楚清仪被突然变了语气的荣沉吓得不敢说话,瞪着一双澄澈的眼睛看着他。

“嗯?”荣沉挑眉,一声婉转别有深意的嗯字从口中溢出。

就很简单的一个字,楚清仪却浑身一颤,脊背升起一股丝丝凉意:“那个…唔…额…”

支支吾吾半天,楚清仪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你觉得,我是用钱就能买到的男人?”荣沉倾身,逼近了一些。

车里的空间原本就小,荣沉附身过来后,楚清仪觉得自己退无可退了。

“那个…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

“是什么?”

楚清仪还没说完就被荣沉打断,看着眼前这个曾无数次出现在自己梦中的男人,不禁咽了口口水。

“你不是说,昨晚是我…咳…是我硬拉着你的嘛!所以,我就觉得,是不是需要给你一些…”楚清仪说到这停下,然后有些悻悻的看着荣沉,不知道该怎么说接下来的话。

“一些什么?”荣沉挑眉,一副等着你说的表情。

舌尖掭了掭嘴唇,楚清仪眼珠乱转,就是不敢直视荣沉:“给你一些…比如精神损失费之类的。”

说完,楚清仪缩了缩脖子,生怕荣沉会直接暴走。

果然,听完楚清仪说的,荣沉一张俊脸黑的如同锅底,下颚骨微微凸显,表明他此时正在咬牙。

“精神损失费?”荣沉压着自己想把楚清仪就地办了的沖动,沉声说道。

虽然没看到荣沉的脸,可从说话的语气上,楚清仪也知道,面前这个男人已经处在暴走的边缘了。

将头埋得更深,楚清仪不怕死的点了点头。

她能怎么办嘛?

谁叫她已经结了婚。

如果没结婚,她大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和自己的爱豆来一场荡气回肠的恋爱。

“哈…哈哈哈…”荣沉气极反笑,看着眼前埋着头的楚清仪,有些咬牙切齿。

“楚清仪,你可以啊。”荣沉意味深长的说着。

楚清仪咬唇,闭着眼一副很是气恼的表情,她也不想这样的哇!

“我不是故意这样的!是真的没有办法。我知道,昨晚发生的事情,是我对不起你。可是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成年人发生这样的事情也很正常。所以,你可以把昨晚当成你在外面发生了一晚情,不用有任何心理负担。”

书上说,人一旦处在神经高度紧张的状态下,说出口的话,都是没有经过大脑的,可信度为零。

楚清仪现在大概就是这种情况。

荣沉沉默,心中却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个女人…出门是不带脑子的吗?

难道,她就不会仔细想一想,他和她那个所谓的老公,就没有一点关系?

他们都是一个姓好不好?

车里顿时安静下来,静的楚清仪只听得到两个人的呼吸声。

咬了咬唇,楚清仪慢慢抬起头,眼睛瞄过去,就对上荣沉那双深邃的眸子。

“额…”楚清仪整个人定住,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一晚情?不要有心理负担?”荣沉可不打算轻易放过楚清仪。

“不是这样的话,难不成你还想要我负责?”

这可不行啊!

她可是有夫之妇。

当楚清仪在心中呐喊的时候,荣沉还是说出了让她无比震惊的话。

“对,负责。从今天开始,你是我荣沉的女人。”荣沉嘴角勾起一抹邪笑,说完后当着楚清仪的面拨通了助理的电话。

直到助理赶来,楚清仪这才从震惊中回神。眼看荣沉要下车,她立马锁了门:“不行啊!我们不能这样!”

荣沉回头看着楚清仪,淡淡的问道:“为什么?难不成我配不上当你的男人?”

“不是。”楚清仪回答。

“既然不是,那就没什么问题了。”荣沉说完,附身过来,伸手解开门锁。

“可是我结婚了!”就在荣沉抽回身子准备开门下车的时候,楚清仪终于说出了原因。

“因为我结婚了,所以我不能对你负责。如果你觉得受到了伤害,我可以付精神损失费!”楚清仪满脸严肃,却不敢看荣沉的眼睛。

荣沉开门的动作顿住,一脸深意的看着楚清仪:“那你喜欢我吗?”

他可没忘记,昨晚某个喝醉酒的女人抱着自己说喜欢来着。

“喜…喜欢…”楚清仪不擅长撒谎,只好低着头,小声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