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缱绻已无你txt 岁月缱绻已无你傅司年顾蔓依

《岁月缱绻已无你》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傅司年顾蔓依的书名叫《岁月缱绻已无你》,是作者酒爷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傅司年之于我:一见倾心,食髓知味,锥心刺骨,泪流成河,念念不忘,没有回响。呵,我短暂而绚烂的一生。…

《岁月缱绻已无你》 第15章 肮脏不堪 免费试读

”臭不要脸的小三!”

“狐狸精!眼睛是紫色的狐狸精!专门勾人家老公!这种人就应该乱棍打死!”

“千人奇万人奇的挡妇,多少钱一夜啊?两百够不够?”

各种各样难听的话涌进耳膜,我心里憋屈得厉害,想开口大声解释,但是转念想想,这些人指不定就是顾嫣然花钱买来的水军,我就算解释,那也只是白费口舌。

保镖们将我保护在中间,并拉着我一路冲进了车里。

车子启动,隔断那些声音。

我不知该如何是好,于是将电话打给傅司年。

破天荒的,他接了我的电话,却沉默着不发声。

“你,信我么。”

良久,我缓缓开口。

那头传来打火机的咔嚓声,紧接着响起他低沉的嗓音,“回家好好待着,这段时间别外出,等风声过去了再说。”

“嘟嘟嘟……”

从来都是这样,想挂就挂,不留余地。

所以他根本就不信我,从心底认定了我就是顾嫣然口中那样的人。

呵。

又是囚禁对吗?

蜷缩在落地窗前,我再度打开手机,刷最新的热搜。

当我看到,与我朝夕相处十几年的养父母对着镜头编造出我有着不堪过往的视频时,心坎忽然翻滚出一股热浪,刺鼻的铁锈味弥漫在口腔。

“唉,别提了,收养她是看她当时太可怜了,小小年纪就翻垃圾桶睡天桥,她来我家之后,虽然我家穷,但也尽了全力好吃好喝的供着她,可没想到她自己那么不争气……十几岁就出去跟男人睡觉,经常夜不归宿,泡酒吧,混夜店,跟金主…………”

你能想象吗?

说出这番话的人,居然就是前几天还可怜巴巴在我面前讨钱的养父。

可如今转眼间,他这是被收买了吧,也不知道顾嫣然给了他多少钱。

我气到快要爆炸。

一个电话拨了过去,他居然还有脸接起。

“喂……是蔓依啊,你打电话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都到了这个地步了,他居然还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呵呵!还装?真当我是傻子是么!你到底还要骗我多久?从最开始装病将我送上傅司年的床,再到如今配合顾嫣然伪造我的过去,王国伟,你真的配做人吗!”

我吼的撕心裂肺,眼泪不要命的掉下来。

最可悲的是,我将我们之间的亲情看得比我自己的命还要重要,可他们呢!无时无刻不在算计我、千方百计的压榨我从我身上谋取金钱!

这种滋味,简直比被千刀万剐了还难受。

电话那头应该是被我暴怒的声音吓到了吧,良久没有任何声响。

“对不起……蔓依我们对不住你,可我们也有迫不得已的苦衷,不过你是家里老大,替我们分担点也是应该的啊。”

“呵……所以在你看来,你这样子做一点儿也没错,把我卖了我就应该还帮着你数钱,对吗!就为了钱,你知不知道你毁了我一辈子?我才二十二岁啊,你怎么可以这样残忍?你配做一个父亲吗!”

我吼的歇斯底里,豆大的泪珠不断滚落双颊。

“那随便你怎么想吧,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也不可弥补了,你也只能接受事实了。还有你要记得,如果不是当年我收养你,辛辛苦苦养你这么些年,你早就饿死了,晓得不?

所以人一定要懂得知恩图报,就算我今天把你卖了,那也没什么说不过去的地方,毕竟养育之恩大于天,你永远也别想跟我断绝关系,只要以后我需要你,你必须每次都得乖乖出现。”

说完不等我开口,他便已挂断。

所以,他终于决定不装了对吗?暴露本性了对吗?

呵……这就是我曾经最信赖的人啊。

脑海里反反复复徘徊着他戳心的话,我抱着双膝,强忍着泪水。

不值得,不值得。

我必须坚强起来,必须强大起来,不能再让任何人伤害我一丝一毫。

晚上傅司年回来,身上依旧带着浓重的女士香水味。

想必,这又是跟顾嫣然腻歪了一整天吧。

不然,又怎么可能每天都要忙到午夜十二点才有空过来我这边?

想想就觉得讽刺。

他踱步到我面前,捏起我的下巴。

我与他对视,眸里暗藏怒意。

他肯定知道这件事是顾嫣然干的,毕竟除却她以外,我这样的贫民,又能得罪什么样的厉害人物?

“多美的一张脸。”

灼热的气息喷薄在我脸上,透着十二分的温情。

以至于恍惚间让我误以为,他心里至少是有我的。

可却在下一秒,用恶毒的话击碎我所有美好的念想:“可惜,内里肮脏不堪。”

肮脏不堪。

我已经记不清这是他第几次说我脏了。

只是他每说一次,我的心口就疼得像被刀割一般。

他忽的甩开我,跨步沙发前,双腿交叠优雅落座。

“过来。”

我不敢反抗,双手扭在一起局促不安。

“跪下。”

轻飘飘的两个字,却像是重锤一般敲打在我心口。

我倔强的抬起头,“凭什么?”

“我的话,从来不重复第二遍。给你三秒钟。”

“三、”

“二、”

“一……”

“噗通”一声。

我被他踢中膝盖,双腿不受控制的软了下去,屈辱匍匐在地。

骨骼碎裂般的疼迅速蔓延至四肢百骸,疼,要命的疼。

却远不及心坎上的千万分之一。

我掐着大臂,迫使自己忍住不争气的眼泪。

他倒了一杯红酒,喉结滚动灌了一口,温润嗓音缓缓响起:“孩子,是我的么。”

我满脸震惊,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像是听到了全天下最难以置信的话。

“阿年你在说什么……孩子怎么会不是你的,你怎么可以这样怀疑我?”

许是地板太凉了吧,那蚀骨的寒意窜了上来,让我控制不了的全身发颤。

“呵。”

他将杯中泛着妖冶的酒水一饮而尽,“你这么紧张做什么,难不成,真被我说中了?”

“不,阿年我从未背叛过你,你相信我好不好,今天网上爆出来的事情你用脚趾头也可以想到是谁在陷害我啊!”

“你自己做没做过,心里没数么。”

他始终不肯信我。

“还有,我不允许你一次又一次诋毁她,毕竟,她将是我傅司年的妻子,你没有资格。”

妻子,妻子。

他说的铿锵有力,一字一句往我心上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