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婚热爱:厉少离婚吧全文免费试读(乔安安厉司尘) 完结版

《冷婚热爱:厉少离婚吧》小说简介

《冷婚热爱:厉少离婚吧》是一本新鲜出炉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男女主角是乔安安厉司尘,作者是知名网络作家巴拉,该书主要描写了:结婚周年,乔安安才知道老公是别人的未婚夫!她想逃,却再难抽身。杀人凶手,你凭什么好好活着!男人百般羞辱她,甚至默许别的女人践踏她。厉司尘,我再也不要爱你了。她不管不顾逃离,却被冷酷的男人拢在怀里。乔安安,我认输了,我爱你,倔强的你坚强的你,我统统都爱……

《冷婚热爱:厉少离婚吧》 第12章 巧合的车祸 免费试读

白小暖站起来脸上挂着职业微笑。

她穿着红色的裙子非常显眼,厉司尘看见她的红唇,脑子里第一个反应就是她变了。

以前她从来不会用这么鲜艳的颜色。

但是真好看。

“安安。”

厉司尘呆呆看着她,不敢相信眼前的女人真的是乔安安。

在他放弃寻找一年之后,她竟然出现了!

厉司尘盯着她,双手倏然紧握成拳,极力压抑着身体深处的颤抖。

助理也看呆了:“乔小姐?你,你还活着?”

“您认错人了吧,我叫白小暖,是热风快讯的记者,厉总,我的问题您能回答一下吗?”

“白小暖?”

厉司尘的脑子已经慢慢晕了。

她分明就是乔安安,怎么会变成白小暖?

“安安。”

厉司尘小声叫唤,白小暖心里恨的痒痒。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始乱终弃谋人性命,已经是不共戴天的仇恨了。

更何况还有孩子的事情膈应在中间。

他哪里来的脸叫出安安这两个字。

白小暖极力地克制自己,想到厉司卓,她心情就好受些。

她笑道:“厉总,您怎么一直不说话啊。”

助理在下面应该劲儿的使眼色,又递话过去。

在所有媒体的面前,厉司尘还是有理性。

不管她是白小暖还是乔安安,他一定要弄清楚!

“我们集团开发的智能车在上市之前已经做了无数的测试,数据表明安全可靠。”

“安全系统呢?”

“无懈可击。”

“那我们真是要期待新车上市了。”

白小暖能感觉到厉司尘的目光。

犀利又灼热,随时能把人生吞活剥的气焰。

她心里七上八下的,脸上还要带着笑容。

在众人面前装作镇定自若的样子。

发布会后,众人留下来参加宴会。

白小暖为了调整情绪去了卫生间,从里面出来的时候,一双大手从后面撑过来。

“啊!”

她抱头尖叫,手腕上的陈年旧伤露出来,厉司尘一把掐住了她的右手,把她按在镜子前顶着。

他压抑声音,歇斯底里地逼近白小暖:“乔安安,你耍的我很开心吗?”

露馅了吗?

不,没有,她做的很完美,身份背景也很完美,身上伤势也治疗几乎没有痕迹,他绝对不可能发现的!

白小暖想想厉司卓的话。

她鼓起勇气叫道:“厉总你干什么?你弄疼我了,这里是女厕所,你出去!”

“乔安安,你还在跟我演戏,你知道我找了你三年,三年!”

“我不认识什么乔安安,我叫白小暖!”

她心里翻江倒海的恶心,跟他触碰的地方越疼,就越恨他。

厉司尘猩红了眼,他不想要别的,只想让她承认她是乔安安。

他只要知道乔安安还活着就够了,别的什么都不想管了。

厉司尘捏住她的下巴怒吼:“你是安安,你是乔安安,我让你承认你是安安!”

“我不是,厉司尘你个变态!”

白小暖用尽力气冲他的裤裆出腿,厉司尘没有防备被踹了证照。

他吃痛捂住裤裆,咬牙叫道:“乔安安你敢踹我,你给我等着!”

“我再说一遍,我叫白小暖。”

白小暖推开他跑出去,进来的宾客看见厉司尘在里面,吓得一边尖叫一边跑出去喊流氓!

他顾不上疼痛,急匆匆的从卫生间跑出来,只看见白小暖红色的身影从大门口跑出去。

他再追已经来不及了。

厉司尘心里空空的,又一次失去她了吗?为什么,乔安安是杀人犯,她罪有应得,但是他还是放不下。

寻找她的那三年,每次希望每次破碎,他已经分不清楚自己是爱还是憎恨,或者是不甘心她就这么死了。

今天,厉司尘还是分不清楚这是什么感觉。

激动,愤怒,欢喜,还有什么……

他紧皱眉头盯着大门口,现在身体不疼了,心里却空落落的。

林浩跟上去小声说道:“厉少,媒体朋友都还在,你不能失态。”

“林浩你给我去查,我要知道她所有的事情,所有!”

“是!”

白小暖逃出来后才发现自己两腿发软,妆发都被汗水沾水了。

“好可怕!”

厉司尘的模样就像吞人的狼,那么凶悍的人,难怪司卓斗不过他。

白小暖平定了会儿,按照之前跟厉司卓商量,的回到家里把自己关起来。

她有两个手机,一个对外实名制申请的号码,另外一个手机是用的黑号。

白小暖用私密手机给厉司卓打电话简单报告了。

厉司卓故作关心说道:“我哥疑心病很重,他马上就会查你再约你见面。小暖你要记得,一定要平常心对待,不能让他发现端倪,为了我们的孩子。”

“我知道,司卓你放心,为了我们的孩子,我一定会努力的。”

白小暖把自己关在家里整天整夜,一直用话语催眠自己。

厉司尘不会伤害她,要平常心,平常心……

“厉少,这是白小姐的资料。”

半夜三更厉司尘没回家睡觉,还呆在办公室里点烟吞吐圈圈。

他立刻起身抢过资料细细的翻看。

“车祸?她也出了车祸?”

“是,但是是在美国出的车祸,对方赔付了一百万才了事。”

都是车祸?为什么会这么巧。

厉司尘皱眉查看她的简历和住院记录,林浩不敢做声,坐在旁边陪着。

出生记录也有?

“在W市出生?不是在我们这里?”

“的确是在w市出生,高考之前父亲赌博惹出人命死了,出事之前把她安顿到国外。”

虽然听起来曲折离奇,可是合乎情理。

厉司尘把东西摔在旁边,手指的骨节被他捏的咔嚓做响。

真的不是乔安安吗?为什么会那么像!

“厉少,今天你从女厕所出来被人拍到了,明天肯定头条新闻,我想让白小姐出来作证对媒体说明的话,事情很快就会平息。

就是不知道白小姐愿不愿意。”

“她敢不愿意!”

林浩怯怯陪上笑脸。

厉少这么生气还不是自己给自己添堵。

心里在意的要命,嘴上还要逞能。

这些年想念乔小姐的样子大家有目共睹,他还死不承认。

厉司尘皱眉说道:“你去跟她说,尽快对媒体澄清。”

“是。”

“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