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明上夜班》梁君唐天鸠小说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我在大明上夜班》小说简介

网络大神半盐带来了一部最新作品《我在大明上夜班》,这部小说近来一直备受网友们追捧,推荐伙伴们阅读。小说情节简述:明永乐十二年,仍在襁褓之中的梁君一家惨遭灭门。幸而被一盗门门主捡到,并被抚养长大。天下熙熙皆为利驱,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是贼人还是君子,安民济世,非我所愿,奈何这世道…

《我在大明上夜班》 第6章 盗门遗宝 免费试读

梁君靠近唐非,鼻尖再一次嗅到了那道香味,“我说你一个男人,身上为啥这般清香?”

唐非稍稍脸红了一下,从自己的腰间取下了几包药粉,摊在手中,递在梁君的面前,“你闻到的香味应该是这些药粉上传来的。”

梁君俯下身子,嗅了一下,果然都是各自带有香味的。

“你身上为什么总带着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唐非收好药粉,解释起来,“你忘了我是唐门的人啊,从小就和这些打交道呢。”

梁君这才去了疑惑,伸手将唐非抱在怀中,同时提醒了一声,“你这次可不要再推开我了,这可是万丈悬崖,你要是妄动的话,咱们两个都要玩完。”

唐非这次羞红着脸蛋,微微点了点头,嘴里轻轻“嗯”了一声。

梁君抱紧唐非,一下子跃下悬崖,惊得唐非脸色发白,差一点再一次叫喊出来。

两人下坠的速度十分的快,那疾风,吹得人脸颊生疼。唐非心中后悔不已,这可是万丈悬崖,这么跳下来,怕是要尸骨无存了,当即闭上了双眼,等待着死亡。

“噌!”

闭着双眼的唐非忽然感觉到下坠的力道消失无形,自己的身体居然生生停在了半空中。

他试着伸出脚探了一下,脚下空无一物,果然是处在半空中。

这时,身旁传来了梁君不好气的声音,“好啦,睁开双眼了。真不知道你好歹也是个男儿身,为何这般胆小。”

唐非睁开双眼,没有去辩白,只见着自己身下是望不到底的崖谷,而自己被梁君紧紧揽在怀里。而梁君此刻正手抓着一根十分粗壮的藤蔓,将两人悬挂在山壁上。

梁君的声音再次传来,“你看看你斜下方,那个洞口,就是我们盗门的门户。”

唐非顺着梁君的示意看了过去,果然在身下的山壁处见到了一方黑黝黝的洞口。洞口十分的宽敞,足有一面墙这般大。

“行了,别看了,快下去,挂在我身上可沉死小爷我了。”

唐非脸红一下,小声嘀咕了一下,“你以为我想挂你身上啊。”

梁君听着唐非的嘀咕声,转过头来,“你说什么呢?”

唐非白了一下脸,连忙解释着,“我没说什么啊,我这就下去。”

唐非伸脚在山壁处稍稍蹬了一下,接着松开梁君的身子,整个人飘然而落,稳稳落在了洞口处。

在上方一直看着的梁君,不由得点了一下头,“轻功还不错,不算太丢人。”

说完,梁君同样松开了藤蔓,完全没有借助山壁的反弹力,整个人犹如穿花的蝴蝶,在半空中旋转飞舞起来。眼看着就要错过洞口时,梁君忽然一个横移,居然就这么生生跨出了一步,一样落在了洞口位置处。

梁君的身形十分的飘逸,让唐非不由得看呆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梁君得瑟地扬了扬头,“小爷用的可是我们盗门的传世功法,八步赶蝉。不仅速度惊人,而且能凌空虚度,同时变化八种身形。”

唐非眼中都快泛起星星亮光了,有些羡慕地说道,“大当家,你能不能教教我啊?”

梁君微微傲娇地笑着,“行啊,等我觉得什么时候你合格了,再教你。”

唐非嘟囔起了嘴唇,“又是这句。”

梁君没有答话,向着洞内走去,同时扬起了后手,一把搭在了唐非的肩头上,“走吧,让你见识见识我盗门有多伟大。”

唐非有些扭捏地动了动身子,想要将梁君的手从自己肩头移开,只是任凭他怎么扭动身子,都没有成功。只能无奈地任由着他揽着自己,一块儿进到洞中。

这个洞府不仅洞口十分的宽敞,其内更是大得出奇,洞内堆满了琳琅满目的珠宝,还有许多珍贵的刀剑。而在这些藏宝的身后不远处,居然还有一方小水潭。当真是让人匪夷所思,这大自然的神奇,深深震撼了唐非。

而就在他们进到洞府中的时候,那原本敞开着的洞门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生生掩合上了。与此同时,洞壁四周居然亮起了亮光。

唐非望过去,只见着洞壁四周居然安放了好几颗龙眼般大小的夜明珠。夜明珠柔和的光辉,将整个洞府映照得如同白日。

“哇!太神奇了!”唐非不由得叹服了一声。

这时,梁君扫开了一角堆放着的珠宝,露出了一张玉石制成的玉床,歪身一倒,躺在了玉床上,看着还处在震惊中的唐非,不由得露出了一道迷人的微笑,“知道我们盗门的底蕴了吧?这些堆积的珠宝,要是拿出去的话,至少抵得上咱们大明的国库了。”

唐非十分赞同的点着头,“是啊,这里的东西随便拿出去一件,都够我们吃住好些年了。”

唐非看着自己身边的珠宝财物,这堆积得完全像是一座小山一般。忽然,他眼睛一亮,拾起了一件衣裳,举在身前,惊喜着,“哇!这件衣裳好漂亮啊!”

唐非手中举着的衣裳,是一件轻纱罗裙,但是这纱裙看上去却是十分的艳丽,不仅镶了各色羽毛,还用金线细细勾勒描边了一番,华丽至极,怕是连皇宫里面皇后的衣裳都没有一件能够比得上这件一半的。

梁君随意看了一眼,漫不经心地说道,“你拿那件好像叫什么霓裳羽衣,是当年唐玄宗赐给杨贵妃的,专门让她穿着跳霓裳羽衣舞的。”

“啊!”唐非大惊一下,手中的轻纱一下子就滑落了下去。她十分心疼地拾了起来,很是轻柔小心地拍了拍衣裳沾染上的尘土,完后还将这件衣裳贴在自己的脸颊处,细细感受了一下。接着,他好像察觉到了什么,回过头来,很是愤怒地瞪了梁君一眼,“这件衣裳这般珍贵,你怎么不好好妥善保存呢?这要是坏了,多可惜啊。”

梁君愣住了,指着唐非,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唐非不解地问道,“怎么了?我脸上花了吗?”

“咳咳……”梁君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下,指着唐非狂笑起来,“哈哈哈,你知道你手里的衣裳是用来干什么的吗?”

唐非睁大眼睛望着梁君,“干什么的?”

“那是……那是小爷我……我的洗脚布!”

“啊!”唐非一下子将手里的衣裳朝着梁君的方向扔去,一想到自己刚才还拿着梁君的这个……这个洗脚布,贴在自己的脸颊处,唐非的脸颊就像是红透了一般。不过她这脸红,可不是因为害羞,更多的还是愤怒。

“梁君,你怎么能够这样?”

梁君傲起脑袋,“怎样?”

“你……你怎么能把这么名贵的衣裳,当做……当做洗脚布用呢。”

梁君大笑起来,却是不以为意,随手拿起了放在身边的一柄有些泛黑的匕首,丢给了唐非,“哈哈,你这是少见多怪。你看看这匕首,据说是什么当年荆轲刺秦王所用的匕首,还不是被我拿来削水果用。”

唐非眼见着匕首没有鞘套,生怕自己没接住,刺中自己。于是下意识的躲了开去。而那柄匕首,却是稳稳**地中,直没至柄。

唐非颇为惊异地“咦”了一声,想不到梁君丝毫没有使力,只是随手一抛,就将匕首插入地中。刃锋之利,简直是匪夷所思。

唐非附身拾起匕首,拿在手中感觉颇有重量。匕首的模样并不讨喜,反而有些难看,和木刀似的,难怪梁君会如此不上心,不在乎。

唐非拿在手中细细端详,言说道,“传言徐夫人匕首能藏锋利,剑刃不反光倒是真的。”

梁君稍稍来了一些兴趣,只是听得这匕首的名字带着“徐夫人”三字,却是有些感冒了,“徐夫人匕首?怎么是个娘们儿用的玩意儿?幸好我没有拿它出去招摇,不然定被人笑话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