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萱月付霁轩小说已完结 《农家团宠:首辅家的小甜妻》无错版

《农家团宠:首辅家的小甜妻》小说简介

主角是盛萱月付霁轩的书名叫《农家团宠:首辅家的小甜妻》,本小说的作者是三时春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谁都知道盛家人穷得裤子都穿不起,全家上下就宠着一个黄毛丫头,活该穷死!结果自从那黄毛丫头落水被救,盛家的日子也是越过越好,买地基盖房子,买铺子做生意,眼见着家缠万贯!难道那丫头落水一遭,还成了锦鲤福星不成?!——-意外穿越古代,盛萱月发现自己成了六岁半的小农女,虽是爹疼娘爱,但无奈家里太穷!好在她系统在手天下我有,借着系统空间瞒着爹娘一步步给家里挣下家业!可是这个随手捡来的少年怎么处处跟她作对,扒她马甲,让家里人全都知道了!月儿,你就是给咱家送房子的大善人啊?!月儿,他们嘴里的妙手娘子是你的?!月儿,你就是酒楼的大老板啊?!……辛苦藏的马甲全掉完,盛萱月气得扭头去找少年,你到底是什么人!付霁轩勾唇一笑,是月儿的心上人。…

《农家团宠:首辅家的小甜妻》 第6章 免费试读

第6章

春燕快步走到盛萱月跟前,“小妹妹啊,你刚才说的药是能治头发的?”

“嗯,”盛萱月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春燕,“姐姐你有事吗?”

“是这样啊小妹妹,你这药都能治什么,能治脱发吗?”春燕急急问。

她家夫人自从生下小少爷之后半年了,一直在掉头发。

原先那一头浓密的黑发都快掉没了,显得人又老又丑,夫人整天被这事弄得着急上火,到处吃药求方。

这半年真是周边什么医馆郎中都看过了,还派人到了乡下去找土方子,却都没什么用。

也就这于大夫的药勉强能用,吃了掉得少些。

可是想再长出来就太难了。

夫人整日以泪洗面,就怕老爷变了心,本来好不容易才怀了孩子生下小少爷,和老爷感情加深。

结果一脱发,别说老爷了,夫人都不敢让老爷进屋。

所以春燕也顾不得盛萱月是个小孩子,着急来问。

“我家的药都能治,脱发,黄发,头发枯也能治,灵得很。”盛萱月骄傲道。

春燕心下一喜,“那,卖我成不成?”

夫人喝药半年,几乎就把那药当成饭来吃,就算这药也不行,但好歹也是个希望不是。

再说刚才那小孩的话,说明这药也是有用的。

“姐姐来晚了,家里的药就这一包了,我想留着的。”盛萱月假装为难道。

春燕真是着急,“小妹妹,你家有药方,可以再配啊,要不,你连药方一起卖给我?你家的大人呢?”

这事跟大人说更靠谱。

“我家的药方不外传,”盛萱月揪着小手,“姐姐你头发这么好,不用吃药的。”

春燕叹口气,“哪里是我吃,是我们家夫人吃,夫人自从生了孩子,头发是一天天的大把大把地掉。”

盛萱月听了记在心里,又好奇道,“女人家掉头发是气血不足,夫人多吃点补气血的呢?”

春燕有些惊讶地看着她,“你还懂这个呢?”

盛萱月笑笑,“平时听得多就会一点啦。”

春燕蹲下身,“我家夫人也吃很多补品,可还是不见效,大夫也说是生孩子亏了身子,一时半会调理不好。”

盛萱月大概了解了,春燕又劝道,“你家的药反正都要卖,且卖给我吧,你说多少钱?”

盛萱月对物价也没有太多的了解,转眼落到春燕手里提的药包上,大概想了想,挺起小胸脯,“五两银,不还价。”

“好好好,”春燕从荷包里摸出五两的碎银子,“你快回家去告诉家里大人,多配一些,我还要。”

盛萱月看春燕给钱这么爽快,又觉得自己是不是要少了。

“我家的药一包见效,五包根治,三日后还是这个时辰,姐姐在这等我,我拿药给你,到时候不灵,你找我算账就是。”盛萱月说话跟个小大人似的。

“煮的时候煎一碗水就成。”

春燕接过药包笑了,“好,那三日后我来。”

盛萱月看着春燕急匆匆离开的背影,又低头看着掌心里的碎银子,小脸爬上几分笑意。

不错不错,没想到系统给的东西还有这妙用。

盛萱月怕自己被骗了,又拿着碎银子跑回医馆里,“我爹让我来买一文钱的甘草。”

说着,把银子递给药童。

这两天盛萱月跟着来送草药,医馆里的人也都脸熟了,药童看着银子笑道,“买一文钱的东西哪里用得着拿五两银子来,你爹没给你几文钱装荷包啊?”

盛萱月放下心来,又把银子拿回来噔噔噔跑走,“那我先不买了,我去找我爹要钱,下次再说。”

正巧外边盛知树买了东西回来,“月丫,咱们走了。”

“嗯!”盛萱月高高兴兴地跟上。

回去的路上,盛萱月还在琢磨五两银子值多少的事,忽然听到系统又发布了任务。

【任务二,为盛家购置三亩地,奖励优质麦种一袋,优质菜苗一袋,包括白菜,萝卜,青豆,等。】

盛萱月心里微沉,等了一会系统没声了,忍不住问,“没有附赠奖励了?”

系统马上回答,【没有。】

生怕盛萱月提什么要求似的。

盛萱月暗自挑挑眉,“哦豁,好吧。”

三亩地,不知道手里这五两银子能买几亩。

盛萱月看了看身边的盛知树,假装不经意地问,“爹爹,是不是马上要春种了啊?”

“嗯差不多,”提起春种,盛知树心里又是一叹气,家里的地不好,他们也不怎么会种庄稼,每年能够缴完粮食税都是不易,别提余量了,“怎么啦。”

“那,多少钱一亩地啊?”盛萱月问。

盛知树笑笑,“月儿怎么想起来问这个了?”

“就是想知道嘛。”盛萱月撒娇道。

盛知树看着村子的方向,“嗯,咱们现在是三两银子一亩,种十年。”

“种十年?什么意思,是说这地买了,不是咱们家的?”盛萱月愣住。

这个时空的土地法未免有些太过苛刻。

“可不是,咱们家光是买一亩都费劲啊,地买来只能种十年,十年后得拿着地契再去买一次才行。”盛知树心中苦涩。

再过一年,就又得交钱,这钱,得提前准备着才行。

盛知树只觉得身上的重担又往下压了压,压得他有些呼吸困难。

盛萱月忍不住在心里骂这当朝的皇帝,农民简直是太可怜了。

“那要是没到十年,家里突然不想种了呢?钱能退吗?”盛萱月又问。

盛知树摸摸她的脑袋,“傻孩子,怎么能不种地呢,不种地每年的粮食税可怎么交哦。”

“再说,也不会退钱的。”

盛萱月觉得有些无力,不过,她来到这个时空就要遵循这个时空的法则。

“我知道了爹,等到春种的时候,我一定好好帮忙!”盛萱月握拳道。

盛知树欢喜得抱起她,“月儿真乖!”

回到家,盛萱月趁着家里人都在忙,自己跑到屋外蹲在地上拿了个小木棍在地上列药材。

系统给的生发剂当然只有一包,但是她也知道一些对头发好的草药。

说吃五包才能痊愈也不算是骗那个丫鬟姐姐,她结合系统给的药再自己配一副,是肯定能保养头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