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清浅萧墨寒为主角的小说 主角是夏清浅萧墨寒的小说免费阅读

《冷宫翻身:暴君独宠小妖后》小说简介

唐不旧原创小说《冷宫翻身:暴君独宠小妖后》讲述了夏清浅萧墨寒之间的故事,这里为您提供《冷宫翻身:暴君独宠小妖后》小说阅读。夏清浅萧墨寒的小说讲述了:她是百年难遇的天才精英,一朝穿越,竟成了西凉国又蠢又坏的冷宫弃妃姐妹背叛,帝王嫌恶,世人唾弃!她冷笑一声,摄魂催眠齐上阵,运筹帷幄,智斗天下管他宠妃还是权臣,统统都是她的手下败将!他是西凉国史上最残暴冷酷的君王,俊美若天神之姿,手段却狠辣无情不准碰别的男人,否则你碰哪里,朕就剁了他们哪里。从今往后,你只能看朕一人。是谁说的有多远滚多远?夏清浅看着面前粘人的帝王,无语望天是谁?帝王一把将她揽入怀中,深情低语,朕废六宫,独宠你一人,可好?…

《冷宫翻身:暴君独宠小妖后》 第6章 免费试读

第6章

夏清浅本来自然是想要人参和灵芝,这些东西都有助于她的灵力恢复。

若是这些药材太珍贵,那直接给她钱也行,她自己去买灵药就是了。

可是对上萧霓裳巴巴的眼神,还有那只可怜兮兮垂着脑袋的老虎,像是能听懂他们说话一样——不对,不是好像,是真的能听懂。

这老虎已经开了灵智,若是好好修行,化成为人形也是迟早的事。

她几不可闻的叹了口气,“那就放了这老虎吧,我保证它不会再伤人。”

萧墨寒眼神一厉,忽然觉得她嘴角的血迹更刺眼了。

这个该死的女人,他既然开了这个口,无论她说什么,他都会考虑的。

哪怕是离开冷宫……

可她竟然维护一只伤她的老虎!

他眉心彻底拧成了一个结,冷冷的拂袖离去,“随你!”

萧霓裳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大喜道:“清妃,谢谢你!”

如果说她刚才的道谢还带着几分不情不愿,毕竟夏清浅这女人以前真的太讨厌了,那么现在,夏清浅如此帮小黄,却是真的让她刮目相看了!

“不客气。”

夏清浅摆了摆手,也转身回了冷宫。

她本来以为这回大发善心实在是亏大了,什么也没得到,还伤了自己,结果傍晚时分,萧霓裳让人送了一堆补药过来,其中甚至有一株灵芝。

虽然年份不算久,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啊!

她服下之后,顿时觉得体内的灵气充沛了不少。

如果说前世的她有一百分,那么现在的她,至少也有……零点一分了吧。

夏清浅笑了一声,也不气馁,反正有些斗志昂扬。

…………

与此同时,皇宫的另一角,几个宫女正围在一块儿,窃窃私语。

柳絮声情并茂,“夏天的蚊虫最多了,主子们有咱替他们驱赶蚊虫,可咱们当下人的呢?只能每天被咬出一个个的包,还得注意仪态,死活不敢挠啊!”

顿了顿,“我认识一位高人,她会画驱虫符,只要有了这符,半个月内蚊虫都无法近你的身了!”

众人先是一惊,然后明显不信任的道:“真有这种东西的话,主子们早就用了,哪里还轮得到我们呀?你这是哪里找来的骗人玩意儿?”

柳絮蹙眉道:“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若真要骗人,会只骗一文钱吗?”

她这么说也有道理——想当初清妃被打入冷宫,柳絮完全可以置身事外,却死活要跟去冷宫里伺候那弃妃,由此也能看出她是个重情义的人。

而且这是在宫里,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为了区区一文钱得罪人,柳絮应该没这么蠢吧?

“好了好了!”有人站出来道,“一文钱就当是给你主子买个肉包子吃,我要一张!”

“那我也要一张,大不了打水漂嘛!”

两张驱虫符很快就卖出去,柳絮心满意足的回到冷宫。

夏清浅挑眉,“怎么样?”

“如主子所料!”

她刚才说的话都是出门之前主子教的,而最后的结果也如主子所料——驱虫符卖出去了,平安符没动静——毕竟平安符要比前者贵出了一千倍啊。

只是短暂的喜悦过后,柳絮又有些担忧,“主子,他们今晚就会知道咱们骗人,那以后怎么办?”

就算她可以为了主子不要脸,可是,以后人家也不吃这套啊!

那主子用簪子换符纸,最后只换到两文钱,不是亏大了?

“放心吧,他们还会来的。”夏清浅把刚刚画好的十张驱虫符给她,“不过记住,等她们主动来找你的时候,咱们卖的价可就是十文钱一张了。”

“……?”

她觉得主子中毒之后不是失忆,而是疯了。

一文钱都卖不出去的东西,谁会拿十文钱来买啊?!

…………

御书房。

裴盛微妙的发现,帝王心情不好,把批完的奏折扔得乱七八糟的。

他刚要开口,萧墨寒忽然看了他一眼,“小黄死不死,关她什么事?”

裴盛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帝王说的这个“她”,是指冷宫里的那位。

他嘴角忽然一抽,原来皇上是在纠结,为什么清妃那般替小黄说话吧?

“这……自然是因为娘娘心善啊!”

他挑了个最中规中矩的回答,熟料帝王一声冷笑,“裴盛,你什么时候也学会睁眼说瞎话了?”

心善?

后宫谁人不知,清妃嚣张跋扈,欺凌弱小,入宫不到一年就把宫里的人得罪个遍。偏偏她爹是威远大将军夏振国,所以旁人都是敢怒而不敢言。

可她越发肆无忌惮,半个月前直接当着众人的面虐杀宫女,这才被打入冷宫。

竟然说她心善,呵。

裴盛讪笑,“娘娘这不是失忆了吗,或许是转性了?”

萧墨寒忽然话锋一转,“你也觉得她太过放肆?”

裴盛,“……???”

他什么时候这么说了?!

帝王冷笑,“她以为自己能随意出入冷宫,所以故意不要封赏……呵,吩咐御林军,从今日起每日派人轮守在冷宫门口,不准她再偷溜出来!”

裴盛,“……!!!”

算您狠。

…………

入夜。

夏清浅打坐调息之时,再次察觉到白天那股奇怪的气息。

打开门一看,却见半空中一道黑影一闪而过,从冷宫飞了出去。

她急忙追赶上去,可是走到门口,却发现冷宫门口忽然多出了无数侍卫,将冷宫团团围住。

夏清浅一脸懵。

侍卫们也注意到她,眼神嗖嗖的射了过来,“这么晚了,娘娘要出去吗?”

夏清浅茫然的眨了眨眼,“我……请问,冷宫突然出现宝藏了吗?”

这么多人,是来镇守宝藏的?

领头的侍卫嘴角一抽,“并不是,我等是皇上派来保护娘娘安全的。”

夏清浅,“……”

保护个屁啊!

话说到这一步,夏清浅怎么可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分明就是那狗皇帝看不惯她一直溜出冷宫,所以找人监视她来了!

夏清浅默默在心底把他骂了几百遍,转身就走。

但她回房并不是放弃了,而是画了一张隐身符贴在自己身上,然后便又重新出来,当着一众侍卫的面,堂而皇之的从门口走了出去。

侍卫们只觉眼前一阵风拂过,带着淡淡的清香,可眼前又分明什么都没有。

“头儿,您闻到什么味了吗?”

“兴许是御花园的花香。”

“……哦。”

短暂的对话中,夏清浅走出冷宫很远。

那道黑影到了晚上好像行动有些迟缓,她刚才进屋画符耽误了一会儿,竟还追到了它。

只见那黑影飞快的闪入一座宫殿,夏清浅带着隐身符刚要进入,余光却忽然瞥到了这座宫殿的名字——龙吟宫。

金灿灿的大字,龙飞凤舞,气势磅礴。

夏清浅,“……”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整个皇宫敢叫这个名字的应该也只有一个地方了吧?

皇帝寝宫。

真是……冤家路窄。

夏清浅撇了撇嘴,但她仗着自己此刻贴着隐身符,还是飞快的跑了这座宫殿。

那黑雾虽然速度慢了许多,却从白天的无形气流转化为了此刻肉眼可见的黑雾,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经修成实体,总之不能让它再壮大下去,一定要趁早收了它!

然而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来,身上的隐身符忽然开始发热……

她的身体逐渐的由虚转实,在无人的院中晃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