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隘苏颖完结版 《天王令》已上线小说

《天王令》小说简介

火爆新书《天王令》由一粒尘埃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陈隘苏颖,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战神三年隐世,惨遭家族驱赶、妻女受辱,一朝身份恢复,昔日荣光重现,全球十万王者,齐赴而来!…

《天王令》 第1章 免费试读

第1章

苏家家宴上,三代子孙齐聚一堂。

餐桌上摆满了山珍海味,琳琅满目,众人举杯共饮,其乐融融。

而在餐桌的一侧,却蹲着一个落魄青年,他的手里只有一个冷冰冰的馒头,显得极为刺眼与落寞。

“陈隘,你吃慢点,说不定待会儿还有剩菜呢。”桌上一个面容姣好的少女,面带讥讽的说道。

“就是,反正剩菜拿回去也是喂狗,还不如给你吃了呢。”

少女随手从桌子上拿起了一块吃剩的鸡骨头,扔在了青年面前,坏笑道:“来,姐夫,把这个吃了。”

被称作陈隘的青年不为所动,仿佛习以为常。

“哼,真是块木头。”少女见状,忍不住轻哼了一声,“真不知道我姐到底看中了你哪一点,干啥啥不行,天天就知道在家白吃白喝,听说现在还是我姐养着你,是吧?”

“大男人活成这样,干脆死了算了。”

“从戎那么多年,没混上个士官就算了,连安家费都没有,你是头猪吗?当年真是瞎了眼,选了你这么个没用的窝囊废。”

桌上的人顿时哄堂大笑,赫然把陈隘当成了寻欢作乐的笑柄。

陈隘没有说话,手里的馒头却被他捏成的团缩了起来。

望着面前的这帮人,陈隘的脸上不禁浮起了一抹苦涩的笑容。

三年前,陈隘还是炎国一颗耀眼的明星,前程似锦,未来不可**,乃是江城最为杰出的青年。

而苏家不过是二流世家,经营多年却原地踏步。

苏老爷子为了搭上陈隘这条船,几乎是无所不用其极,用尽了一切办法拉拢陈隘与孙女苏颖之间的关系。

经过苏老太爷的不懈努力,陈隘和苏颖总算是结为了夫妻,苏家小姐虽美,可在外人眼里看来,苏家还是配不上陈隘这颗新星,几乎所有人都在背地里骂苏老太爷不要脸。

可谁也没想到,结婚第二年,陈隘便被队伍革职,灰溜溜的回到了江城。

外界对此传言无数,有人说陈隘是犯了严重的错误,也有人说陈隘是个投机分子,似乎所有人都想在陈隘的头上踩一脚,以此来显示自己的不凡。

但没人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一年,陈隘是炎国战域的传奇,从戎五年,经历了大大小小无数次战役,且未尝一败!为炎国立下了不朽的功勋!

二十六岁,陈隘便成为了史上最年轻的大帅,荣获最高荣誉国士无双的称号,负责镇守边疆,守护炎国!更是被尊称为炎国战域之魂,无尚圣帅!

同一年,边境便发生了前所未有的摩擦,大怒之下的陈隘当即统率大军,一口气屠杀敌军八个统领、数十万入侵者!

敌军的最高统领,更是跪在陈隘面前瑟瑟发抖,祈求原谅。

可震怒下的陈隘根本不给他丝毫机会,当着众人之面,亲手杀了这位统领,并且放言:“犯我炎国者,虽远必诛!”

毫不夸张的说,那时陈隘的一个眼神,便可吓退十万大军!

如此戾气的举动,很快便引起了国际社会的不满,炎国迫于压力,便暂且将陈隘革职,封锁了所有信息。

陈隘,落魄而归。

失去了地位与荣光的陈隘,顿时成为了苏家人的眼中钉,肉中刺,所有人都将其视为耻辱,几乎没人在正眼瞧他。

可这帮庸俗鼠辈又怎能知道,仅仅是“陈隘”这两个字,便能吓退数十万大军呢?

想起往事,陈隘不禁苦笑了一声,他把手伸进了口袋,摸出了一块令牌,轻轻的吻了一下。

令牌通体发黑,闪烁着微微的黑色光芒。

这是炎国颁发给他的勋章,名为天王令,全世界仅此一枚。

凭借天王令,便可调动百万大军!

对陈隘来说,这不仅仅是身份的象征,更是无尚的荣誉,功勋的见证。

“你看那傻子,在那儿亲石头呢,哈哈哈,笑死我了!”苏萌不放过任何一个嘲讽陈隘的机会,指着陈隘哈哈大笑了起来。

“傻子,亲不到女人亲石头啊?是不是小颖不让你碰你憋得慌?”

“行了。”这时候,苏老太爷挥了挥手。

他不耐烦的看着陈隘,满面阴霾的说道:“你来干什么?”

陈隘深吸了一口气,在这里蹲了一个小时,总算是有说话的机会了。

他望向了苏老太爷,恳求道:“爷爷,我女儿小若得了白血病,需要一笔手术费,我想….借您三十万。”

听到这句话,苏老太爷顿时狠狠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他怒视着陈隘,大声呵斥道:“你今天来,就是为了借钱的?”

“来我苏家这么多年,没有一丁点贡献,你还有脸借钱?”

“就是,三十万虽然不多,但你能还的上嘛?”苏萌笑嘻嘻的说道。

陈隘咬着牙说道:“我发誓,这笔钱我一定会还给你…”

“还?你拿什么还?”苏萌嘲笑道,“要不是我姐养着你,你估计早就饿死了吧?”

陈隘抬起头来,死死的望着苏老太爷,几乎带着哀求的说道:“爷爷,若儿必须马上手术,如果没有这笔钱,若儿她…”

“她需要钱,关我什么事儿?”苏老太爷打断了陈隘的话。

“她是苏颖的女儿,是你的重孙!”陈隘一脸不甘,“你可以不管我,但若儿的身体里留着你的血,她才四岁,你就忍心看着她无医可治吗!”

苏老太爷冷笑道:“小颖为了你这个废物,跟我苏家几乎断绝关系,你女儿死不死,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陈隘死死地望着苏老太爷,一股怒火从心而起。

他知道苏老太爷心狠,但他怎么都想不到,苏老太爷居然会说出如此恶毒的话!

“哎呀,你要是真需要这笔钱,赚钱的方式不是很多嘛。”苏萌坏笑道,“我姐那么漂亮,要是出去卖的话,应该能卖个好价钱吧?”

“再说了,你怎么就确定若儿是你女儿啊?搞不好是我姐跟哪个野男人生的呢。”

桌上的人再次哄堂大笑,而苏萌似乎有意侮辱陈隘,她娇滴滴的看向了苏老太爷,撒娇似的说道:“爷爷,我最近刚看上了一辆新车,只需要三十万,您买给我好不好?”

苏老太爷看了陈隘一眼,尔后笑道:“不就三十万吗,待会儿我就转给你。”

“谢谢爷爷!”苏萌一脸兴奋的说道。

随后她还不忘瞪了陈隘一眼,眼神中尽是得意之色。

陈隘死死地握着拳头,他死死地瞪着苏老太爷,几乎不敢相信。

苏老太爷宁可把这三十万给苏萌买车,也不愿意救自己的女儿!

“哈哈哈哈!”想到这里,陈隘不禁放声大笑了起来。

“一帮攀龙附凤的势力之辈。”陈隘大吼,“当年我还在战域的时候,你们求着我娶苏颖,如今我陷入落魄,尔等却是如此嘴脸!”

陈隘放声大笑,“今日之耻,我陈隘会永远记住,希望你们不要后悔!”

“后悔?”苏老太爷不禁冷笑了一声,“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儿,就是把颖儿嫁给你这个废物!”

“赶紧滚吧,你要真有骨气,就自己去凑钱,还用得着跑这儿来啊?”苏萌白眼道,“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

陈隘没有再说话,他冷冷的扫过了在场的每一个人,记住了每一个人的嘴脸,随后大步走出了苏家。

站在大街上,陈隘心里五味杂陈。

他摸出了口袋里的那块黑色勋章,恋恋不舍的说道:“为了我女儿,只能把你暂且卖了。”

这块天王令,是陈隘心底最后的底线,失去了勋章,便代表失去了一切。

可如今为了女儿,陈隘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

就在这时候,不远处忽然有数十辆车浩浩荡荡的开了过来。

发动机的轰鸣,震耳欲聋,冲天的气势更是让人不敢靠近。

车径直停在了陈隘的身前,随后,便有数十个荷枪实弹的人跳了下来,将周围彻底隔绝。

“见过陈圣帅!”众人齐声大喊,声音震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