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深情如许秦知离景狱免费阅读 爱你深情如许宛如

《爱你深情如许》小说简介

《爱你深情如许》是目前最火的一本小说,小说的男女主角是秦知离景狱,这本书作为作者宛如的最新力作,给我们带来了一个不一样的故事。小说简介:两年前,一场盛世婚礼破灭。秦家二小姐一夜之间从人人艳羡的小公主变成豪门弃妇。可离婚后,低调的景先生一改低调内敛的作风,时不时的秀起了恩爱。助理来报:先生,当红小鲜肉发微博向夫人告白,三千万粉丝在线狂欢!男人目光冷冽:把他封杀!助理再报:先生,你的那些追求者跟夫人吵起来了!男人挑眉:叫上律师团,帮夫人掐架去。助理三报:先生,夫人要离婚!男人冷静不下来了,抓起一旁的小包子:你妈要离婚。小包子嗷了一声,奶声奶气的说:爹地,妈咪养我好幸福的伐,多给点抚养费,3Q~~~…

《爱你深情如许》 第8章 矛盾升级 免费试读

“去医院。”

司机看着景狱抱着一个女人上车,心中本是惊讶的不行,但通过后视镜,竟发现那女人是秦小姐!

心中当即咯噔一下,夭寿了,少爷该不会对自己杀人灭口吧?

当下不敢多看,启动车子,目不斜视的朝着医院的方向行驶。

车后座,景狱原是抱着秦知离,刚刚情况紧急,倒也并未觉出不妥,可在这狭小的车内空间,却又抑制不住心中的厌恶。

良久,终是一言不发的将人放在了旁边座位,注视着正前方,压抑着心中泛涌的情绪。

市内车流量大,红绿灯所设自然也格外的多,此时正值下班高峰期,车子行驶在马路上,走走停停,过了许久,倒是连医院的影子都没看到。

反而是秦知离,脸色苍白几近透明,阳光照在脸上,鲜红的巴掌印格外明显,呼吸微弱的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断掉一般。

他皱眉,“还要多久?”

从他身上所散发的低气压,早已让司机精神高度紧绷,此刻听了问题,当即答道:“少爷,以目前的速度,大概还有……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

景狱侧目看了看昏迷中的秦知离,心道,他只是不想让这女人如此轻易的死掉。

“穿过去。”

司机心中微凛,但也不敢多言,对那红灯视若无睹,一踩油门,车速飙升,车子在公路上左右闪躲,寻找着可供前行的缝隙,刹时间,鸣笛声与骂声不断。

在这种情况下,哪怕车子的性能再好,车内空间也是难免颠簸。

“嗙——”

秦知离额头撞在了车窗上,登时红了一块,在那近乎于病态白的皮肤上,异常显眼。

而原本处于昏迷中的她,也终于是彻底清醒了过来。

“不要……”

不知是否因为刚刚的撞击,让她联想到了什么不好的回忆,睁开眼睛的那一瞬,眼眸深处满满的都是恐惧。

“闭嘴。”

秦知离一惊,下意识的转过头,却只看到了景狱紧绷的下颚线,惜字如金,确是他一贯的风格。

这个恶魔……

她下意识的想要逃离,对着前方的司机道:“停车,放我下去!”

没有景狱的吩咐,司机自然是不敢妄自停下,只是不住地在心中祈祷,快些抵达医院吧!

很显然,司机是景狱的人,意识到这一点的秦知离身体僵硬,那些不好的记忆宛若潮水一般袭来,浓浓的恐惧与愤恨压得她几乎没法呼吸。

只见她一手捂着胸口,对着身旁的人道:“你要带我去哪里?放我下去,放我下去!”

“再吵,便把你扔回去,两年的时间,看来还不足以让你学会规矩。”

没有争辩,一句话,便让秦知离瞬间安静下来,她微微低头,凌乱的发丝遮住了脸,也就没有人能看到,被咬得鲜血淋漓的下唇。

好在车子很快停在了医院的门口,注意到外面景象的秦知离,没有想象中的歇斯底里,心中竟是格外的平静。

这是又缺血了?除了这个,她想不到别的理由。

“下车。”

秦知离没动,她看着景狱,一字一顿的道:“我不会去的。”

景狱耐性早已被消磨殆尽,骨子里的暴戾,在这一刻展露无遗,“秦知离,你要知道,我不是在与你商量。”

“我再说最后一遍,下车!”

秦知离咬牙,内心的恐惧几乎快要将她吞没,但骨子里的骄傲却并不允许她妥协。

“我说过了,我不会答应你,移动血库?想都别想!景狱,我这一身的血,就算是流干了,也不会再给她一滴!”

女人目光倔强,让景狱忍不住的冷笑,“你会跪着来求我的。”

至此,似乎早已忘记了把秦知离带到医院的初衷。

车内压抑的氛围让人格外难受,秦知离攥紧了拳头,半晌,终于是打开了车门,夺门而出。

看着离去的瘦小身影,景狱眸中一片黑沉,至于最前方的司机,只恨自己不能离开此处,免得受到少爷怒火的波及。

双脚刚一接触到地面,便已传来了一阵眩晕的感觉,秦知离攥紧拳头,指甲在掌心留下一个个的月牙印,她强撑着这具早已是千疮百孔的身体,离开了景狱视线范围之内。

一阵铃声响起,秦知离有些木然的低头,反应过来以后,手忙脚乱的把手机翻了出来。

“秦知离小姐吗?”

一串陌生的号码,但说话之人的声音却有些耳熟,秦知离下意识的应了一声,“我是,您是……”

“我是剧组负责人,通知秦小姐已经被聘用了,明日起正式来剧组报道。”

电话那端的声音极为生硬,可秦知离却仿若未闻,正想应下来时,那端的人便已经先行挂断,无半点尊重之意。

秦知离深吸一口气,强迫着自己打起精神,这大概是这段时间,她所听到的最好的消息。

剧组。

“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办好了,把秦知离安排到了苏小姐的那组。”

白芷手中拿着冰袋,敷在有些红肿的脸上,闻言,眼中当即闪过浓浓的怨毒,“很好,这个贱人,我一定要她生不如死!”

经纪人不由得一惊,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注意到周围没有旁人时,这才松了口气,“小姑奶奶,下回可万万不能说这种话了!”

若是被外人看到,这人设岂不是就崩了?

白芷面色一僵,硬生生的让表情恢复了温婉的模样,只不过看上去却莫名的带着几分违和。

“知道了,不用你说。”

解决了工作问题,那么下一步,就是住在哪里了,秦知离想到手里寥寥无几的钱,不免有些为难。

想要租一个好一点的房子,这大概是不可能了,毕竟在这种挥金如土的地方,手里那几千块钱,根本是不够看的。

思虑良久,最终还是拨通了墙上的号码。

两个小时以后,秦知离来到了那老旧的小区外,与繁华的市中心相比,这里反倒是更像是贫民窟一般。

居民楼的墙皮已经脱落,小区没有物业没有保安,甚至连电梯也没有。

不远处,站着一个中年男人,手中夹着一根烟,正在那里吞云吐雾,时不时拿出手机看看时间,似乎在等着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