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宝沈雪怡小说免费试读 《武侠:这个书生有点弱》小说全本阅读

《武侠:这个书生有点弱》小说简介

主角叫张小宝沈雪怡的小说是《武侠:这个书生有点弱》,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季月灯创作的武侠仙侠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只是一柔弱书生,却背负血海深仇,全家二十余口无一幸免,惨遭屠戮。少年凭羸弱之躯,忍受无边苦难,终报血仇登江湖至尊之位。这是一个关于少年的传说,也是一个关于江湖的故事。张小宝端坐武林盟主之位,耳边隐隐听到。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武侠:这个书生有点弱》 第5章 肆无忌惮 免费试读

那人哈哈笑道:“龙二公子,你们这样肆无忌惮地扩充地盘,不会有好果子吃的。在下提醒贵帮还是悠着点,还是让在下带走徐子恒,这样我们还能……”

闻言,龙二公子大怒道:“休想!找死!看招!”左手直袭那人的天池穴。

那人虽然手中挟着人,但是身体还是那么灵活迅疾,而且掌法劲风凌凌。

没想到竟逼得龙儿公子手忙脚乱,只有招架之功,全无还手之力。

原来这金扇公子只出左手相博,右手始终下垂,显然右手有伤。

忽听前面打斗处有人喊道:“师兄,风紧,扯呼!”

又传来一女子声音道:“二哥,别放走了那厮!”

龙儿公子闻言一时分心,被对方击中右臂,瞬间踉踉跄跄后退数步,跌倒一旁。

那人发足又奔,竟向大院马厩这边奔来。不料后面马蹄声响,赶来一男一女两骑者。那男子在马上挥了挥手,喝道:“留下人来!”前面那人一个跟头,跌倒在废嘘旁,似是腿上中了马上那人的暗器。手中挟着的物件恰恰滚落到张小宝的身边,果然便是那瘦小的残疾人徐子恒。

这时废墟旁的厮杀已近尾声。

那侯明秋八人已有五人死于剑下,使竹叶剑的也倒毙三四人。总管一干人原本被秋雅公主两人打得晕死过去,渐渐的便都苏醒过来,却有三人给摔断筋骨,躺着无法动弹。

余下之人见金扇公子走远,都不敢去招惹秋雅公主两人,却把这窝囊气都出在侯明秋三人身上。一阵砍杀,三人又折一人,侯明秋见大势已去,必死无疑,遂作困兽状,歇斯底里,挥刀乱砍。看看已是力竭待毙,忽见春香长鞭疾舞,叭叭脆响。打得总管等人抱头鼠窜。

侯明秋见有生机,大喜过望,只道秋菊与自己联手,同仇敌忾,不由讨好道:“姑娘武艺高强,出手不凡,只管往死里打便是!”不料话未落音,春香“呼”地一鞭打来,正重重地落在他的额头上,只打得他眼冒金花,晕头转向。

迷迷糊糊听得春香骂道:“你们这帮强盗,没一个好东西。哼,你这狗贼,打着弥勒教的幌子,暗地里投身梅花帮,你道我不知道么?”长鞭挥舞,打得双方丢刀弃剑,狼狈奔逃。无意中却让那范无边趁乱逃得了性命,给江湖中留下了不少祸患。这是后话。

且说张小宝自那金扇公子走后,不知为何,全身松懈,复又能动弹。正疑惑间,忽见那瘫子徐子恒便如同一头水獭似地滚到自己身边。心中恻隐,伸手抱住,脱口道:“这人甚是可怜,受了这许多伤,怎能再让人折腾?”

王伯在一旁轻轻叹道:“唉,公子,我们手无缚鸡之力,怎有能力保护他?人家可都是练了武功的,快快放下他。早早离开此地才是。”

张小宝心中不忍,抱着那瘫子徐子恒,眼睛透出的尽是期望:“我们走了他怎么办?岂不要白白送了性命?”

王伯道:“带着他我们都得送命,快走了吧,待会只怕来不及了!”

小宝终是不忍放手,正为难间,那徐子恒道:“公子虽然慈悲为怀,只是我已命在倾刻,便是能够将我救走,我也活不到天亮了的。我……多谢公子的好意了。且请公子拉住我的左脚,对,须得用力拉……”声音显得特别的虚弱。

张小宝抓住他的左脚,只觉又冷又硬,心中诧异之余,只道他受了这般折磨,错了经骨,须得这般施为。不料几经用力,那脚“喳”地一声竟然自大腿间分成两段,惊得张小宝不知所措……

徐子恒道:“这只脚乃是假的,公子不必担心。在下有一紧要物事相赠,还望笑纳。”说着,从张小宝手里接过假脚,伸手在里面一阵抓掏,假腿发出吱吱声响,原来却是树木做的空腿。

只见他从里面抓出一团黄色的软物来,夜色中似绵似布。他双手微颤,递到张小宝面前道:“这便是他们千方百计要得到的东西。唉,我隐居了数十年,到底还是给他们找上来了,江湖中还不知有多少人在窥伺着它呢!

唔,此物灵圣,岂可让它沾了暴戾!我只因筋骨不畅,走火入魔,已无法再用它了,把它送给你这小善人,正可应了那老僧的偈语。有缘有缘,既可绝了祸患,又不致沦落人寰。公子吉人天相,他日或可用上也未可知。只是切莫落入邪恶之人手中,否则遗祸无穷。”说着,一把塞进张小宝怀里,用手一推道:“快走快走,切记切记!”却把张小宝推下废墟,几个跟头,跌向大院前的坪地。

王伯赶去扶住他,连道:“快走快走,那边又打杀过来了!”

张小宝看时,只见废墟前战成一团。那一男一女早已跃下马来。正一前一后挟击那倒地之人。那人腿部先已受伤。行动不便,正手忙脚乱,劳而无功地苦苦支撑。离他们不远,却有七八人正围攻另两个人,这七八人中却包括那总管一干人在内。只听呼喝连声,那两人也自吃紧万分,招架不住,堪堪的就要罗列刀下。

这时金扇公子领着两人来到废墟旁,左手一挥道:“快把那瘫子带走。”

立即两个劲衣走到徐子恒身旁,一人叫道:“二公子,这人只怕……只怕已然死了。”又听另一人道:“似是自断经脉死的。”

龙二公子紧走几步,蹲身看了一会儿,道:“抬到船上去,细细地搜身。”接着又来到男女打斗众人之前,扬声道:“陆弟;大妺,这三个狗贼乃是鸡公山无虚老道的门下,号称什么梦幻派。哼哼,这一个便是无虚老道的大弟子,叫白飞金,另两个乃是他的师弟。”

那叫陆弟的人道:“管他什么派,给我躺下!”只听一声闷响,那白飞金一个前倾,摔倒在地。

那女的叫道:“陆杰,这厮交我料理了。你快与三哥领人把那边四个男女围住,今日之事是万万不可走漏了风声的。”

龙二公子忙道:“不可不可,大妺,今日之事只怕不能利索。快快住手,留了梦幻派这三条狗命,为兄的自有道理。”

那叫大妹的女人立即往后退了一步。

龙二公子扭头朝总管等人喊道:“手下仔细些,留他们一条性命。”

然后来到白飞金面前,也不理那对男女如何吃惊,却对半死不活的白飞金道:“姓白的,看你师父的面子放你一马。那徐子恒可是在你手里死的,哼哼,那物件么,恐怕只有你知道。如果不说,今日只好跟我们走一趟了,我自会托信叫你师傅来领人的,只是这杀人越货的勾当么,我却无法替你掩盖了,好在徐子恒的尸身在此,到时叫你师傅一并领回,江湖中自有公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