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深情如许》全文阅读 秦知离景狱小说章节目录

《爱你深情如许》小说简介

《爱你深情如许》是近期点击量颇高的小说,是大神宛如的得意力作,主角是秦知离景狱,属于必看的优质好文。《爱你深情如许》小说精彩段落:两年前,一场盛世婚礼破灭。秦家二小姐一夜之间从人人艳羡的小公主变成豪门弃妇。可离婚后,低调的景先生一改低调内敛的作风,时不时的秀起了恩爱。助理来报:先生,当红小鲜肉发微博向夫人告白,三千万粉丝在线狂欢!男人目光冷冽:把他封杀!助理再报:先生,你的那些追求者跟夫人吵起来了!男人挑眉:叫上律师团,帮夫人掐架去。助理三报:先生,夫人要离婚!男人冷静不下来了,抓起一旁的小包子:你妈要离婚。小包子嗷了一声,奶声奶气的说:爹地,妈咪养我好幸福的伐,多给点抚养费,3Q~~~…

《爱你深情如许》 第11章 电话乌龙 免费试读

好在这一次苏莱因并没有继续多加为难,拍摄任务总算是完成,再加上一些零零散散的收尾工作,一切的事情告一段落时,天色已经快要暗了下去。

没有人注意到,人群的角落处,秦知离动作似乎没有了先前那种稳重,身体依旧在忍不住的轻颤,或许是刚刚进入水中的时候冷到了,可若仔细看,却能发现她眼眸深处似乎满是恐惧。

距离天黑还有一小段时间,自己应该可以赶回去的吧?

“秦小姐,能不能麻烦你把这些服装送回化妆室里?”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秦知离整个人的身体都是微微一颤,她下意识的抬头,看到的是一张有些陌生的面孔。

仔细想想,她似乎刚刚在化妆间里面出现过,想来应该是这剧组的工作人员。

秦知离自然是不会拒绝,她伸手将东西接过,“好,我知道了。”

拍摄场地与化妆间还有一小段距离,远离人群,周围也随之变得愈发安静,只有猎猎的风声。

秦知离手指紧紧的攥住手中的箱子,加快了步伐,一路小跑的来到了化妆间,把箱子里面的衣服一件件地挂在了衣架上。

恍惚之间,大脑一阵昏昏沉沉地,似乎又传来了那种眩晕感,经历了一场牢狱之灾的秦知离分外清楚,那是什么感觉。

大概是因为近日在冷水里面泡的时间太久了,让本就不好的身体终于是有些撑不住,不用看医生都能够感觉的出来,此刻必然是有些发热的。

将这这些东西全部整理完,秦知离站起身,正准备离开的时候,门口处却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响,房门似乎被人给关上了。

“有人吗?”

几乎是一瞬间,秦知离身体猛然僵硬,有些警惕地看着大门的方向,可却并未得到任何回应。

她整颗心都提了起来,慢慢地朝着大门的方向前进着,在看到紧闭的房门后,下意识的伸手推了推,所得到的结果却让她心下猛的一沉。

门竟然是被人锁住了。

要说背后没人搞鬼,秦知离是万万不信的,她拿出手机,手指有些颤抖地按着拨号的键,电话还没有拨出去,屋子里面的灯突然熄灭,整个世界都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在这漆黑的夜色中,只有眼前那巴掌大的手机屏幕上,才散发着莹莹的光芒,可这终究还是解决不了问题。

“有人吗?有人在吗!”

自然是不会有人回答的,秦知离只觉得仿佛有一只大手攥紧了自己的心脏,让她整个人都陷入了别样的恐惧中。

慌慌张张的想要拨通周沫的电话,眼泪已经模糊了视线,她紧紧的咬着牙,不肯再吭一声,然而那颤抖的手指却已经暴露了她此刻究竟是何种心情。

“沫沫,你在哪儿?”

电话那端只有沉重的呼吸声,与以往那活泼的性格迥然不同,若是平日的秦知离,必然是可以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可此时此刻的秦知离已经是方寸大乱,哪里还能顾得上那些细节?

“我在剧组,被人锁在了化妆室里,沫沫,你能来接我吗?化妆师的灯坏了,我有些害怕……”

“沫沫,你有在听吗?”

久久未能得到回应,秦知离心中已经觉得有些不太对,不由得带着几分不安的询问了一遍,可却依旧并未得到任何回音。

“沫沫?”

终于,电话那端的人终于是舍得开口,只不过开口说话之人的声音,却让秦知离有了一种如坠冰窖的感觉。

“秦知离,这又是你吸引我注意力的手段吗?”

确实是熟人的声音,只不过却并非是周沫,而是自己避之不及的男人,景狱。

此刻得到一个这样的评价,秦知离却并未辩驳,而是紧紧的咬着下唇,内心深处有了那种前所未有的屈辱感。

恍惚之间,她有些忍不住的想,似乎自己每次狼狈不堪的时候,这个男人都会在自己的身边。

“不好意思,是我打错电话了。”

在最近通话记录上,周沫与他是挨在一起的,并且因为种种原因,秦知离并没有存下这些熟人的备注,只有一串串的号码,也正因如此,在情急之下,才会找错了人。

“打错电话?如此幼稚的借口,你当真以为我会相信吗?被人关在了化妆室?灯坏了?真亏你想得出来!从前,连鬼屋都能眼睛不眨便走出去的人,如今竟然怕黑?真是可笑!”

大约是想到了曾经,景狱眼中的神色变得愈发冰冷起来,即便是隔着话筒,仿佛都能够冻伤电话这端的秦知离。

呼吸的声音渐渐变得粗重,她有些快要控制不住自己,“没错,我不害怕,你当我没有打过这个电话便是。”

说完,正想挂断电话的时候,双腿却突然一软,整个人竟那般跪在了地上,手机自然也是从手中滑落,掉落在地面上时,传来了一声巨响。

景狱原本漫不经心且带着几分嘲讽的表情,在听到那声音的瞬间突然一变。

脑海中所想到的,竟然是上一次那个女人在自己眼前倒下时的模样,内心那种强烈的烦躁感,让他早已失了平日的冷静。

“秦知离?”

电话那端极为安静,若不是通话界面还维持着通话中的模样,恐怕他都会以为秦知离已经挂断了电话。

这女人,又在装神弄鬼什么?

他脸色有些难看,却又无法欺骗自己的内心,在这种时候,自己确实是想过去看一看的。

剧组的位置他自然是清楚,看着窗外茫茫的夜色,他站在窗前良久,终于还是动身。

或许就连景狱自己都不清楚,到底是什么驱使着他来到了这里。

车窗外的天色漆黑如墨,车子极快地行驶在马路上,似乎唯有这般,才能够发泄心中的烦躁感。

大约半个时辰后,车子终于是停在了剧组的外面。

景狱一身黑色风衣,仿佛与这漆黑的夜融合在了一起,精致的面孔没有任何表情,但任谁都能够看得出来他的压抑。

白芷也是演员,他曾过来探过班,对于化妆师的位置,自然是轻车熟路的。

来到那里一看,大门确实是被人锁上了,至于里面究竟没有人,那倒是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