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倾心霍栩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小说主角名叫姜倾心霍栩

《第一甜妻:霍先生,撩错了!》小说简介

作者南浅最新著作《第一甜妻:霍先生,撩错了!》在线阅读,小说第一甜妻:霍先生,撩错了!内容细致饱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值得一看哦!主要讲的是:【一不小心撩到了传说中的大佬,在线求怎么办】被渣男和姐姐背叛后,姜倾心发誓要成为这对渣男贱女的小舅妈!为此,她盯上了前男友的小舅舅。万万没想到小舅舅年轻帅气还多金,从此以后她化身为甜妻撩撩撩。虽然男人每天爱搭不理,但她只想坐稳小舅妈位置就可以了。有一天,姜倾心忽然发现自己撩、错、了、人!辛辛苦苦撩的男人根本不是渣男的小舅舅!姜倾心抓狂:不干了,老娘要离婚!霍栩:……怎么会有这么不负责任的女人。离婚,休想!…

《第一甜妻:霍先生,撩错了!》 第8章 免费试读

第8章

“菠萝包里必须夹黄油才美味,吃口豆浆去油腻。”

姜倾心继续她的美食表演。

她吃的很香,也很讲究,再加上脸蛋漂亮,简直比时下很受欢迎的吃播更让人有食欲。

霍栩看不下去了。

恰好这时,梵梵“喵喵”的跳上餐桌,摇着尾巴。

霍栩猜到它饿了,起身从柜子里取出猫食,倒了一点在盘子里放梵梵面前。

梵梵低头嗅了一口,撇开脸,眼巴巴的看着姜倾心。

霍栩脸色微僵。

姜倾心忍着笑捏了一只虾饺喂过去,小猫咪一口咬住,香喷喷的吃起来。

“乖。”

姜倾心摸摸小猫咪脑袋,你可比你的主人有品位多了。

霍栩只觉得丢脸,接下来,他看着小猫咪吃了两个虾饺后,竟然吃油条时,忍不住皱眉了,“你……”

姜倾心见机迅速塞了一截油条进他嘴里堵住。

霍栩眼底露出几丝恼怒,正欲吐出去,忽然一股香酥的味道沁上来。

他下意识的咬一口,外酥里软且蓬松,简直好吃极了。

他以前也不是没吃过油条,霍家的大厨什么都会弄,只是那味道绝对没有这么好。

也不知她怎么做的,噎下去口,还有股淡淡的奶香味,也不腻味。

“好吃吗?”

姜倾心撑着下巴问,她对自己的手艺有绝对自信。

霍栩瞅到对面女人眼底带着几分得意的笑肉,顿觉面上无光。

“一般般。”

他说完夹起桌上一根油条继续吃起来,刚才那一小块没让他尝够。

姜倾心眨眼,“你不是说一般吗。”

“你弄这么多怎么吃得完,我不喜欢浪费粮食。”

霍栩镇定自若的回答。

姜倾心张嘴,他皱眉打断她,“食不言寝不语。”

“……”

姜倾心叹为观止,什么叫不要脸她算是见识到了。

也不知是谁冷漠的说不吃中式早餐,现在是谁吃了油条又开始吃烧卖、面包,还给自己倒了一杯豆浆。

脸呢。

霍栩本来只想稍微尝一下的,但没想到不管是烧卖还是虾饺,都很好吃,连豆浆都跟外面卖的不一样。

真没看出来这女人早餐做的这么好。

他不由对她有些改观,恰好姜倾心仰头朝他看来,柔声问:“栩栩,你晚上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我晚上有饭局。”

丢了一句后,他径自回房换衣服了。

姜倾心也不生气,毕竟是跨国公司老板吗,忙很正常。

不过再忙这感情要是要培养的。

她迅速把碗筷一收,换了套衣服。

霍栩准备出门时,姜倾心也快速提着包包从房里出来。

“栩栩,你能送下我吗,我也要上班,如果你觉得太麻烦送我到地铁站也行,拜托了。”

霍栩抿了抿薄唇,不想送,但考虑到早上把人家做的早餐全吃光了,还是点点头。

一起坐电梯到停车场。

姜倾心以为自己会坐上一辆宾利,或者迈巴赫,可当霍栩走到一辆白色雷克萨斯面前时……

“额……这是你的车?”

“嗯。”

霍栩拉开车门进入驾驶位。

姜倾心也懵懵的跟着上车,“栩栩,你怎么会想买这款车的。”

不是说这个小舅舅是跨国公司继承人吗,怎么就开辆三十多万的车?

“便宜,省油。”

霍栩边发动车子边丢出四个字。

姜倾心:“……你可真是会过日子,不愧是我老公,太优秀。”

一撇头,她看到操控台上放着一包廉价纸巾,上面写着“###加油站,疯狂加油,低价来袭。”

“……”

她脑子瞬间凌乱。

现在大老板都这么节省低调了吗?

莫非就是因为她太大手大脚不具备老板的勤俭节约,所以才一直没存什么钱,也不遭姜家待见吗?

姜倾心陷入深深迷之困惑反思中。

十分钟后,车子停在地铁口,霍栩回头看她,“下车吧。”

姜倾心:“……”

她只是客气下的说送到地铁口就行,他还真这么做了?

行,可真行。

她心里一肚子的火气,脸上却还是露出一脸喜悦羞涩的笑容,“栩栩,谢谢你。”

说完,刚下车,才回头,就看到轿车绝尘而去的身影。

狗男人,可真狠。

……

差不多九点钟,她才到公司。

从国外留学后,她就一直在启峰建筑装饰公司上班,这是姜家最大的产业。

只是刚进酒店,项目负责人骆江就阴阳怪气的道:“以后你都没必要来了,这个项目已经不归你管了。”

“你什么意思?”

骆江忽然看着她身后眼睛一亮,“如茵,你来了。”

姜倾心猛地回头,只见姜如茵穿着一件V领的白色毛衣走来,她右手挽着穿同颜色衬衣的陆筠言。

窗外的阳光笼罩在两人身上,仿佛一对璧人穿着情侣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