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甜妻:霍先生,撩错了!》精彩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姜倾心霍栩小说

《第一甜妻:霍先生,撩错了!》小说简介

作者南浅,《第一甜妻:霍先生,撩错了!》姜倾心霍栩是一本现代言情的小说,受广大读者喜爱,对这本书感兴趣的朋友们可以了解一下~小说简介:【一不小心撩到了传说中的大佬,在线求怎么办】被渣男和姐姐背叛后,姜倾心发誓要成为这对渣男贱女的小舅妈!为此,她盯上了前男友的小舅舅。万万没想到小舅舅年轻帅气还多金,从此以后她化身为甜妻撩撩撩。虽然男人每天爱搭不理,但她只想坐稳小舅妈位置就可以了。有一天,姜倾心忽然发现自己撩、错、了、人!辛辛苦苦撩的男人根本不是渣男的小舅舅!姜倾心抓狂:不干了,老娘要离婚!霍栩:……怎么会有这么不负责任的女人。离婚,休想!…

《第一甜妻:霍先生,撩错了!》 第11章 免费试读

第11章

“啊啊啊啊,你怎么把浴巾给扯了!”

天啊,她要长针眼了。

第一次遇到这种事的姜倾心感觉三观都受到了冲击,她想伸手把眼睛捂住,可却发现手上多了一条白色的浴巾。

难道……她刚才惊慌失措中扯掉的是他的浴巾?

“你说我怎么给扯了?”

男人阴冷的声音冷飕飕的像夹了寒冰,“姜倾心,我就没见过像你这么厚颜**的女人。”

姜倾心欲哭无泪,“我不是故意的,我是被地毯不小心勾了一下。”

“我天天走在地毯上也没见绊倒过,你这个借口低劣到可笑。”男人根本就不信她的话。

姜倾心眨巴了下眼睛,破罐子破摔满脸无辜的说:“可能是刚才瞻仰完你天神般完美的身躯,脑子有点乱,注意力没集中……”

霍栩气笑了,女人见多了,这种厚颜**的算是快绝迹了。

“所以你现在是怪我?”

“不不,怪我,是小的我没见过世面……”

“你还要看到什么时候,滚。”霍栩听不下去了,太阳穴一跳一跳的,怕自己会忍不住抬脚踢飞她。

“好好,我滚,马上滚。”

姜倾心手忙脚乱的爬起来就往外跑。

“站住!”

懊恼的怒喝声从后面传来,还带着一丝咬牙切齿,“把浴巾还给我。”

姜倾心低头看了下手里攥紧的浴巾,第一次有种想拿豆腐锤死自己的心情。

“给你。”

她硬着头皮再次回过神把浴巾塞进他怀里,临走时,还是忍不住好奇的又瞄了眼才跑。

注意到她目光的霍栩:“……”

这个女人简直没羞没臊了。

姜倾心“砰”的把门关上,开门上拍着胸口喘气。

她刚才出现时好像看到男人耳朵尖尖都红了,该不会是害臊了吧。

还别说,怪可爱的。

不过经历了这场事,她可不敢在客厅呆了,赶紧回了房间。

可脑子却有点冷静不下来。

他那个尺寸,一般女人能承受下来吗。

也不知发了多久的呆,外面突然响起敲门声。

她顿时像惊弓之鸟一样弹起来,两秒后,弱弱的说:“有什么事明天说好吗,我睡了。”

“睡了灯还没关?”霍栩低冷的声音传进来,“别逼我用钥匙开门。”

姜倾心懊恼的扒了扒头发,起身打开门。

霍栩站门口,身上已经穿了套灰色睡衣,身上散发着一股沐浴后的淡雅香味,很清新很好闻。

不过他睡衣扣到了最上面,连喉结都挡住了是几个意思,现在还是秋天,没到冬天吧。

“你看哪里?”

霍栩察觉到她目光,恼意更甚,这女人到底还有没有羞耻之心。

姜倾心无语,他用这种看女流氓的眼神似的盯着自己是几个意思,“我没看哪里。”

“你自己心知肚明。”

霍栩低头俯视着她,这样的角度看下去,她脖颈纤细优美,脸上不知是灯光的效果还是别的原因,脸上仿佛镀上了一层晚霞般绚丽的光,妩媚灼目。

再往下,薄薄的棉质睡衣领口若隐若现。

他瞳孔微缩,更加坚定了内心的想法。

“那你又在看哪里?”

这次换她问同样的问题。

大约是男人的目光太过灼热犀利,哪怕做好各种要勾搭他准备的姜倾心也有点窘了,低头瞧了瞧,下意识的用手捂了捂。

霍栩嗤笑了声,“我看你怎么勾引我的。”

“……”

姜倾心无语了,她承认之前有,但刚才她确实没想过。

“我没有……”

她撇嘴,一张素颜干干净净、白**嫩,看起来清丽动人。

霍栩收回视线,完美的脸部冷酷线条恢复冷漠,“我给你钱,你去外面租房,我们孤男寡女住一起不合适。”

这是要赶她出去的趋势了。

姜倾心一听就急了,“怎么不合适了,我们领证了,那是合法且名正言顺的。”

霍栩冷笑,“我们是因为什么原因领证你应该心知肚明。”

闻言,姜倾心千娇百媚的朝他笑了一下,露出几分羞涩,“还不是因为在酒吧我对你一见钟情吗,从此一颗少女心便深深的系在了你身上。”

霍栩:“……”

那天晚上他是怎么鬼迷心窍了。

姜倾心忽然道:“我知道了,你是不是还在因为刚才的事生气,我知道你是吃亏了,你心里不舒服也正常。”

她咬了咬粉红的嘴唇,像是下了决心似的。

“大不了……我让你看回来就是。”

她说完伸手解开最上面一粒睡衣纽扣,一片细白凝脂露出了小块。

霍栩呼吸一滞,烦躁的摔门而去,离开时还甩了一句“不知羞耻。”

姜倾心看着自己锁骨,心里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点好笑,自己还什么都没露他就走了。

虽然脾气是恶劣了点,但还算得上是个正人君子。

这样的男人,倒也不多见了。

……

半夜,姜倾心睡得迷迷糊糊,被外面一阵阵“喵喵”叫声吵醒。

她起身走出去,打开灯,梵梵趴在桌下,有气无力的呕吐。

“梵梵。”姜倾心吓了一跳,伸手就要去抱它,身后传来霍栩冰冷的声音。

“让开。”

她手僵在空中一顿,霍栩上前把梵梵抱起来。

灯影中他一张棱角分明的轮廓冷的没有一丝温度,但慵懒的黑发下一双深黑的眼底深处却闪烁着令人心醉的温柔光芒。

“它怎么了?”

看到这么一只可爱的小猫咪难受的样子,姜倾心手足无措。

“你说怎么了?”霍栩藏着火苗的眼神瞪向她,“它是一只猫,你却给它吃那些乱七八糟的垃圾食品,你觉得它的胃能受得了吗。”

姜倾心内疚不已,她以前也在夜宵摊边上看见过野猫,那些野猫什么都吃,她以为猫的消化功能很好。

“对不起。”

“如果梵梵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

霍栩狠狠瞪了她一眼后,迅速起身,捞上车钥匙,抱着梵梵就往门外走。

姜倾心连忙跟着冲进电梯,焦急的说:“我知道有家宠物医院很不错,我带你去。”

霍栩抿着森冷的薄唇,全程没搭理她。

电梯到停车场,他快步走出去。

到车边上时,姜倾心刚打开副驾驶门,却被后面一股粗暴的力量用力扯开。

她穿着拖鞋,踉跄了几步,也没站稳,一**摔在地上。

霍栩站在车前,黑瞳闪烁着令人胆寒和厌恶的冷光,“马上给我滚,我不想回来之前在这个家还看到你,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语毕,他抱着梵梵上车,很快,白色的雷克萨斯绝尘而去。

阴森森的停车场里,姜倾心看着车子离开的方向,隐忍了一天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冲了出来。

今天被所有人的冷漠、驱逐。

甚至,她觉得姜家的那个家都已经不算自己的家了。

只有这里,还有梵梵至少对她是温暖的。

现在,连这里都容不下她了。

她可笑的扯唇,想起梵梵刚才难受的样子,忽然深深懊恼内疚起来。

明明霍栩根本不喜欢她,她为了自己的目的死缠烂打,连尊严都不管不顾,这样真的有意思吗。

而且她还害了梵梵。

或许,她真的该离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