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娇妻求续约元纯沈墨尘 元纯沈墨尘小说全本无弹窗

《重生娇妻求续约》小说简介

主角是元纯沈墨尘的小说是《重生娇妻求续约》,它的作者是故不语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浮生若梦两轮回,上一世她识人不清,人才两空,双亲都被连累致死,被设计断了双腿,最后一无所有,到死都背负了洗刷不尽的冤屈和骂名,一辈子活的像个笑话。重活一世,她暗搓搓的盯上了商界的翘楚,步步为营,终于手刃仇人,抱得美男归。…

《重生娇妻求续约》 第19章 狗急跳墙 免费试读

任梁宇从昏迷中醒来已经是凌晨三四点了,身上早被过路的乞丐洗劫一空,别说半个子了,就连衣服都被换成了破烂不堪的乞丐装,浑身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恶臭。

他只能拖着满身伤痕,一瘸一拐的往回走,一路上受了不知道多少白眼,激的他杀心四起。

“沈墨尘!总有一天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他赤着脚,到门口的时候,已然是一步一个血印,伤痕累累看上去煞是瘆人,差点连小区都没能进去。

等一切都平静下来,天色已然亮了,他精疲力尽的瘫倒在床上,感觉身体每一处都疼到了骨缝里。

日上三竿的时候,他缓缓睁开眼睛,这才拖着满身的伤痕去做了一次全面检查,好在都是皮外伤,没有伤及要害。

“去拿药吧,记住要在家静养两日。”

医生递了张药单过去,忍不住叹息,现在的年轻人不好好学习,就知道在外面鬼混。

任梁宇虽听力不怎么样,但也不是个聋子,猛然起身一脚踹翻了凳子,眼神像是能喷出火来,定定的看了他两秒钟,摔门而去。

他从小到大虽算不上天之骄子,那也是别人家的孩子,什么时候受过这么多异样的眼神,这一切都是拜沈墨尘那家伙所赐!

“你给我等着!”任梁宇死死的捏紧了拳头,指节泛青,面色扭曲,哪还有半点温文尔雅的感觉。

气虽气,但他向来惜命,还是顶着满脸伤,乖乖的去拿了药,然后遵医嘱在家静养两日。

毕竟,这张脸对他来说极重要,可不能这么轻易毁了。只是,伤虽开始愈合了,他心中的怒火也逐渐达到了阈值,即将泛滥。

为了维持自己温文尔雅的人设,养伤这两天,他只能请了假。

与此同时,将近两个星期没联系到任梁宇的元茜茜也按捺不住了,主动给他打了电话。

“你还不动手打算等到什么时候?难不成要眼睁睁的看着元纯和那个男人结婚吗?”

元茜茜死死的捏着拳头,恨不得冲到他面前直接质问,实际上她也这么做了。

元茜茜一袭米白色星光长裙,踩着同色系的高跟鞋,标准的鹅蛋脸,泛着淡粉色,看着轻灵又淡雅,如果忽略掉略微扭曲的神色,当真是极可人的美女。

见任梁宇沉默不语,元茜茜又放柔了声音,引着他把事情的经过捋了一遍。

“这沈墨尘果然是个狠角,竟然下手这么重!”元茜茜小心翼翼的给他上药,眼神看上去极心疼。

“元纯怎么舍得让你独自去冒险,要我看,说不定她真的对那个姓沈的动心了。”

她轻叹一声,目露不忍:“亏你对她还……”元茜茜欲言又止。

任梁宇眼中的寒芒一闪而过,锋利的眼神似是淬了毒。

“但是……”元茜茜欲言又止:“从姓沈的哪里下手显然有难度。”

“那就从元纯入手!她元纯这辈子注定就逃不过我的手掌心!”

元茜茜笑得妖媚,扭着细腰直接靠了过去,娇软的身子轻飘飘的靠在了任梁宇怀里,抚摸这他的脸:“元纯到底也是我姐姐,总不能便宜了别的男人,不如直接来个生米煮成熟饭?”

任梁宇长臂一伸,直接把人搂到了怀里:“你可真是个聪明的小妖精,就这么办!”

与此同时,沈氏集团楼下。

元纯手里拎着一个黑色的皮包,手指苍冷白皙,外面松松垮垮的披着校服,额头上还有些许的汗水。

她神色漠然,背靠着树干双腿笔直修长,另一只手迅速的在手机上按动着,整个人极扎眼。

一分钟不到,沈墨尘就出现在了他面前,看着眼前霸气侧漏的女人,他竟然难得有些烦躁。

还不等他凯酷,元纯极白皙的纤长手臂就伸了过来,简单粗暴的把手中的皮包拍到了他胸膛上。

“今天的报表,明早有课,先走了。”

沈墨尘眼疾手快拉住了她的手腕,向来带着笑意的桃花眼多了丝严肃:“跟我来。”

“工作上的事,我可以确定没有纰漏,如果有,你随时可以给我发消息,我明天有课,现在太晚了,恕我不能陪你加班。”

“不会耽误你的课。”沈墨尘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元纯细长英气的眉头微微皱起,面色虽不悦,但是到底没再拒绝,任由他拉着自己上了电梯。

封闭的空间让两人间的气氛有些微妙,但是谁都没先开口,就这么一直沉默着到了办公室。

沈墨尘修长匀称的手指随意的指了指旁边的沙发,然后自己在转椅上坐了下来,翻开了元纯递过去的文件。

他细长漂亮的桃花眼微微垂着,睫毛极长,在略显幽暗的灯光下透着几分慵懒。

元纯坐下没多久,小助理就端上来一杯珍珠奶茶,推到她面前,元纯挑眉,又沧又冷的杏眼斜睨了他一眼,淡漠的开口:“谢了。”

三分钟后,沈墨尘合上文件,单手撑着下颌,带着慵懒的笑意看向她,毫不吝啬的称赞:“完美。”

元纯刚好把奶茶喝完,把校服外套网上撸了半截,露出冷白冷白的手腕,微微抬眸,眼角泛着淡淡幽冷的雾气:“我可以回去了吗?”

“你真以为,我把你拉上来,还打算放你回去?”沈墨尘脸上三分戏谑的笑,剩下的都是漫不经心的不正经,倒是让人难辨真伪。

“你这是什么意思。”元纯面色微沉,杏眸极冷,像是能凝成冰晶,指尖按在桌上,微微用力,本就苍冷的白皙手指竟变得有些透明。

沈墨尘见她如此紧张,薄唇微启轻笑出声。

“这么紧张?不过你不必担心,像你这种没女人味的,不是我的菜。”

“那我还真是谢谢您了!”元纯冷然,转身就要离开。

沈墨尘这次倒是没拦着,他懒散的靠在椅背上,打了个响指,立刻从外面出现了几个彪形大汉。

“护着她。”沈墨尘依旧笑得漫不经心,元纯却秒懂,任梁宇受了这么大的屈辱,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再加上他身边还有个煽风点火的元茜茜,难保不会会狗急跳墙来硬的,是自己大意了。

元纯极白,极美的脸突然露出一丝笑意:“谢了,不过与其守株待兔,我倒更喜欢化被动为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