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柒秦亦安全文阅读 替嫁萌妻:腹黑老公宠上天全文阅读

《替嫁萌妻:腹黑老公宠上天》小说简介

主角叫做姜柒秦亦安的小说《替嫁萌妻:腹黑老公宠上天》是来者不善大神独家原创,该书的故事情节深受读者的喜爱,主要描述了:传说中,秦家三少相貌丑陋,双腿残疾,凶性暴戾!她被迫替姐姐嫁给坐在轮椅上的他,原本以为是一场血腥的噩梦,谁知,啧啧,传言不可信呐!姜柒撇了一眼单手插兜,跪在地上耍赖的男人。相貌丑陋吗?帅气又禁欲,让人挪不开眼!双腿残疾吗?跪在地上的姿势挺标准的!残暴吗?男人温柔的不像话!白天像绵羊,晚上像饿狼!…

《替嫁萌妻:腹黑老公宠上天》 第17章 三少今天约会没成功 免费试读

姜苒苒此刻约着几个小姐妹在酒吧里嗨的不行了,看到桌上手机来电,顿时皱起眉头,难道是姜柒将约会给搞砸了。

她没有接,只是拿着手机去了卫生间,卫生间照样有些吵,但是比起外面好多了。

她先给姜柒打电话去问一下情况,一会儿在给陆温白回电话。

陆温白没想到姜苒苒竟然没有接,他傻眼了,转头看着陆管家弱弱的说道:“姜小姐没接!”

陆管家简直要被陆温白给气死了,他不仅开始反思,将陆温白这个缺心眼的儿子放到三少跟前究竟是对是错了。

“不接就在打!”秦老爷也沉不住气,重重敲了一下拐杖。

姜柒正坐在床上玩着游戏,她是个手残,永远停留在小白阶段,为此向媛媛没少嘲笑她。

人物正准备发起进攻的时候,忽然来了电话,网卡一下,她被人一刀砍死了!

姜柒心里那叫一个气啊,看着姜苒苒的电话号码恨不得将她拉黑。

“喂!”

姜苒苒冷声冷气的问道:“今天你和秦三少约会怎样了?”

“没约成,我去的时候人就不在那里了!”姜柒想到那个男人,心里就怕的一缩,她今晚肯定要做噩梦的。

“行了,还不是因为你迟到了!”姜苒苒将这个帽子扣在她头上,恶狠狠的说道:“姜柒,你不要以为这样就能破坏联姻,我回去就告诉爸,看他怎么收拾你。”

她觉得是姜柒迟到了,惹得秦三少不高兴了,所以这么晚了,陆温白还打电话过来兴师问罪。

“我是按照你报给我的时间去的。”姜柒也有点心虚,她看到秦三少就跑了,然后再去的时候就迟到了几分钟。

难道秦三少没有等到她,愤怒的走了?

不会啊,怎么感觉要倒霉了呢!

姜苒苒手机又震动了起来,一看,陆温白又打来了电话,她恶狠狠对着姜柒说道:“如果是你惹怒了秦三少,你等着被爸打死吧!”

说完就挂了电话,换了一副娇滴滴的嗓音接起了电话,“喂,陆先生!”

陆温白摸一把头上的冷汗,直接问道:“你今天跟三少见面说了什么没有?”

姜苒苒故作惊讶的说道:“我今天去的时候三少都不在包厢,怎么了?”

“没事!”陆温白果断的挂了电话,看向秦老爷子说道:“秦爷,我知道原因了。”

“快说!”

“三少今天约会没成功!”

话一出口,秦老爷子觉得天都塌了,陆管家也急了,“怎么个没成功法?”

“两人没见上面!”

秦老爷子大手一挥,“那还不赶紧去将姜小姐请过来!”

陆温白拔腿就准备往外跑,谁知道被一道冷冷声音给喝住了。

“站住!”

秦亦安推着轮椅从电梯里出来,面无表情的说道:“这件事情谁都不要插手!”

秦老爷子立马答应道:“好好,亦安,晚上想吃点什么?我让兰姨给你做?”

秦亦安挑起眼皮子看着一脸担心秦老爷子,说了声:“爸,我没事,就是想吃滨江路的那家手工蛋糕!”

话音刚落,陆管家已经吩咐人出去买了。

秦老爷子叫住司机,“去把做蛋糕的师傅请过来,在家里做,现做现吃蛋糕才新鲜!”

“好咧!”

秦亦安刚才在楼上想了半天的,觉得小姑娘肯定是想去学校练舞蹈,然后发现自己腿受伤了不能练,没办法才去逛街的。

他不相信眼睛那么干净清澈的小姑娘会骗人。

因为他发现他好像对这个刚见了两次面的小姑娘动心了,那种一想到她就悸动的感觉,这是他第二次有这样的感觉。

小姑娘下午想吃手工蛋糕都没有吃上,不知道她会不会不开心。

一想到那张好看的小脸愁云密布的,他就心里难受。

千等万等终于等到手工蛋糕端上桌了,一款黑森林系列的蛋糕,里面切碎的车厘子和巧克力碎屑还有白色的奶油,一层黑色的巧克力沫一层车厘子果肉,黑红相间,看起来非常美味。

小姑娘应该会喜欢这个!

“怎么了三少,难道是不合口味?”陆温白顶着好几道压人的目光,小心的开口问道。

秦亦安将蛋糕往前一推,“给姜小姐送过去!”

“啊?”陆温白没想到三少竟然还惦记那个女人。

陆管家在他头上重重的拍了一掌,“还不赶紧快点给姜小姐送过去。”

“好的!”

秦亦安看着在一旁眼巴巴想看着是自己吃饭秦老爷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爸,让兰姨给我做个海鲜泡饭吧!”

“行,儿子,你等着!”

听到秦亦安要吃海鲜泡饭,秦老爷子这可心终于放肚子里了。

秦家这边人仰马翻,姜家的完全沉浸在美梦当中,刘心柔带着几十万的珠宝,在镜子面前照来照去的。

这个款祖母绿的项链她可是看了很久都没有舍得下手,今天了姜苒苒拿着那张黑卡眼睛都不眨一下就帮她买下来。

明天她又可以约她那些富太太好友喝茶了,顺便让她们看看自己新买的珠宝。

姜辉光晚上则是出去跟那帮狐朋狗友喝酒去了,他出去吹嘘自己跟秦家的关系。

从远处照过来一道车灯,陆温白将车稳稳的停在姜家门口,按了门铃半天都没有人来开门。

刘心柔听到那门**以为是姜柒回来了,心里憋着气,不要脸的小**怎么又回来了。

门铃一直响个不停,张妈也不知道去哪里了,刘心柔阴沉着往门口走,一边走还一遍骂。

“不是让你滚了吗?还死回来干什么?”

“不要脸的小**,跟你妈一个德行!”

她骂骂咧咧的开门了,没想到门口站着一个面容俊朗,西装笔挺男人,手里还提着一个精美的蛋糕盒。

刘心柔第一反应是不是对方走错门了,她也没听说姜苒苒认识这么个男人啊。

陆温白被刚才刘心柔那个骂人的架势给惊呆了,这简直就是市井泼妇啊。

刘心柔立马换上一副笑眯眯的面孔,轻声细语的问道:“你是?”

“三少吩咐我过来给姜小姐送蛋糕,姜小姐人呢?”陆温白将蛋糕双手奉上,心里想,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

妈妈都凶成这样样子,还指望女儿能好到哪里去。

刘心柔心里一惊,没想到,秦家的人半夜三更还来查岗,姜苒苒不在家,姜柒不在家。

她拿什么应付眼前的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