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云清李怀瑾小说 沐云清李怀瑾神医皇后:陛下,娘娘占山为王了免费阅读

《神医皇后:陛下,娘娘占山为王了》小说简介

好书推荐:主角是沐云清李怀瑾的古代言情小说,书名是《神医皇后:陛下,娘娘占山为王了》,是人气作家兔牙儿的最新力作,内容十分虐心,推荐阅读。全文主要讲述了:一顿野山菌火锅,沐云清成了异时空的王府小姐,父母早亡哥哥失踪奶奶中风,她被迫开始宅斗宫斗。对手手段太低级,她斗的很无聊,一日终是受不了了,跑到了蜈蚣山决定占山为王,劫富济贫,逍遥快活。可谁知第一次吃大户,竟是被燕王李怀瑾给缠上了。山顶上,沐云清一身红衣掐着腰,一脸怒容:李怀瑾,我最后一次警告你,我此生只想占山为王与山为伴,王妃王后的我不稀罕!在战场上煞神一般的燕王李怀瑾此时白衣飘飘站在下面,笑的那个宠溺:清清,你怎么知道我还有个别名叫山?沐云清气结:你滚!…

《神医皇后:陛下,娘娘占山为王了》 第9章 近墨者黑,大夫人撒泼 免费试读

沐云清则摆了摆手:“这样的大事即便您不说,过几天祖母也能知道,早几天晚几天并无差别,无需自责。您先去歇着吧,明日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向您讨教呢!””

沐云清如此理智的话,让沐魁再次惊讶,不过他很快就掩下了情绪,对她躬身:“是,卑职告退!”

看着沐魁手拄拐杖一瘸一拐地背影。

沐云清望着他那条断腿,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回到海棠院后,她一头扎进了房里再没出来。

第二日沐云清没去芙蓉院,而是顶着一对熊猫眼在海棠院等沐魁。

没想到先等来的却是消失了好几天的伊人!

如今的伊人梳着妇人的发式,身着一身翠绿色绣着喜鹊登枝的罗裙,袅袅款款地走到沐云清的跟前,略微福了福身:“妾身翠衣见过四小姐!”

妾身?

还连名字都改了?

还有这含羞带怯的神情……

沐云清把玩着手里的茶碗,打了个哈欠,没有应声。

昨晚在实验室翻箱倒柜到半夜,真是困啊!

倒是秋水见到伊人这个样子,急了过去抓住了她的胳膊:“伊人,是不是大公子强迫你的?你不要怕,说出来小姐会为你做主的!”

若说是以前,秋水还真不敢说这样的话。

这几天她眼看着沐云清跟以前变化颇大,就是西院的蒋侧妃和大老爷和二老爷都被她三言两语呛了回去。

然而翠衣却是扒开了秋水的手:“秋水,大公子没有强迫我,他待我很好!”

翠衣垂眼望着刚做的新衣袖子被秋水拉皱了,皱起眉头。

翠衣自以为她隐藏的好,小动作没人发现,其实都被沐云清看在眼里。

“秋水,带这位翠衣姨娘找忠妈妈要她的卖身契!”

沐云清怕翠衣再下去会说她和那个大公子如何恩爱了,那样她会恶心死。

居然这么干脆就把卖身契给她了?

翠衣都有些不敢相信,以往的称呼脱口而出:“小姐?”

秋水也一副不可置信地看着沐云清。

这卖身契可是她们这些丫鬟的命根子,哪府的主子们不是用卖身契拿捏她们?

翠衣分明做了对不住主子的事儿,主子不介意不说反而这么容易就把卖身契给了!

“不愿意要的话,本小姐也不强迫!”

说完沐云清起身回了里间。

留不住的人,她懒得多费口舌。

秋水陪着翠衣走在芙蓉院的路上,还有点没回过神。

不过翠衣极为高兴,看着路上没有人,将秋水拉到了一个角落,低声说道:“秋水,看来大公子说的对!

如今王爷不在了,王妃和小姐不敢跟西院对着干,你也跟我走吧,咱们一起伺候大公子,跟着小姐是没有出路的!”

秋水吓得瞪大了眼睛,一把推开翠衣,跟不认识她似的低声质问:“伊人,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小姐是陛下钦定的太子妃,将来的皇后……”

翠衣嗤了一声打断了她:“这王府马上就要易主了,还说什么太子妃皇后,别做梦了,大公子可是说了,等大老爷继承了王位,就去把四小姐的婚事退了……”

眼看着秋水变了脸色,翠衣警觉自己说的太多,忙岔开了话题:“你再好好想想吧,我也是看在姐妹的份上才拉你一把,大公子说了你过去后跟我一起立为姨娘……”

……

从芙蓉院回来后,秋水一直处于恍惚状态,几次踏入里间又退了回去。

直到听到沐云清的声音传出来:“秋水,想进来就进来吧!”

她没再犹豫赶紧进去了喊了一声:“小姐~”

便拘束地站在一旁。

“有话说就直说!”

沐云清斜靠在榻上,在翻弄一本纸张发黄的话本子。

实在是这原主爱好太奇葩,一屋子除了经书就是经书,好不容易才从角落里翻出一本旁的书。

半天没听到秋水的声音,沐云清不悦地瞥了她一眼。

就这一眼把秋水吓出了一身汗,立马开口:“您怎么就把卖身契给翠衣了?那可是……”

“人心不在这里,攥着卖身契有什么用?”

不是沐云清不知道卖身契对一个下人的作用。

实在是她不需要有花花心思的手下。

而且就沐云福那人的品性,等新鲜劲儿一个,翠衣会有好下场才怪。

自己要作死,她又何必拦着?

秋水听到这么简单的答案,有些失神:小姐真的跟以前不一样了!

同时也庆幸刚才没有被翠衣的话蛊惑:“小姐,刚才翠衣跟奴婢打听您这几天的事儿,奴婢什么都没说!”

沐云清嗯了一声,又翻了一页小册子。

秋水有些忐忑,等着沐云清进一步追问,她好借此机会把翠衣那惊人的话说出来,表示一下忠心。

等了半天不见沐云清有开口的迹象,她才讪讪地退下了。

人一走,沐云清就把话本子放到了一边。

刚才她是故意晾着秋水的。

这原主属于那种沉迷于自己营造的悲观小世界的人,除了至亲之人就是抄写经书自怨自艾,旁的都不在她的关注范围之内。

对待这海棠院的下人,也是冷冷清清的。

因为如此沐云清对这一院子下人的情况几乎是一无所知。

翠衣的事情想让她对秋水没有想法都难。

正好趁此机会看看她是不是对自己真的忠心。

在这个时空里,受身份的限制,有很多事情她自己是不方便出面的。

对于替她办事的人,她第一要求是忠心然后才是能力。

秋水刚出去一下又回来了:“小姐,管家来了!”

“带魁伯去花厅等候,我马上就过去!”

沐云清说完,就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裳,拍了拍困倦的脸就出去了。

一踏进花厅,看到沐魁双手空空,拄着拐杖来回踱步,沐云清挑了挑眉毛:“怎么?大伯母不给账本?”

沐魁一脸惭愧:“卑职失职,四小姐让卑职做的两件事一样也没做成!”

他把头压的很低,等着沐云清的怒火降临。

这四小姐刚当家,自己这就出师不利,搁谁谁都会生气。

“伊人刚才来找过我了,您就不用管了。大伯母怎么说?您坐下说。”

赵氏都开口的事儿,孙氏昧着不给总得有个说辞。

沐云清并没有发火,让沐魁很是诧异。

他坐下后直搓手仿佛又什么难言之隐。

眼看着沐魁这五大三粗的中年汉子脸涨得通红,沐云清越发好奇了:“怎么回事?”

沐魁是从军营里出来的汉子,婆婆妈妈可不是他的风格。

“是……大,大夫人,她把账本揣到了身上,说卑职想要账本自己去拿!”

哐当!

沐云清手里的茶碗掉在了地上,摔了个粉碎!

她惊得张大了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