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雷霆仙道:萌新船长在线打脸》王毅方静全文免费试读

《雷霆仙道:萌新船长在线打脸》小说简介

主角王毅方静的小说是最近备受关注的玄幻科幻小说,名字叫做《雷霆仙道:萌新船长在线打脸》,小说主要内容是:仙界碎,流年坠,梦归来,九魂转世,九转踏天还。一个大宇宙时代的军官,在飞船失事之后竟然误入了修真界,是意外还是命中注定呢?在危机环绕的修真界,他是否会忘记当初那份承诺。当他渐渐接受了这个世界之后才发现自己本就属于这里,记忆的碎片不断的出现,直至他踏入仙界的那一刻,他终于明白这一切尽都是…

《雷霆仙道:萌新船长在线打脸》 第十七章 你敢 免费试读

王毅则是躲在暗处观察,希望对方沉不住气,对康军下手。

时间一晃就是半个月,八姑娘还没能起床,幕后凶手也没有再次露面。

康军虽然每晚都会偷偷的溜出来,但已经不像之前那么的谨慎了。

王毅也是如此,他躲在暗处也时常会发发呆。

这一晚,王毅如往常一样躲在暗处,一阵夜风吹过,使得他浑身汗毛一竖。这一刻他忽然想到了什么,整个人也一下子惊醒。

自己这边最大意的时候是否就是对方下手的最好时机呢?

莫非对方的行动就在这两天,王毅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康军,生怕破坏了他的心境,让他再次谨慎起来。

而王毅自己虽然看起来依旧不耐烦,但实际上却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终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有两个人影尾随着康军溜了出来。

康军来到一处断崖之上开始锻炼自己的身体,原本瘦弱的他如今已经有了几分结实的肌肉。

一块半人高的石头在他的手上倒腾来倒腾去,完全没有发现两个人影藏在了他身后的丛林中。

其中一人正准备动手却被另一人拉住:“干什么?”这人低声问道。

“现在机会难得,为何不赶紧下手?”准备动手的人有些急切的问道。

“这里可不是吴府,你得听我的。”另一人将他拉倒身后又低声说道:“再等等。”

大约过去了半柱香的时间,两人还没有发现王毅的踪影,而康军又有了要离去的意思,便不再等待,而是冲了出来拦在了康军的身前。

康军忽然看到两个蒙面的天雷宗弟子不由心中一惊,虽然之前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这段时间的放松,让他在见到两人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心惊。

“你们是谁?”康军一愣之后立即问道。

“你说我们是谁?”其中一人压低了声音阴沉的说道。

康军知道问不出什么来便微微一笑说道:“不说也罢,你们今天插翅也难飞。”

康军说完看了看王毅平时的藏身之地,可看了半天也没见反应,顿时觉得有些不妙。

“别看了,他今天没来,要不我们也不会轻易现身。”说着其中一人就已经扑了上去。

康军在这段时间里虽然也有了不少的成长,但在面对这两个人的时候还是显得有些无力,仅仅几个回合就被控制住。

“等等。”康军见对方准备一刀刺进自己的胸膛急忙开口问道:“死也要让我死的瞑目。”

其中一人刚准备开口却被另一个人一把拉住,抢先说道:“你不必要知道。”说完雪亮的匕首已经逼到了康军的胸膛。

就在这时王毅不知从何处冲了出来将两人撞开,一把抓住康军拉倒身后:“你们总算出现了。”

两人见王毅出现毫不迟疑转身就走。

“想跑。”王毅速度何其快,没跑出几步就追上两人。

就在这时只见其中一人发出一声惨叫,随后身体倒飞,撞上了迎面而来的王毅。

王毅接住之后一看,这人胸前插了一把雪亮的匕首,已经没了呼吸,而另一人已经遁入丛林不知所踪。

这时康军跟了上来,拉掉对方的面罩一看,竟然是二公子,只是不知道逃走之人是谁。

康军询问后得知王毅故意换了一个藏身地点,而且一直没有露面是想看看在最后关头他们会不会说出自己的身份,可惜其中一人太过狡猾。

第二天,这件事引起了轰动,之前八姑娘和夏男被石头撞了大家还可以安慰自己是意外,而现在二公子的死却不得不说明一个道理,有人在行凶。

最为焦虑的当属排在前十的人,因为八姑娘也好,二公子也好全都是实力不菲之人,能杀这些人的人也定然不是泛泛之辈。

很有可能这个人就在排名前十的人当中,如今一死一伤,使得很多不知情的强者心中升起了恐惧,彼此之间也不再信任。

张无能进行了调查,但却没有人知道二公子是什么时候,跟什么人出去的。

“发现”二公子尸体的王毅说得也很含糊,虽然张无能等人看得出他隐藏了一些什么,但碍于之前的事情又不敢多问。

更关键的是他们不想惹事,因为潭水经过上次异象之后效果依旧存在,似乎还强了一些,这对于他们的修行有极大的好处。

几天之后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没有人再关心也没有人再问起。

这就是修真界,若是王毅和夏男没有拜入王宝门下,那么他们出了事情同样也不会有人过问,而八姑娘若不是因为救了夏男而受伤,那么此刻她就不是在外门养伤,而是早去了杂役房。

张无能等人都觉得这件事跟王毅有关,为了不发生其他意外李无情被安排到了王毅的身边,进行观察和保护。

“李师兄,我有一事相求。”夜深人静,王毅将李无情约到后山说道。

“什么事?”李无情疑惑的问道,按理来说两个人是死对头,怎么也不会想到找自己帮忙。

“我想查出杀害二公子的凶手。”王毅沉默了片刻再次开口:“交换的条件是我暂时不公开你们的秘密。”

张无能等人的秘密是王毅在得到石盖之后知道的,原来潭水有助于修行,更可以巩固修为,提升战力。

张无能等人更是假借关照亲兄弟卜无良的机会全员来到次峰的山脚,而王毅这段时间调查得知卜无良并非这几人的亲兄弟,只不过是同村同姓罢了。

就在王毅道出“秘密”两个字的时候李无情的脸色极为难看,他不知道王毅知道了多少,但可以肯定的是对他们已经构成了威胁。

“当天,我们也是迫不得已。”李无情沉思了许久开口说道。

“心照不宣。”王毅随即开口,让李无情将剩下的话全给咽回了肚子里。

“你要我怎么做?”李无情有些无奈的问道。

“我要你先保证不跟其他几个人说这件事。”王毅上前一步,完全不在意眼前这位师兄的修为。

“好。”李无情转身看向前方的夜空,不知道是为了赎罪,还是怕对方公开自己等人的秘密。

“但你也要答应我,在你修为没有超过我们之前不得假借他人之手报仇。”李无情思索了半天之后深吸一口气说道。

“可以。”王毅自信的笑了笑,不再提此事,而是讲了一些与二公子死有关的事情。

第二天,李无情一早将大家召集到了房屋前的空地上。

在李无情的身旁还站着一位白衣青年,此人看上去十七八九的样子,长得还算俊秀,只是眉宇间透露着对三代弟子的不屑。

等所以人都到齐之后李无情缓缓开口道:“这位李具师兄乃是一代弟子,奉长老之命前来调查二公子,也就是吴将的死因。”

李无情说完看了看他身旁的李具,只见李具右手往一个袋子上一拍,一丝幽光闪过,一个半人高的大鼎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这是一个青铜鼎,与王毅见过的一些他那个世界古代的鼎有几分相似,只不过这个鼎看起来更加的古朴一些。

王毅隐隐觉得这两个世界似乎存在着一些联系。

此鼎刚一出现就散发出阵阵青色之光,光芒耀眼让人无法直视,直至数息之后这光芒才略微暗淡了一些,让人看清了它的模样。

“此鼎名为‘无处遁形’,乃是长老亲自去法宝阁拿来的,为的就是找出杀害吴将的凶手。”就在众人看到青铜鼎震惊的时候李具开口说道:“你们排好队依次上前将右手放在此鼎内壁之上,此鼎吸收了吴将最后一丝残魂,可以看到你们最后一次见到他的情景。”

就在李具说话的时候,李无情的眼睛在三代弟子当中来回的扫视着,但看了几遍之后还是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随后他与王毅交换了一下眼神,两人都对这个凶手的心理素质佩服不已。

随后三代弟子都陆续上前将手放在了青铜鼎的内壁之上,李无情特别关注了一下带头大哥黄倡,以及跟他同村的卜无良。

这两个人都将手房在了青铜鼎的内壁之上,从表面来看完全看不出什么破绽。

不一会所有的三代弟子都做了一遍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大家的心里都有些紧张,很想知道凶手是谁,却又怕凶手是与自己相熟的人而受到牵连。

这时王毅走出队伍,面对大家举起右手大声呼喊道,“不管这个凶手是谁,我们都要将他找出来,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

夏男和康军发动几人同时举起了右手,跟着大声呼喊了起来。

一时间呼喊声高起,大家都举起了右手,生怕让人觉得自己跟凶手是一伙的。

王毅趁这个时候目光扫视了一下,忽然直指黄倡一脸悲愤的说道:“原来你是凶手!”

随着王毅手指的方向,大家都回头望去,只见黄倡一脸愕然的反问道:“您凭什么认为是我?大家都经过法宝的验证,是与不是需要李具师兄来证实。”

王毅轻哼一声一脸鄙夷的说道:“大家看看他的右手,再看看你们自己的右手。”

话音刚落就有人开始观察起来,结果发现黄倡的手掌干干净净的,而其他人的手掌上却蒙上了一层如面粉一样的白灰。

“这就是证据。”在众人议论的时候王毅一边走向黄倡一边缓缓开口说道:“这个法宝只是一个幌子,根本没有李具师兄所说的功能。”

“我与李无情师兄之所以请李具师兄来演这场戏是为了让查出凶手是谁,而那个不敢将手放在青铜鼎内壁之上的人便是凶手。”王毅的话引起了大家的沉思,片刻之后大家算是明白了怎么回事。

青铜鼎的功能是假的,手放在内壁之上不会有任何变化,但关键所在就是放与不放,问心无愧的人手放上去就会蒙上一层白灰,而心中有鬼的人却不敢将手放上去,那自然就不会蒙上一层白灰。

这个方法来源于王毅故乡的一个小故事,没想到还真起到了作用。

“一派胡言,无稽之谈。”黄倡强作镇定的说道:“这全是小儿把戏,我要见张无能师兄。”

“你去死吧。”王毅来到黄倡的跟前不由分说一拳轰出,黄倡应声落在了后方的地面上。

其他人全部散开,包括那些被黄倡暗中收买的人,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话。

李无情和李具二人则是站在一旁默不作声,任由王毅发挥。

王毅快步跟上一阵拳打脚踢之后说道:“架起来。”

康军找来大个几人将黄倡架了起来,这些都是实力排在前十的人,这些人都很痛恨黄倡,因为他们依旧觉得黄倡是想要对付他们这些排在前面的人。

王毅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把匕首,这把匕首散发着寒光直接抵在了黄倡的脖子上。

“此等丧心病狂之人该不该杀?”王毅大声问道。

“该杀,该杀……”所有人几乎同时喊道,这时候黄倡才觉得事情已经发展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

“既然如此,那么本师兄就为大家除了这个祸害。”王毅说着匕首就刺了下去,可刚划破了一层皮,就听见身后有人大喊一声。

“你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