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缱绻已无你结局 傅司年顾蔓依免费阅读

《岁月缱绻已无你》小说简介

《岁月缱绻已无你》是酒爷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岁月缱绻已无你》精彩节选:傅司年之于我:一见倾心,食髓知味,锥心刺骨,泪流成河,念念不忘,没有回响。呵,我短暂而绚烂的一生。…

《岁月缱绻已无你》 第10章 我要跟她订婚了 免费试读

我好像睡了很久很久。

做了一个特别长的梦。

在梦里,他是我的白马王子,给我最宠溺的呵护。

最后,笑着醒来。

可惜,梦都是相反的啊!

当我看清眼前这一片刺目的白时,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原来,我没死成啊。

脑海里忽然闪过一道精光,下一秒,我颤着手,抚上小腹。

当触及到那真实存在的隆起时,我顿时长舒了一口气。

还好……我的宝宝,他还在。

老天爷是可怜我的,它不舍得狠心夺走我唯一的念想。

这一次,我在医院休养了足足差不多一个月,才得到医生的批准,说可以出院。

在保镖的押送下,我又回到了别墅。

看着那金灿灿的三个大字“司念苑”,我忽然陷入了沉思。

住了这么久,其实也曾好奇过这名字的由来,可是,却从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就像是为自己找了一个借口,我拨通他的号码。

毕竟我住院这些天,他从未现身,也没给过我任何电话。

不接。

通的那一瞬间,便已被挂断。

呵。

算了吧,忘了吧。

我浑浑噩噩的混着日子。

甚至从那天起,无论我给他打多少个电话,发多少条信息,都像是打进海底的石子一样,激不起任何波澜。

他应该是已经将我忘了吧………连同肚子里的孩子一起。

后来,许是被我扰得烦了,他竟让黑衣人收走了我的手机,还断掉了电视电脑,我不能再与外界取得任何联系。

这样,我更加生不如死。

每日以泪洗面,身体一点点的消瘦下去。

别墅里外密密麻麻布满黑衣人,他们无时无刻不在监视着我。

这样的滋味,跟笼子里的金丝雀,又有什么两样?

更或者,我还不如它。

但我还是控制不了的想他,随着日子的流逝,愈发汹涌。

白天,我蜷缩在落地窗前,将自己紧紧缩成一团,盯着远处绵延的山脉,思念如潮。

黑夜,我瘦弱的身躯陷在大床里,回忆侵蚀大脑,苦涩漫过心头,泪水如注。

半个月,我已生不如死。

我太想他了,更对于他误会我的那件事耿耿于怀。

终是虚弱到病倒了。

躺在曾与他交合过无数次的大床上,我盼啊盼,终是在午夜十二点听到楼下传来汽车引擎的轰鸣声。

我混沌的意识一瞬间清醒过来。

他进门了。

脱鞋了。

上楼了。

“吱呀——”

可我还没做好准备,他已经推门而入。

伴随着浓烈的酒气,刺鼻的香水味。

就像是一计重锤,打在我的心口。

“啪嗒”

他打开床头灯,俯身过来,醉人的气息喷薄在我的头顶。

我像只受了惊吓的兔子,用被子半捂着脸,胆怯而局促的偷偷看他。

“病了?”

他滚烫的大掌覆上我的额头,细细体味着我的温度。

我不说话,就那么静静的盯着他。

他还是那么好看,像是迷人的危险,难以自拔,无可救药。

“这么久没见,你有没有那么一点点的想我?”

我捧住他即将抽走的大手,一脸哀求。

听到我发问,他迷离的视线深邃起来,就那么眯着我,深情款款,温柔宠溺。

却……不像是在看我,而是透过我寻找其他人的影子。

这样的感觉很不好。

我拿手在他面前晃了晃,糯糯的唤他,“阿年。”

他眨了眨眼,像是强硬将飘远的思绪拽回,忽而抬手摸了摸我高高隆起的肚子,原本焦虑的眸子变得慈爱。

可不过三秒,他手上的动作戛然而止。

“对不起。”

他的语气凝重而严肃,像是发生了什么特别不好的事情。

“对不起什么?”

我急迫的追问。

他起身,点燃一只香烟,倚在落地窗前,深吸一口,吐出浑浊的烟圈。

“我要跟她订婚了。”

我忽然感觉呼吸不上来。

就好像,一块千斤重的石头狠狠压在心口,每呼出一口气,都要竭尽全力。

“你说什么?”

脑袋嗡嗡的,我不死心的又问了一遍。

可他不再作答,只是转身一步步朝我靠近,捏起我的下巴。

“傅司年你回答我,回答我啊……唔”

却被他硬生生用薄唇堵住嘴巴。

可这一次我很不乖,我发疯似的对他又捶又打,狠狠啃咬,任铁锈味弥漫舌尖。

他终是没了耐性,一把将我推开,扼在床头。

眼泪摇摇晃晃,我一字一句的开口,“所以,这半个月你让人没收掉我的手机,切断wifi切断所有通讯工具,就是为了今天,为了亲口告诉我,你要结婚的残忍事实?

然后,有滋有味的欣赏我为你肝肠寸断、要死要活?啊?

傅司年,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可以这样伤害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我再也抑制不住,崩溃绝望的大哭。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

许是我这幅失态疯狂的模样让他手足无措了吧,他试图搂住我,耐心哄我。

“那到底是怎样?傅司年你告诉我,那到底是怎样!

呵……我懂了,我懂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了。是不是从一开始,你就知道我跟顾嫣然的关系,所以你美其名曰不婚主义想找人代孕生个小孩,结果我现在怀上了,都快生了,你他妈告诉我你要娶我同父异母、不共戴天的好妹妹顾嫣然为妻!

是我太好欺负了对不对!所以你们所有人都一次又一次践踏我的底线我的尊严!”

委屈积压的多了,就总有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是迫不得已。”

他用指腹盖上猩红的烟头,眉宇间却不见一丝凸起。

只是眸里的忧愁浓到再也化不开。

“迫不得已?呵,堂堂司曜集团大总裁,还能被一个小小的顾家逼到迫不得已?傅司年,你就是编谎言,也编得稍微走点心行么!也不至于让我太难受呵……”

“够了。”

他烦躁的低吼。

“这就够了?傅司年你有没有心?你凭什么这样对我!”

“闭嘴!”

他将我从床上拽起来,强迫我双膝跪在地上,接着…………

我死也不要。

“傅司年,你不要太过分了!”

我嘶吼,咆哮,发疯似的反抗。

可这一切都敌不过他的武力胁迫。

一下,又一下。

我恶心至极。

重复相同的动作不知多少次,我的双颊酸痛到几乎要废掉。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场狠虐终于结束。

这还不够,他死死捏住我的下巴,强迫我下咽。

像一具被扔弃的娃娃,我瘫软在地,再无一丝一毫的生气。

“咳咳……”

我掐着喉咙,拼尽全力想要吐出那些不堪。

仿佛试图维护我那可笑的自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