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菲琼秦晟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温菲琼秦晟是哪本小说主角

《秦少在追妻路漫漫》小说简介

精品小说《秦少在追妻路漫漫》由木月月最新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温菲琼秦晟,内容主要讲述:母亲被父亲抛弃惨死,一身设计天赋却被继姐全部盗用这样的生活顾小莫坚决不从!跳窗逃走竟然跳进某个boss怀里!我带你走,你帮我做事。好顾小莫满口答应。刚进公司就要陪着Boss出差,关键是还要和boss一起住在情侣套房。顾小莫彻底傻掉:总裁,这不合适转头想溜却撞进某人的怀里。跑什么,我又不吃人,留下来!…

《秦少在追妻路漫漫》 第4章 为什么不愿意 免费试读

“主子,陈家将温菲琼的资料空的很,看来是有心人隐藏起来,想要彻底翻出来,还需要一段时间。”秦晟手上的人端正地站在他的面前,低垂着头,面瘫的脸上带着对他的恭敬,一字一句地汇报着调查到的结果。

陈家人为什么要费这么大的力气,去处理一个下人的资料?现在看来,温菲琼的身份恐怕不止是陈家的一个下人那么简单。

秦晟心里闪过在陈父寿宴上,陈父听到他要带走温菲琼时候的神色,吃惊中又带着一点不愿。

不愿……为什么不愿?

他眯着眼,吩咐眼前的人:“给你五天的时间,如果做不到,就滚。”在他这里,从来都是有能力者留。

秦晟身边的人都知道规矩,他也面色如常,汇报完工作后就拿出一个本子来,放置到秦晟的桌面上,满是敬意地说:“主子,这是在您车子的后座上找到的东西。”

那是一个小巧的、能够随时放在身上的小笔记本,外壳是牛皮,看起来已经用过有一段时间了,他翻开一看,眼前却是一亮。

上面是一些建筑设计的图纸小样,每一页上都有日期,看起来很潦草,应该很突然的作品,没有过多的去完善,是一个作品最初的模样。

让秦晟更加疑惑的是,上面有好几样作品和陈家近几年获得好评的作品重叠了。

如果这是陈家设计图纸的小样,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车子上?

他伸手将笔记翻到最后一页,上面亦然写着温菲琼的名字。

他眸子微微眯起,眼底又亮了好几分,现在他已经稍微能够明白为什么陈家人不肯放过温菲琼了。

陈家。

“这小妮子说自己没有犯法,又拿不出能够证明身份的东西,我这一看,这不就是陈总您在找的人嘛,这就给您送过来了。”

警察在陈父的面前微微弯着腰,满是谄媚的姿态,将铐着手铐的温菲琼往前一推,温菲琼没有防备,膝盖几乎是砸在地板上,屈辱地被压迫着跪在陈父的面前。

“这可真是多亏了‘人民公仆’的帮助,我才能找到这个试图毁约的下人。”

温菲琼听着这虚伪的对话,无声地笑了几声,嘴角满是不屑。

她本来想靠之前的线人,想着能不能找到和偷渡差不多的办法离开这里,没想到那边早就有警察在埋伏,她仓皇之下被警察当成那个线人的同伙抓走……

而现在,她居然又再次跪在陈父的面前,这里面多半又有她这位父亲的手笔。

送走了警察,陈父目光冰凉地看着眼前的温菲琼:“跑?你倒是跑啊?最后还不是要滚回我的面前来!”

温菲琼心里万分屈辱不甘,即便跪在陈父的面前,也抬着头,一点也不惧地瞪着陈父。

“看什么看,小贱蹄子,还敢去勾引秦晟!”陈父被她瞪得一身火气,伸手就朝着温菲琼脸上打了过去。

“啪”的一声落下,温菲琼没得躲,生生地受下了这一巴掌,不过瞬间,脸就肿了起来,可见陈父用了十足的力气。

“爸!”陈晓琪这个时候也从楼上小步跑了下来,她脸上满是备受侮辱后的委屈,眼泪还在她的眼眶里打转,“如果不是因为她,我和秦晟的事情就可以定下来了!你还要放过她吗!”

猝不及防从陈晓琪的口中听到了秦晟的名字,温菲琼眯了眯眼,七窍的心转了好几圈,才确定陈家这两父女绝对对秦晟做了什么……

“乖女儿,不过一个丫头,算不得什么。只不过……留着她还有更大的用处!”陈父赶紧安慰着自己的宝贝女儿,但他扫到温菲琼的身上的眼神里却满是冰寒。

温菲琼身上泛起鸡皮疙瘩,可她毫无畏惧地迎上陈父的目光,冷笑着说:“陈镇雄,只要你不杀我,我总有一天会让你知道什么是报应的!”

她的目光阴沉得吓人,虽然陈镇雄毫不把她放在眼里,但是陈晓琪看了一眼——只是一眼,就浑身发冷。

温菲琼不能留!

她扯了扯陈镇雄的衣袖,声线柔柔弱弱却满是杀意地劝着她的父亲:“爸,这小**阴邪得很,要不就把她给……”她朝着自己的脖子做了一个“抹杀”的手势。

陈镇雄大笑了两声,满是不屑地说:“一个毫无背景的小丫头,算得了什么,你就放心吧。”温菲琼常年被他压迫,又能够在他这里翻起什么风浪?

“不过也不能一点惩罚都没有!”他对着陈晓琪满是慈爱的神色转到温菲琼的身上的时候,就变成了寒意:“来人,把她给我拉下去关起来,什么时候设计出新人设计师大赛的作品,什么时候再把她给放出来!”

他还是想像之前那样,剽窃她的设计,给陈晓琪铺路!

“陈镇雄!”温菲琼一边挣扎一边大喊,狰狞得秀色的面容有些可怖,“我是不会再像以前一样帮你设计图纸了!这样再过几年,所有人就都会知道,你的女儿陈晓琪其实只是个什么都不会的草包!你陈家,总会落败的!”

陈父听到这样诅咒的话,面色阴冷,指着她,命令着控制着她的保镖:“还不堵住她的嘴!”

他冷笑着走到温菲琼的面前,一巴掌落在了温菲琼的另一半脸上,把她打得头偏到一边,还不解气,来来回回又扇了好几巴掌,才说:“我倒是要看看,是你的命重要,还是你这一口气重要!”

“给我带走!”

温菲琼满是恨意的眼眸带着暗沉的光,一眨不眨地瞪着陈家父女,直到去到她目光触及不到两人的地方,那束让人不舒服的光才彻底消失。

陈晓琪松了一口气,拉住了陈父的手,柔弱的脸上显现出几分凶狠的恶意:“爸,就算没有那个小**,也总会有人肯为了得到您的青睐,而亲手将设计图奉上的,您没必要留着她!”

她只要一想到秦晟即便中了**还不肯和她**,却和温菲琼不清不楚的,她就一肚子气,恨不得现在就把温菲琼处理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