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舒谢闵行小说叫什么名字 云舒谢闵行小说全本无弹窗

《财阀小娇妻》小说简介

《财阀小娇妻》是繁喜最近创作的豪门总裁类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财阀小娇妻》精彩节选:记者采访富豪榜首谢闵行,谢总,请问你老婆是你什么?谢闵行:心尖儿宝贝。记者不满足,又问:可以说的详细一点么?谢闵行:心尖子命肝子,宝贝疙瘩小妮子。这够详细了吧?记者们被塞狗粮,欲哭无泪,准备去采访某小妮子,谢少夫人,请问你丈夫是你什么?小妮子认真思索,才回答:自自助取款机?男人不高兴,于是,月黑风高夜,最适合办坏事,某小妮子向老公求饶…

《财阀小娇妻》 第7章 想不到的事 免费试读

云舒知道罪魁祸首是谁,却没有说,说出来谢夫人会觉得往她儿子身上泼脏水,还会引起谢先生和谢爷爷的反感。云舒不笨!只是委屈。眼眶被揉的通红,眼皮肿起来自己下楼去冰箱中取些冰块冰敷眼睛。

晚餐,谢家聪明的分开了吃,都担心今日这三餐都吃不到。

谢闵行也留在家中,云舒之前对他的好感,经历一天后全然不存在,在知道他是个卑鄙小人的那一刻起。

“你不去工作么?天天闲在家里?是个懒虫?”云舒看到谢闵行在她眼前走过去,云舒就想起被冤枉的事情,对谢闵行烦的透透的,长得帅有什么用,心眼儿黑没救了。

谢闵行挑眉:“拜你所赐!”他被爷爷禁足在家三天不许出门,说让新婚夫妻彼此深入理解。

“卑鄙小人。”云舒不吝啬的赏赐谢闵行一个白眼。

谢闵行的手机也被收,云舒突然发现,“我的手机呢?”

谢闵行懒得回复,他的手机被收了,她能幸免么?云舒四下寻找,打开拉杆箱也没有找到,沙发,床上角落中都翻了个遍就是没有找到。

云舒翻来翻去谢闵行看的脑仁疼,东西规规整整的摆放,被云舒翻得凌乱不堪。有洁癖的他见不得乱糟糟的卧室,谢闵行眼不见心不烦,随手拿过浴巾去洗澡。

云舒见他要去洗澡,拽着浴巾的边不撒手,阻止他:“是不是你拿的?”

谢闵行瞥了眼浴巾,既然她想要,谢闵行直接松手,给你便是,转身去浴室。

她手松开,浴巾掉在地上,伸手欲抓谢闵行的手腕,结果不小心她的手塞到了谢闵行的掌心,谢闵行的掌心热乎乎的不同于云舒四肢的冰凉,她从小体寒,在碰到谢闵行温热的手掌,霎时,炙热的感觉从手掌传遍四肢。云舒被自己的举动吓到木呐呆住。谢闵行感受到手中的柔软透露着丝丝凉意,有一瞬间的惊愕。

就像炎热的夏季夜晚,迎来了一阵清凉舒服的晚风,他喉结上下滚动,“想和我洗鸳鸯浴?”谢闵行戏膩的笑声在云舒头上盘旋。

云舒“蹭”收回手,眼珠四下转看,来隐藏自己刚才紧张冲动的心情,“流氓,我就问问你拿我手机没有。”

“我手贱么?”

“手贱不贱我不知道,嘴挺贱的。”云舒话音刚落,就见谢夫人一脸黑闯进来:“女孩子,嘴巴给**净点。”

云舒噎住,低头诚恳道歉:“对不起妈妈。”

谢夫人看儿子一眼,视线又落在云舒身上,“若再有下次,就去跪祠堂!”语气没有刚才那么强硬,但警告意味十足。

云舒小鸡叨米点头:“是,我错了。”

她从小的性格如此,自己错了便是错了,她会道歉。但是我没错谁也不能冤枉我。

谢夫人意外这次云舒认错态度不仅快还诚恳,作为长辈谢夫人意思过便离开,孩子们大了,她不能一直在孩子们的卧室。

谢闵行诧异云舒的性格后,对她有一丝心软,毕竟她也是无辜的,而且还是个没毕业的学生,但是又想到谢爷爷和谢先生,谢闵行眼神发狠,像锐利的尖刀,看着云舒,手搭在她头顶“鼓励”她,“看清楚谢少夫人不是好当的。提前离开才是正确选择。”

云舒再次赏赐给谢闵行一个白眼:“你就这么烦我?”

谢闵行示意云舒继续说。

云舒:“你既然烦我肯定不想真的娶我。”

谢闵行突然想到什么:“你不说我还想不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