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小小严宽全文免费阅读 沈小小严宽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炮灰重生后想复仇》小说简介

《炮灰重生后想复仇》小说的主角是沈小小严宽,这本小说是作者颜江灯塔的最新热门佳作,在这里可以看沈小小严宽小说阅读。《炮灰重生后想复仇》这本小说讲述了:这下面冷的像个冰窖一样,居然让老子来送饭。也不知道关的到底是谁,每天就这么一碗清水似的粥居然也没饿死。诶,死没有?吃饭。大铁门被揣度咚咚直响,沈小小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慢慢从角落中爬起来,抓过旁边那个已经破了一个大缺口的碗起身一步步挪动到门口。…

《炮灰重生后想复仇》 第1章 开膛破肚 免费试读

“这下面冷的像个冰窖一样,居然让老子来送饭。

也不知道关的到底是谁,每天就这么一碗清水似的粥居然也没饿死。

诶,死没有?吃饭。”

大铁门被揣度咚咚直响,沈小小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慢慢从角落中爬起来,抓过旁边那个已经破了一个大缺口的碗起身一步步挪动到门口。

铁门下方的一个小窗口“哐”的一下就打开了。

沈小小下意识转头避开了那少许射进来的光亮,10年暗室生涯,十年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陪伴,她的视力已经慢慢退化了。

那些光明让她无法适应,避之不及。

“天啊,这也太臭了,这味道太刺鼻了。”

臭吗?沈小小转头看了一眼小小的暗室,她不觉得臭啊,10年来每天都是这些味道在陪伴着她,早就习惯了。

伸进来一个铁瓢,里面照旧是一勺只见些许米粒的稀粥。

“哐”,小窗口再次关闭,暗室恢复了黑暗,那个送饭的男人骂骂咧咧的离开了。

沈小小端着那碗冰冷的汤水,慢慢走回到了角落,四肢越发没有力气了,怕是入冬了吧,最近这暗室越来越冷了,身上那床破旧的棉被斑斑絮絮的,要在北方零下10多度的冬天就这么熬过去是越来越难了。

揉了揉有些酸软的四肢,当年被挑断的手筋脚筋一到冬天就会酸痛不已。

只是这些疼痛又算得了什么?

小口小口的吞咽下那碗冰冷的稀粥,今天粥里又夹了些沙子,吞进喉咙里还咯的有些疼。

她才舍不掉吐出来呢,就当多了一口口粮了。

慢慢悠悠的喝完那小半碗的米粥,缓缓的站了起来,在这只有8平米的暗室开始晃荡着,保持体力,保持热量,不然,她又要如何来熬过这个冬天呢?

……

“你说什么?钥匙在喉咙里?”一道惊讶的女声从旁边传来。

“是,我们在她吞下的清粥里放了一颗迷你探测仪,刚刚已经探查的很清楚了。

白色的婚纱,精美的首饰,那张让女人看了都会自惭形秽的美丽容颜,此刻正在镜子前整理自己的妆容,听到这个让她吃惊的消息,微微蹙着眉头。

刘雨菲做梦也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答案,不得不说,她都要为她那个大姐藏东西的地方拍案叫绝。

“走吧,10年了,我也该去会会我那个好大姐了,今天我结婚,这样的喜讯还是要通知她一声的。”

……

“姐姐,妹妹我来看你了。”

大铁门吱嘎一响,厚重的灰尘瞬间就落满了整个房间,屋里刺鼻的臭味让所有人捂住鼻子后退了一大步。

8平米大的暗室在阔别了10年后第一次展现在了大家眼前。

一个蜷缩在草堆旁的女人身上裹着一层破旧的棉絮,头发又长又脏的腻在一坨,光着脚,浑身散发着恶臭。

刘雨菲迈着优雅的步子,捂着嘴慢慢走到沈小小的面前,婚纱是那样的洁白纯洁,和面前这个一身污秽,头发又长的狼狈女人简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个光鲜亮丽,一个落魄肮脏。

“东西都准备好了吗?吞下不该吞的东西,我这个好妹妹给我这个好大姐,好好的清理清理。”

这个声音如此刺耳,哪怕化作灰她沈小小也绝对不会认错,是她,是那个女人,是刘雨菲,是那个和她同母异父的妹妹。

她居然亲自下来了,10年了,他们用尽手段也没有从她这里得到他们要的基金钥匙,怎么她这是终于等不及要亲自下来了吗?

只是刚刚她说那话是什么意思?“吞下不该吞的东西”难道她发现了什么?

难道她们知道了那把藏着他们沈家历任家主备下的救命财富的钥匙,被她藏在喉咙里?

不可能,怎么可能知道,为了守住这把钥匙,她10年没有开口说一句话,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哪怕钥匙长进了肉里,哪怕她曾被折磨的痛苦不堪,她都咬牙挺了过来,就是希望有朝一日,她能逃出去,借着这些财富东山再起,报仇雪恨。

可是现在,刘雨菲说她找到了?这怎么可能?

“哼,姐姐,瞧你那个蠢样,你以为你装聋作哑10年就能躲过去吗?今天的那碗粥好喝吗?

那粥里有妹妹我为你特意准备的迷你探测仪!所以,人啊,还是要用脑子,否则,就只能跟姐姐现在一样,等着被人好好研究清理。”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张了张嘴,突然发现,10年没开口,她的声带早就毁掉了,一个字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只能大张着嘴愤怒的看着面前那个光鲜亮丽的女人,她身上穿的是婚纱?

哪怕那些刺目的光线让她的双眼被针刺一般生疼生疼,她也没有眨一下眼睛,想要将这个已经十年没见的妹妹看清楚。

“怎么?说不了话了?哈哈哈哈,真是一如既往的蠢啊,就凭你这脑袋,沈家就算不被我们刘家占有,这早晚也是要毁于你手中的。

哟,瞧我这记性,差点忘记了,姐姐你也看到我身上这婚纱了吧,今天我和阿离结婚,可惜姐姐不能喝我们的喜酒了。”

刘雨菲说完,颇有些显摆的理了理自己身上的裙摆,一脸傲慢的看着面前狼狈不堪的女人。

结婚?她和裴离结婚?

裴离是她的未婚夫,是她沈小小的未婚夫,是他们沈家从小就为她择好的夫婿。

可是现在,他居然要和刘雨菲结婚?

刘雨菲是谁,不过是她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女,是母亲背叛父亲的产物。她也配吗?

可是,就是这个孽障,却夺走了全部本属于她的东西。

是啊,她早该知道的,裴离这头豺狼和刘雨菲如出一辙,当年他们早就暗通曲款,将她骗的团团转,打的主意不也是她沈家的那些产业吗?

果然,刘家,裴家联手,她一个孤女哪里会是他们的对手,一点点,一点点的将手中的股份转了出去。

那个男人,看到她手中再也没有了半点可利用的价值后是怎么对她的?

让那些人折磨她,羞辱她。

她沈小小就是做鬼也不会忘记这一切。

她堂堂沈氏企业唯一继承人,却在父亲和爷爷尸骨未寒之际被亲生母亲和她那个好司机,也就是刘雨菲的父亲刘前民在年仅6岁的时候就以求学为名卖到了国外。

6岁,只有6岁的她就要在一群比她大许多的少女中苟延残喘,冷了只能抢别人的衣服穿,饿了就夺下她人口中的食物,那时的她还傻傻的以为她是命不好被人拐卖至此。

所以,哪怕她经历了10年的拳击手生涯和3年的肉体折磨,在爷爷留下的亲信找到她时,她出口的第一句话还是:

“是妈妈让你来找我的吗?”

到现在她还能记得那个老人脸上僵硬的表情。

她蠢,她是真的蠢,她的一生都是个悲剧,都是个惨剧,被人卖了还要帮人数钱。

明明他们才是蛇蝎一家,她却为了那些所谓的“亲情”被人卖了一次又一次,先是她的人生,接着是她沈家的股份,一点一点,直到她再也没有了利用价值,直到他们准备对她下杀手的时候,她才被当年找她回来的三叔点醒。

可是她醒的太晚了,以为靠着沈家秘密传下的那些救命基金就能翻牌,只是这终究是痴想,她还没动手,三叔就被他们害死了,而她则被关在这暗牢10年。

10年,他们屡屡要她交出那些藏着救命基金的钥匙,沈小小知道,只要她交出来,等待她的,就是他们沈家在地下的团聚。

她不能死,绝对不能就这么屈辱的死去,她要报仇,她要活下去,要活着走出这里。

所以,她对自己狠,真的狠,宁愿毁掉自己的声带,宁愿一生不能再说话,她也要那把至关重要的钥匙放在自己的喉咙里。

可是现在,现在,他们居然知道了这把关系着她命运的钥匙的下落,从来没有过的无助,10年的坚守,在这一刻全部轰然倒塌。

难道她沈小小这一生就真的是一个笑话?一个天大的笑话?

不,哪怕她沈小小这一生真的只能如此凄惨而活,她也绝对不会就此沦为他们刘家享受荣华富贵的踏脚石。

你们不是想要那把钥匙吗?

哼,10年前她有本事将他们藏在他们找不到的地方,10年后的今天,她同样有本事让他们求、而、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