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心言情】小说虐爱成婚:首席一往情深乔远惜娄楚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虐爱成婚:首席一往情深》小说简介

乔远惜娄楚为主角的小说名字叫《虐爱成婚:首席一往情深》,这本书情节十分有意思,大家可以去阅读,小说讲述了:乔远惜以为自己的闪婚老公,除了帅,一无所有!可领证后再次上班,新来的大老板为什么跟她的闪婚老公长得一模一样!下班后来我办公室一趟。男人再一次说出这种话后,同事们看乔远惜的眼神变了。乔远惜:总裁,有事我们回家说,你这样人家很尴尬的!她试图劝说。男人扯了扯领带,一脸邪魅,哦?那要不我们公开?…..

《虐爱成婚:首席一往情深》 第四章 亲近一些的称呼 免费试读

娄楚推门进来后扫了一眼乔远惜,俯身脱掉了鞋子又去松领带。

“在公司为什么躲着我。”

“……”

乔远惜一脸问号,她似乎没有碰到过他吧,除了下班在公司门口。

娄楚坐到沙发上,表情淡漠声音平静:“下班公司门口,你看到我扭头跑了。”

原来他看到了。

尴尬感瞬间席卷了乔远惜,好像她做了对不起他的事一样。

“如果被公司的人看到会引起流言蜚语的,你今天单独叫我走已经让人揣测了。”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八卦,她不想给他惹麻烦。

“……”

沉默了片刻,娄楚淡淡的问道:“有人为难你?”

乔远惜忙摇头,“没有没有,只不过是避免麻烦。”

娄楚眼眸深了深,“在你眼里我是麻烦。”

这什么跟什么?

乔远惜觉得眼前这个男人的脑回路跟自己似乎不在一条线上,有些哭笑不得。

“我是怕给你惹麻烦。”

她咕哝了一句,决定赶紧换掉这个让她头大和尴尬的话题。

“你吃饭了吗?有没有什么忌口的?”

“没有。”

简单的两个字,回答了两个问题,娄楚淡漠的表情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惜字如金的男人。

乔远惜立了一会儿,扯了扯嘴角,“那我去给你做饭。”

娄楚却叫住了她,“不用这么麻烦,我带你出去吃。”

“我一直都是自己做饭吃的,不麻烦。”乔远惜回头笑笑,坚持自己做饭,“难道以后每天都出去吃吗。”

“……随你。”

说完,娄楚起身,“我去书房办公,你有什么需要的就叫我。”

做饭能有什么需要的,总不能让一个堂堂总裁来给她择菜吧,她也不知道怎么开这个口。

虽然已经跟娄楚领证了,但这个男人基于她来讲,还是个十分陌生的人。

和一个陌生的丈夫,要怎么相处?

乔远惜没有浪费太多时间做好了三菜一汤,娄楚适时的走了出来。

“洗洗手就可以吃饭了。”

乔远惜尽量不去看他,自然的给他盛饭,又把自己刚买的牛奶温上。

一顿饭吃的乔远惜食不知味,一时要注意自己做的饭娄楚满意不满意,一时又要想着只吃饭不说话会不会气氛太不好。

但是怎么调节气氛对乔远惜来说,并不熟练,尤其面对的是一个尴尬身份的丈夫。

“你……”

乔远惜刚想张嘴问问他明天早上想要吃什么,娄楚已经抬眸看过来,淡漠眼膜一层银色,让她心里忍不住一紧。

“明早你想吃什么,西式早餐还是?”

娄楚又垂眸,“你起的来吗。”

乔远惜有个习惯就是早睡早起,自己做一桌丰富的早餐后开启一天的生活,早餐对她来说很重要。

“我每天早上都会早起。”

“是个好习惯。”

优雅的擦了擦嘴,娄楚淡漠的说道:“我吃好了,早餐随着你的喜好吃就好,我还有事,你先睡。”

乔远惜目送着他离开,一直紧绷着的心终于松开了,火速吃了饭整理厨房后钻进了主卧。

幸好他不和她一起睡,不然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夫妻两个人有生活是正常的,可她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她的初吻都还在。

娄楚的主卧明显是已经换过家具的,暖色调的家具和冷色调的装修风格格格不入。

尤其主卧正中间大大的双人床,以及结婚才会盖的大红被子。

尽量无视床上喜庆的红,乔远惜抓起睡衣向浴室走去。

她把时间算的很好。

娄楚办公可能需要一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她只要快速的洗澡睡觉,那么他处理好公务过来后她就已经睡着了,两个人不会有尴尬的感觉。

然而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乔远惜洗完澡挫着湿漉漉的头发出来的时候,正和推门进来的娄楚对上。

呼吸一窒,她站定停住了手上的动作。

牛奶般流畅的睡衣线条,勾勒出乔远惜纤细窈窕的身材,**的身躯引人遐思。

娄楚眼底暗了暗。

他怎么回来的这么快,乔远惜嗓子有些发紧,“我洗好了,你要不要去洗?”

“嗯。”

娄楚收回目光,从衣柜里拿出睡袍便向浴室走去,错身而过的瞬间她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木质香气。

和陌生的丈夫同床共枕,想到他可能会提出的要求,乔远惜心里有些无所适从,头发擦的半干就躺下了。

只要用最快的速度睡着,就不用面对尴尬。

乔远惜是个十分怕尴尬这种情绪的人,但人越是想睡就越是睡不着。

听着浴室哗啦啦的水声,她心里打鼓一样,陌生的床、陌生的香味都让她更加紧张。

“咔哒。”

浴室的门打开了。

乔远惜的心顿时一紧,两手紧紧捏住被单闭上眼睛,耳朵听着身边的动静。

娄楚静静走过来,窸窸窣窣似乎在穿衣服,随后床的另一边陷了下去,是他坐到床上了。

接着是长长久久的沉默,就在她以为他会关灯睡觉的时候,他开口了。

“头发还没干就睡,第二天会头疼。”

“……唔,没关系的。”乔远惜想装睡也不成,只能瓮声瓮气接话。

说完后,空气又静了一静。

乔远惜能感觉到娄楚放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只觉得手心都渐渐溢出汗了。

良久,男人淡淡开口:“起来。”

说完起身又进了浴室,乔远惜不敢耽搁,从床上爬起来,就看到娄楚拿着吹风机走出来。

看出他要给自己吹头发,乔远惜忙跪坐到床上伸手,“我自己来。”

伸出的手刚碰到吹风机就被娄楚握住了,不同于他给人的感觉,娄楚的手很温暖。

乔远惜几不可查的抖了一下,下意识抬眼去看男人。

他静静的看着她,眸光深深,看不出情绪。

乔远惜涨红了脸,想把手缩回来,却被娄楚拉住了,微微愣住,下一秒,男人却已经自动放开了她的手。

“坐好。”

娄楚没把吹风机给乔远惜,而是插上电后按住了她的肩膀,温和而强势。

“你要习惯依赖我,我已经是你的丈夫了。”

这话让乔远惜的身子软了一些,肩膀却还是有些僵硬。

依赖陌生的丈夫?

她可以吗?

感觉着他修长的手指笨拙却温柔的穿过她的头发,乔远惜的心微微一动。

第一次有人给她吹头发。

“乔远惜。”

嗡嗡轰鸣的吹风机声音中,娄楚淡漠的声音穿透过来。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