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绒绒是只貔貅幼崽》茸茸陆时洲 《绒绒是只貔貅幼崽》新书在线阅读

《绒绒是只貔貅幼崽》小说简介

主角叫茸茸陆时洲的小说叫《绒绒是只貔貅幼崽》,是作者栗子西木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小懒猪,起床了。茸茸恢复意识的时候,便听见耳边传来一道温柔的男声。她下意识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好看的脸。茸茸:!…

《绒绒是只貔貅幼崽》 第2只貔貅幼崽 免费试读

陆时洲提交后,脑海里开始思考下一步要做的游戏类型。

半个小时后,他看见电脑显示收到了对方公司的回复,对方表示游戏很满意,让他明天来公司面谈并签定合同。

他不敢相信的看着对方的回复,确认自己不是做梦后,兴奋的情绪要从心里溢出来了。

之前,陆时洲的心里其实一直没有什么底。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功,现在事情已经定下来,那他爸爸的医疗费就有着落了。

陆时洲看着电脑,想起了躺在医院,变成植物人的爸爸。半年前的某一天——那天是陆时洲的十八岁生日。

陆爸爸带着他一起步行,去附近不远的蛋糕店买生日蛋糕。然而不幸的是,在他们回去的路上发生了意外。

那天路上的行人不多,陆时洲和陆爸爸一起在绿灯的时候过斑马线,就在两人走到中间的时候,一辆车速度极快的猛地撞了上来。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

陆时洲只听到“砰”的一声巨响,痛意袭遍全身,紧接着就是一阵天旋地转,他眼前一黑便不省人事。

事后他在医院醒来,得知了这件事。

肇事司机当场身亡,他是个孤儿,没有亲人也没有结婚。据警方调查,司机在开车之前就大量饮酒,整个人醉醺醺的开车闯了红灯,直直的撞上过马路的他们。

这一场车祸,不仅让他双腿瘫痪,甚至还让陆爸爸变成了植物人。

陆时洲还有个双胞胎弟弟,名叫陆时溪。

因为在肚子里时,陆时洲吸取了大部分的营养,所以导致二弟的身体一直不太好,平日里都需要喝药调理。

父子三人的医疗费是一笔不小的费用。这半年以来,家里的存款用完了,房子、车子也卖掉了。

现在家里的钱所剩无几,如果再没有其他收入,陆爸爸下个月的医疗费用就要支付不起了。

幸而,现在苦尽甘来。

陆时洲相信,他们一家人以后的日子一定会好起来。回忆完以后,他伸手揉了揉身旁妹妹的小脑袋。

与此同时,茸茸的脑海里响起系统的声音。

“叮!”

“反派一号[即宿主大哥],三天后会黑化的几率,降低至30%。”

系统:“?”

它再次一脸懵逼,为……为什么黑化几率又降低了?!

茸茸不想理会脑海里的声音。

她此时正在认真的感受着小脑袋上的大手,那手法让她舒服的眯起了眼睛。

陆时洲笑着开口,“茸茸,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大哥哥就可以把游戏卖出去了。”

茸茸听到了大哥哥那透露出浓浓兴奋的声音,她看着他的笑脸,此刻的想法是——大哥哥笑起来更好看了,好想把他抓到自己的洞穴里藏……藏起来。

陆时洲眼里是满目的柔情,“茸茸,要不要和大哥哥一起去店里?”

茸·沉迷美色·茸,迷迷糊糊的胡乱点头。

陆时洲用食指轻点了一下妹妹的鼻尖,“那茸茸待会出门的时候,要待在大哥哥身边,不要乱跑。”

恰在这时,陆时洲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来,见来电是王辉,便按下接听键。

“时洲,你投了吗?”

“我投了,不过我投的是‘创世’那家公司。”

“什么?!你没有投我推荐给你的那家公司?!”

“嗯,有什么问题吗?”陆时洲听电话那头语气突然激动起来,情绪波动明显的王辉,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

“没,没什么,投了就好。”

陆时洲听着语气快速恢复如初的王辉,心里却多留了个心眼。他和王辉又简单的聊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之后,陆时洲带着妹妹出门,打算去家里开的那家甜品店。

某高档小区内。

一位长相勉强称得上是清秀的微胖男子,黑着一张脸的坐在沙发上。王辉挂断电话,动作不算温柔的,把手机扔到茶几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王辉和陆时洲是大学同学兼室友,两个人虽然是同一个专业,水平却天差地别,这让王辉心生嫉妒。

之后,陆时洲出车祸双腿瘫痪,王辉心中的嫉妒被窃喜替代。

然而后来,陆时洲用了短暂的时间,仅仅一个人,便做出来一款优质的游戏。

这让王辉的嫉妒到达顶峰。

这时,王辉想起刚才打的那个电话,他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陆时洲没有选那家公司?!明明梦里不是这样的。”

几天前他做了一个梦,梦里——自己在得知“海波”游戏公司有问题后,便向陆时洲推荐了这家公司。陆时洲把游戏做完以后,也确实卖给了这家公司。

梦里的自己,仿佛被什么东西附体了一样。以“海波”公司的名义,联系陆时洲第二天早上来公司签合同。

实际上,这家公司早已经没人,附近也没有什么人。自己正是看重了这一点。

自己花钱雇了人,打算制造一场交通事故,让陆时洲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等他在公司附近下车时,雇的人抓住时机朝他撞过去。

后来,车祸虽然没有让陆时洲死,但是却成功耽误了陆时洲植物人爸爸的,最佳治疗时间。

当陆爸爸突发疾病时,陆时洲和他妈妈及二弟都被车撞了,处于昏迷状态。而医院因为没有直系亲属签字,医生不敢做手术,最终耽误了救治。

前几天的梦,都一一应验了。

王辉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梦会出错。他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脱离了他的掌控。

茸茸跟在大哥哥身边,小手手捏住他的衣角。她见大哥哥按下发亮的东西,一个门打开出现一个什么都没有,空荡荡的大箱子。

她跟着大哥哥一起走进去,看着他手在那动了下,门就关上了。一阵下沉感袭了上来,弄得她小身体一抖。

陆时洲感受到手中的小手突然一紧,他猜想妹妹可能是被吓到了,轻捏着那只小手手以示安慰,“茸茸别怕,有大哥哥在。”

“嗯嗯。”茸茸点下小脑袋。

离开小区以后,她看着外面的世界,目光所触及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她视线不断转动,看到好多人。

陆时洲看着眼神到处飘动,就没有停下来过的妹妹,明白她这是被憋坏了。

他叮嘱道,“茸茸,你要跟紧大哥哥。”

“嗯,知道了。”茸茸小手手紧拉着大哥哥的衣袖,打量的眼神还是没有停下。

……

“小心,您没事吧。”陆时洲询问道。

他抬手扶住身旁这位,捂着额头身体有些摇晃,感觉随时都会昏倒的中年妇女。

几秒钟之前,陆时洲见前方有位中年妇女,她手里拎着袋子站在路边,姿势有些不对劲。

在距离他只有一步远的时候,她向他这边倒了过来。

中年妇女站稳后感谢道,“小伙子,谢谢你。”

“阿姨,举手之劳。”陆时洲道。

他话音刚落,身后便传来一道焦急的男声,“妈,你怎么了?”

随后一位身高腿长的男子,出现在陆时洲眼前。只见他穿着白色上衣,黑色长裤,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

“阿傅,刚才我突然头晕,是这位小伙子扶了我一把,不然我可能就要摔倒了。”中年女子看着自己的儿子傅怀远解释道。

傅怀远闻言,看向坐在轮椅上的黑衣少年道谢,“谢谢你。”

陆时洲微笑道,“不客气。”

另一边,茸茸见有一个果子滚落到地上,便迈开小短腿,上前蹲身去捡果子。

掉落的果子有些大,茸茸一手拿不起来,就用两只小手一起捡。捡起果子以后,她站起身来,来到对方身边。

“阿姨,给你。”茸茸奶声奶气道。

中年妇女柔声道,“谢谢你,小朋友。”她接过果子放入袋子里,然后给了茸茸几颗彩色包装、亮晶晶的糖果。

茸茸:“!”

她看着糖果两眼放光,嘴巴长大成“O”型。好……好看,亮晶晶的会发光。

她拿着这些糖果小短腿迈开,来到大哥哥面前,兴奋的举起小手手,“大哥哥你快看,它会发光,亮亮的,好好看。”

陆时洲点头,“嗯,好看,茸茸要和阿姨说谢谢。”

茸茸听话的转头看着中年妇女,乖巧道,“谢谢阿姨。”

中年妇女笑着道,“不用谢。”

傅怀远看着眼前一大一小两个人,微微一笑道,“这是我的名片,我是一名医生,恰好对神经方面有所研究,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可以来这个地址。”

陆时洲接过递到他面前的名片,在看到名片上面那眼熟的名字时,他震惊的抬头,“你……你竟然是那个大名鼎鼎的傅医生,是国内外神经领域的权威专家,我在网上听说你近两年都在国外生活。”

“是的,我今天刚回国。”

傅怀远道,“名片上面是我的私人电话,如果你要来请拨打这个电话……抱歉,有电话。”

陆时洲见接电话表示有事情的傅怀远,他提出就不过多打扰了,“茸茸,我们走吧。”

“嗯嗯。”茸茸乖巧应道,她的目光被其他没见过的东西吸引走了。

之后,两个人往甜品店的方向前进。

……

茸茸跟在大哥哥身旁,见他突然停在一个店门口。

陆时洲带着妹妹来到自家店里,他在见到眼前面黄憔悴、眼底泛着青色、整个人消瘦了不少的妈妈时,心里一酸。

“妈,辛苦了。”陆时洲滑着轮椅过去。

茸茸听大哥哥叫这个女人妈,她小跑过去也学着叫,“妈。”

“嗯,茸茸,你要叫妈妈哦,今天有没有乖乖的?”姜妈妈低头看着自己的女儿,俯身轻掐一下那肉嘟嘟的小脸蛋。

“妈妈,我有乖乖的。”茸茸仰着小脑袋看着这个温柔的女人。

“茸茸,有没有想我啊?”

下一秒,茸茸看到远处有一个和大哥哥长得一样的人,朝她走来。

茸茸懵逼:“?”

怎……怎么会有两个大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