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柔婉夜慕尘小说无删节 《邪王撩妻:霸宠太子妃》无弹窗阅读

《邪王撩妻:霸宠太子妃》小说简介

完整版小说《邪王撩妻:霸宠太子妃》,是网络红文作家意中人的呕心沥血力作,姜柔婉夜慕尘是这部小说中的主角。主要内容讲述:北国都城的天空阴沉压抑,似乎是即将迎来今冬的第一场雪。一袭喜服的女子此刻正站在一片火光前,眼神凄绝的望着火焰中那些已经烧得一片焦黑,全然看不出人形的尸体。…

《邪王撩妻:霸宠太子妃》 第4章 狗奴才 免费试读

柳译狠狠咬了咬牙,知道自己是被摆了一道,恨不能将这该死的女人丢进水里,却听见岸上传来一阵抚掌大笑的声音。

“哈哈哈,柳公子倒真是个妙人儿。”

夜慕尘身后跟着表情有些古怪的姜凌,还有几个垂着头憋笑的伶人,他吩咐了小厮将二人捞起来,勾着嘴角眼神戏谑的看着柳译的脸,又是一阵爽朗的大笑。

“柳公子当真是个痴情种,为了一个丫鬟,好好的太师府公子不做,居然自愿做起了教书先生,还,还跳下荷塘英雄救美?”

柳译的脸色又红又白,实在不知道太子为何会出现在此地,身上本就湿哒哒的难受得紧,一阵夜风吹过来,更是险些让他被气得昏厥过去。

“阿凌,这事情要是能做成本子,怕是一出能与西厢记比肩的大好戏。”

夜慕尘收敛起脸上的笑意,淡淡的看了一眼身旁的伶人:“还不快些拿了笔墨记下咱们柳公子的风流韵事,让这京中的哥儿少爷们好生看看,什么才叫痴情胚子?”

“太,太子殿下莫要再拿小人开玩笑了,小人,小人先告辞!”

柳译慌不择路的推开小四踉踉跄跄的落荒而逃,夜慕尘也没再追,眼神一扫,便看见树后面露出来的半边小脑袋缩了缩,眼底顿时又浮起一丝笑意。

姜柔婉完全不知道这尊大神今日怎会来姜府,还冤家路窄的正好碰见她搞的这出事情,眼看着众人离开,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她转身正要走,却发现背后站着一道身穿黑色袍服的颀长身影。

“姜大小姐倒是让本宫有些刮目相看。”

夜慕尘脸上的笑意有些玩味,手指轻轻挑起了姜柔婉的下颌,微微冲她笑了笑:“本宫竟然从来不知,大小姐还有排戏的天赋?倒是让本宫看了一出好戏。”

“太,太子殿下说什么呢?”

姜柔婉有些心虚的往树后面缩了缩,冲着夜慕尘讪笑一声:“我不过是路过而已,太子殿下说的什么排戏?”

夜慕尘眼底的笑意愈发的浓,抬手摘掉了姜柔婉头上掉落的一小片树叶:“看来大小姐装傻的本事,也是一顶一的不错。”

“臣女不明白殿下在说什么,先告退了。”

姜柔婉微微偏了偏头,不愿意直视夜慕尘那双清冷深邃的眸子,只怕他今日要新账旧账一起算,正要开溜,却被夜慕尘一把扯住。

一只银白色的小香囊突然出现在夜慕尘手中,他一手抓住姜柔婉的手腕,一手径直解下了姜柔婉腰上的香囊,再小心翼翼的把银色的那一只系到了她的腰上。

“这檀木味道的香囊虽好,干坏事的时候,却总容易让旁人闻出来。不如换成这桂花香吧。”

夜慕尘似笑非笑的看她一眼,而后缓缓转身离去:“你最好不要把本宫给你的物件弄丢,不然,”

姜柔婉咬牙切齿的看着夜慕尘的背影,正要解开那香囊丢掉,想了想夜慕尘的威胁,终究是恨恨的甩甩手回到了自己房里。

“主子,我们查过了,那柳译确实是柳家那位小姐派来的。”

暗卫跪在书房的案前,恭敬的冲着夜慕尘拱了拱手:“柳如烟似乎是想让柳译去勾引姜大小姐,好,好让姜小姐不能嫁给主子。但这柳译是今日刚入姜府的,之前他与姜小姐从未见过。”

夜慕尘挑了挑眉,眸子里闪过一丝冷意:“柳如烟还做了什么?”

“她,似乎还想诬陷姜相通敌叛国,意图谋反。”

暗卫微微抿了抿唇:“属下暗中查过,柳如烟伪造了一些姜相同大齐使者来往的信件,现在都在柳译的手中,属下觉得,她大概是在等待机会将那些信件藏在姜府,再让柳贵妃去圣上面前诬陷姜相。”

“柳家的胆子,真是愈发大了啊。”

夜慕尘的眉头微微蹙了蹙,眼底泛起一丝森寒的精芒:“去把那些东西好好处理处理,给柳贵妃一个惊喜。”

暗卫点了点头领命而去,夜慕尘负手立在书房之中,从怀中拿出那只蓝色的檀香味道的香囊,眼底的神色慢慢变得柔和起来。

“你这家伙,小时候不是颇为精明吗,怎么长大了倒有些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意思了?”

“你说什么?你认错了人?”

柳如烟的脸色顿时一片惊怒,径直将手中的茶杯掷到柳译脸上:“狗奴才!我要你有什么用?我费尽心机把你从一个落魄的穷酸书生变成我柳家的义子,你居然连这点小事也做不好!”

柳译抚了抚被热茶烫得有些发红的脸,眼底闪过一丝酸楚,有些唯唯诺诺的跪在柳如烟面前:“大小姐,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上一次只是失误,这次,这次我一定可以!”

“我便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若是不行的话,我便只能用早先给你的那东西了。”

柳如烟嫌恶的看了一眼柳译:“滚回去吧,把你脸上的痕迹处理干净,可别让人看了出来。”

柳译微微抿了抿唇,从后门离开了柳家,心里愈发觉得酸楚。

他出身柳家旁支,虽然不是出生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却也是父母护在心尖尖上的宝贝,曾经也是京中才华横溢的“柳公子”。

自从家道破落,他便被柳如烟的父亲接回族中,说是怜悯远亲遗孤收他为义子,却是把他当做家仆一般看待,从未给过什么好脸色!整日被柳如烟颐气指使!

而今竟还要被迫去勾引姜柔婉,

柳译微微捏了捏拳,装出一副平淡模样回到姜府。

若是这次还未成功,柳如烟怕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与其这样,还不如拼上一波!

很快便是十五,姜府上下照例是要同去怀恩寺上香祈福的,姜柔婉百无聊赖的坐在马车上,眼神突然一凝,居然看见柳译也跟在车队当中。

一个教书先生,为何要跟着去上香?

姜柔婉暗暗留了个心眼,待到马车停下,便老老实实跟在姜相身后一步不离。

姜相有些诧异的笑道:“关了你三天倒是把你的性子磨好了,从前只知道到处混闹,难得看你如此安静。”

姜柔婉干笑一声,并未作答,心里暗暗思量那柳译会在何时动手。

上完香之后,姜相本是要带着家眷们回去,却没想到沈姨娘突然哎呦哎呦的叫唤起来,说是自己的脑袋疼痛难耐。

姜相微微皱了皱眉:“那今夜便在寺中休息,明日再回吧。”

姜柔婉清清楚楚的看见沈姨娘眼底冒出一丝得意的神采,心底暗笑了一声,到入夜时分,她戴上面纱佯装从厢房离开,轻手轻脚的走到了寺庙的后院。

柳译蹑手蹑脚的跟着走上前,眼看着那黑黢黢的院子里站了一道身影,小心翼翼的冲着她唤了一声:“姜大小姐?”

那人并未作答,只是转过身似乎有些好奇的看了看他。

“小姐,我是小少爷的先生柳译,您还记得么?”

“记得。”

那声音有些沙哑,随后低低的咳了两声,柳译赶忙脱下了自己的长衫走到“姜柔婉”面前:“小姐可是受了风寒?外面风大,您若是不嫌弃,便穿上小生的衣裳吧。”

柳译见她并未开口拒绝,心中微微一喜,便将长衫披在了身旁那小人儿身上,只觉得那人肩若削成,腰若约素,不免让他有些心头微动。

联想到那日所见的姜柔婉,虽说对他不假辞色,但那股冷漠矜贵的气质,更像是一朵诱人采撷的高岭之花!